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第505期:鸡也有社会

最近“小活力号”走入森林及内地。想不到是进入了宝山,大家一口气写了一轮。哎呀艇长闲下来,突然又想到一些有趣的小事——大家知道老虎会吃榴莲吗?它吃干净了还会把一粒粒果核摆回壳里去!而山猪及马来熊是不会这样做的……于是你可以搜集资料,来个现场还原,有趣故事开讲……


老虎的故事就留待下一期。今天,我们先来讲讲大家都熟悉的一种家禽——鸡。唉!说熟悉,也不一定,有孩子说,我们吃的鸡,不都从一个塑胶袋来的吗?他没有看过活鸡呢!


现在,让我们来到居銮的一个养鸡场。主人韩先生热切招待,说过了如何打造一个“没有鸡粪异味”,又努力设法走向有机的农场。他走近鸡房,把门打开,哗啦啦扑哧哧,一大群鸡涌了出来——先看看鸡的声势吧!


你们再看!说着,韩先生走向一个角落,从上抖下饲料,现场顿时涌动,像浪一样起伏,有的鸡瞬间爬上了同伴的背!韩先生又走向另一个角落,饲料一下料盘,鸡浪再次翻腾,叫声四起,叫人看也来不及,只有瞠目。


这时草场外有几只番鸭子,撑着它们像船一样的身体,在那儿踱着步,享受着慢活。

母鸡也会为抢食打架

鸡不是很和平的,韩先生说。我们常说的斗鸡,都是公鸡,它们相遇,就是一场搏斗;其实母鸡有时也好斗,抢食会打架,见面不顺眼,也打一下!


“小活力号”众人像是听到了新闻。这时我们听到了远处一个鸡房传来一阵优美音乐,韩先生说,鸡也有情绪,要安抚的,现在你们来了,它们会受惊,尤其要听音乐。


鸡有情绪,也有个性!韩先生说,看它们生蛋时就知道。说着,又带我们到了一排产蛋箱前。那箱子有个进口,让母鸡钻进去,另一边装着块斜板,让生下来的蛋滚下来——但是,你们看,有的鸡进了箱,蛋没生,它扭扭捏捏一阵,就走出蛋箱了。


为什么?


它不喜欢在那箱子里生蛋啊!它们跳下来后,就会选一些墙边角落蹲下,这时可能已经有好几只母鸡挤在那儿了,有些是刚刚生下了蛋的。为什么连生个蛋也要凑兴?也许看到别的鸡都在那儿产蛋,应该很安全吧?


看!看!韩先生又在叫我们了,母鸡生蛋的样子!哇!母鸡的确在铆尽全力,非常集中精神,它的全身羽毛都耸起来了!

一个蛋出来了!母鸡叫起来,先是响亮连续短音,最后一个长音,它在给同伴通讯呢!来啊,可以在这里生蛋啊!


它们有时也不打架的是不是?当然!


鸡会生病吗?当然!


会传染吗?当然!

鸡生病了会自己隔离

那么怎办?几百只鸡,韩先生您怎么知道那一只生病了,然后把它隔离?有样事情很奇怪,生病的鸡是会自己隔离的——确是,这时看见角落处有一只闭眼缩颈的鸡蹲在那儿,旁边一只正挣扎着站起来,要开步走了。


你们会给病鸡吃药吗?或者全体先打免疫针?我们这里不给鸡吃药或打针的,就让它们自己好过来,或者报销算了。


说着,一只高大的公鸡昂首挺翅走过,好有气势!它只负责早上打鸣报晓,没做什么其他的事。


走着大家都累了,坐下来歇歇腿吧。有人惊叫一声说:看我的鞋带,都给什么扯开了!大家笑一轮,谁叫你刚才跳进抢食的鸡群里拍照呢!

【哎呀艇长有话说】

《动物里的市井小民》

如果说“鸡也有社会”,那么只能说它偏向市井。它有一餐吃一餐,它也不会像蚂蚁那样储粮,更不用说有分工合作的“良好示范”,值得大家去学习。


它们呈现了一个“抢食世界”,为肚子就来个地场殴斗,很怆惶,很叫人不忍。


它没有蜜蜂的“社群行为”,内部有明显的分工和组织;也未能通过精确舞蹈准确地把花源方位、距离等讯息告诉群体,大家好去采集花蜜。


所幸母鸡会生蛋,已是不能抹杀的贡献,我们人类从高官达人到市井小民,大概谁都曾从母鸡的劳碌中受惠。如果没有人工催逼,一只母鸡约36小时就生一蛋,一只正常的鸡一年就产200多粒蛋呢。


只是公鸡有点尴尬,人类自有了闹钟后,“鸡鸣报晓”就只好放进人类写的诗歌散文里;而现在城市家居是不能养鸡的,所以新一代很多人都没听过鸡啼,这连进孩子的作文都没分了。


——这岂不就是我们的市井小民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