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萤光和星光(20.10.2019)

文:温泉

图源:Unsplash@LucasLudwig

在福隆港山上,仰望星光、晨曦、暮光、夜灯,都是一种无上享受的美丽时光。


尤其在半夜里,我们看见了萤火虫,徘徊在我们窗纱外,朦胧的美,飞来飞去,像小精灵。那赤子之心,顿然亮了起来,所有惺忪的睡意,也蓦地消失,眼睛随着亮了起来。我们没有开灯,孩子们赶快用手机拍下窗纱外萤光点点的奇景。


这个小插曲,在孩子天堂心里,是永远的印记。


感谢上帝,给了我们白天的光明,夜里的黑暗。白天和黑夜各有其美,在于人心里的美感和爱意。


我终于明白,正如《诗篇》139篇所说:“祂造了白天,也造黑夜,白天黑夜,在祂看,都是一样。”


在福隆港山上,有次,凌晨5点,冷风刺骨,我决意唤醒妻子起床,到凉台赏“星”悦目。繁星,靠近得几乎唾手可及,令我们惊艳却又压抑着赞美的声量,就像杨亿的《登楼》说:“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晨。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下人。”


满天星,太美了,像活着的钻石,在黑洞里说情话。妻子这辈子都忘不了我给她满天星的深情。


有次,是我们父子俩望星。


隽恩,你看!那个是什么星?爸,是猎人座哦。


尚年幼的隽恩,此刻对星有了很深的印象。他这一生也会记得,爸爸陪他在那么早那么高那么远的地方,仰望星空和玩打斗,是多么珍贵的爱。


诗人泰戈尔在哀伤之际,如此祈祷 :“让我设想,在群星之中,有一颗星是指导着我的生命通过不可知的黑暗的 。”


知否,飘渺的星光要达到我们的肉眼,必须以光年计算。而上帝的爱,一如星星,竟然穿越了那么遥远的时空距离,引导着他。


从前,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有一个习俗,就是一个家庭若有一个儿子服兵役,这个家庭就会把一颗星星挂在家窗前,若那是颗金星,就代表这儿子已经殉国了。一个单纯的小男孩与爸爸来到一块空地,他仰望夜空,屏住呼吸大叫:“看!天堂的窗前也挂着星星,上帝把祂的儿子也给出来了。”


祂是宇宙的创造主,这个宇宙,太深不可测。可是,上帝却借着耶稣,让我们窥探上帝的属性,上帝的爱,上帝的公义。


如果不是上帝,这超越大自然的上帝,主动来光照我们那深沉孤寂黑暗的内心宇宙,我们永远都不能看见自己的罪恶和真相,是多么龌龊、卑鄙、可怕、可恶;我们也永远都享受不到光照的温暖祥和、看不到真善美,花草树木和世界的美——更看不见上帝和天堂的荣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