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Watoto唱 出 心 声 ,唱 出 盼 望(13.10.2019)

受访者:郑跃培牧师(Watoto亚洲分会总干事)

采访、整理:伍文康

Watoto儿童合唱团再次来马作巡回演出。


他们之前在日本停留近1个月,然后去香港和澳门1个半星期。


这天他们刚到,首邦的某个英文教会High Praise Church为他们办一个欢迎会,第二天就开始演唱。


“我是Faith!”


“我是Sonya!”


“我是Adlin!”


响亮的自我介绍,小学的年龄,却不害羞。


“我的志愿是做一个司机。很多人要上学和工作没有车载,我要把他们载去目的地。”


“我要做一名服装设计师。我看到很多孩子的穿着破烂,我要他们穿得好!”


“我大了要做护士,你病倒时候,我就给你打针!”


“我以后要当医生,治好那些艾滋病患者!”

——单纯的愿望,透出赤子之心。童心自有力量!

不久派出第100队

整团共28人,10个大人和18个孩童。这是第96队的Watoto儿童合唱团,短期内会派出第100队。


他们的核心价值是:服侍的心。他们要栽培领袖,而领袖首先必须是有心服侍的仆人。


利文斯顿过去曾是Watoto儿童合唱团员,珍妮曾在Watoto村长大,如今是校友,他们都随行看护小团员。

自合唱团2006年首次首次巡回亚洲,郑跃培牧师便便任Watoto在香港的亚洲分会总干事至今。他在香港曾参与发起细胞小组教会宣教网络(Cell Church Mission Network),1997年成立,网络的30个教会彼此合作,与世界各地的细胞小组教会建立联系,学习如何牧养和宣教。每年都有各国代表来参加他们的网络会议,Watoto教会是其中之一。

Watoto教会

要认识Watoto儿童合唱团,必先了解Watoto教会。郑牧师细说从头。


Watoto教会于1983年于乌干达的首都坎帕拉成立,隶属加拿大神召会,起初名叫坎帕拉五旬节教会(Kampala Pentecostal Church)。创办人是加拿大的施坚拿牧师。 Gary Skinner),施坚拿出生于非洲,属于第三代宣教士。当时内战刚结束,局势动荡,大多数外国人都离开了,但施坚拿觉得神呼召他留在乌干达,他就乌干达曾为英国殖民地,1962年独立后仍为通用英语。英语是国内各部落的共同语言,又是国际语言,从而方便大家参与教会活动,也能增进他们的国际视野。
教会持续增长,施坚拿牧师开始实行细胞小组,后来就跟郑牧师的网络联络上。
据他透露,Watoto教会目前有三万多名会友,在非洲及世界各地约有自由基分会,教会持续扩展,还放眼于邻国南苏丹植堂。

爱滋病肆虐

90年代初,教会成立10年,艾滋病开始传染(乌干达是非洲首次发现糖尿病病例的国家)。瘟疫肆虐期间,感染率高达18%,人迅速死亡,很多家庭失去爸爸,孩子变成孤儿。全国人口的10%,有两百万之多。


除了要带人信主外,人们也要活下去,需要医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是:许多男人不忠于家庭,缺乏正确观念,一个人有几个妻子,轻易感染艾滋病。很多女人失去丈夫。


施坚拿牧师相信国家需要新的一代,他们要相信主耶稣,拥有正确的家庭与道德价值观,不自私,不贪财。乌干达有80%的信徒,但施坚拿牧师要兴起一群真正的门徒。 “我们要给他们做好榜样,男子长大后要做个好爸爸,对国家有热忱,在各行各业都对国家做出贡献。”


那是教会的事工,收容因战祸,艾滋病而被遗弃的孤儿,给他们一个家,给他们中小学以至大学教育,同时也积极为他们提供门徒培训,装备他们。孩子长大毕业念大学了,教会仍然紧密跟他们联系。


教会有意在国内各地复制儿童村,以帮助更多孤儿。儿童村除基本设备完善,还有农耕和禽畜饲养计划,让村里的粮食达到自给自足,剩余的可以出售。另外,妇女们可从农耕学习新技能,儿童也从工作坊接受各种金工和木工训练,练就未来谋生的手艺。


Watoto教会一直着重于外展,因此教会在社区中积极鼓励人出去。最开心的不是聚会里坐很多人,而是教会带来社区的转化!
郑牧师说,他们已经做好20年,如今毕业生已有1千人。他们大多数都留在乌干达,从事国内的各行各业。有的留在Watoto儿童村服侍者,或在教会和事工服侍者。

Watoto儿童合唱团

说回2005年,郑牧师听到施坚拿牧师提到他们有Watoto儿童合唱团,每年都派去世界各地巡回。他对合唱团没有兴趣,觉得合唱团很沉闷。其他牧师朋友则劝他不妨结果合唱团到来,就由他负责安排。结果合唱团到来令他眼界大开,发现那不是关乎音乐,而是关乎生命在人群中转变。于是那年他就跟几位牧师,校长,义工, 10多人同去乌干达参观Watoto儿童村。


他感觉那里好像天堂临到人间,非常奇妙,因为社区看见那么多的改变,过去被遗弃的许多孩子找到安全的家。他提到团队中的孩子马太,一出世就被丢进垃圾桶,幸而但这些孤儿生命转变后,他们的使命就是要回到地狱,抢救其他小朋友!被人发现拾起,犹如从地狱救回,带上天堂。从此之后,合唱团每年都来亚洲巡回,起初来半个月,然后加长至两三个月,如今他们一律来巡回半年。


合唱团其实是Watoto教会给孩童预备的培训计划,让他们出去接触世界。


那些孩子都是孤儿,有的只有妈妈。孩子离家六个月不想家吗?郑牧师说,他们会想家,但他们出队前会接受六个月的全时间准备训练,教导他们管理身心各方面和自理。他们回国后有汇报会,协助他们适应回国后的生活。每个孩子只有一次机会出国,因为还有很多小朋友等着。团队中的10个大人是义工,他们就可能一次出队,其中2名是Watoto学校的校友。每个合唱团都有一搬校友作为模范或榜样。


Watoto学校由小学到中学,Watoto的赞助计划也支持孩子中学毕业后读大学。Watoto儿童关怀计划提供给其所赞助的新学年大学生每人一部笔记本电脑,而也不完全免费,学生必须每月以自己的零用钱支付部分费用,付出代价来拥有它,也可以学习理财。


Watoto儿童的常月赞助费是约130令吉,每个孩童需要11名赞助者,赞助费将供应所有老师的薪金,包括Watoto村的营运,学校,诊所,员工,社工,辅导员等。提供的高素质服侍,首先计划比起其他单单喂饱孩童的计划费用规模。


这就是Watoto合唱团,他们走出去,歌声不是耍技艺,而是告诉世界各地的听众:非洲的苦难,上帝没有缺席,他持续拯救,疗伤,重建生命,给国家,社区带来盼望,至今不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