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上帝的定点航行——圣经《和合本》百年(17.11.2019)

资料整理:又青

1919年,中文《和合本》圣经译成;4月22日,在中国上海印刷出版。它跨越数十年代,历经政治叛乱、朝代兴衰、第一次世界大战,存留至今。是华人基督徒圈里,最普及的译本。


2019年3月9日,马来西亚圣经公会假八打灵圣公会圣保罗堂举办“中文圣经座谈会”,纪念《和合本》圣经对教会发展的贡献。新加坡圣公会大主教周贤正博士担任主讲,其他尚有:曾秀玲(联合圣经公会项目主管)、郑正人牧师(台湾圣经公会总干事)、李正源(香港圣经公会署理总干事)及施尤礼(东南亚翻译资讯顾问)。

1919至2019,此100周年纪念,便是回顾神的恩眷,何以在“不可能”之环境,仍然出版文《和合本》圣经,后加以修订,沿用至今。周贤正博士就说,《和合本》出版,必须是不早不迟,就在1919。不然,良机错失,不复有。

1823年,首本中文圣经《神天圣书》面市后,几个不同版本的中文圣经译本相继完成。1864年,有宣教士呼吁,盼在华宣教士使用相同圣经译本,以便利宣教,但未获积极响应。

1890年5月,来自35个宗教、机构,以及独立的在华宣教士,共445人,齐聚上海,讨论课题之一即中文圣经翻译,并一致通过,把圣经翻译成三种——深文理(文言文)、浅文理(浅文言)、官话(白话文),以满足不同教育程度读者之需。因此,当时有口号“圣经唯一,译本则三”。

1902年,浅文理新约初译出版;1907年,深文理新约面世;同年,浅文理和深文理合并。而官话《和合本》新约翻译也在1907出版,新旧约全书出版则在1919,也即今日的《和合本》。这版本圣经,也因英国圣经公会、美国圣经公会、苏格兰圣经公会同意承担翻译费用,出版而成。

周博士说,各宗派、语言、思想文化的信徒齐聚讨论,要结论一致并不易。讨论过程,有人不同意;也有人参与了翻译工作,却间中离开,并非一帆风顺。然而,因神带领,翻译终究完成。

《和合本》翻译,不早不迟

这翻译出版工作,为何不能早?19世纪中,中国时局混乱:


1840年第一鸦片战争;1842年南京条约;1850至64年,太平天国起义;1857年第二鸦片战争;1858年天津条约;1860年,北京条约;


两次宣教大会在1877及1890年举行,这段时间国情时局都较稳定。之后,又续以乱局:


1894至95年中日甲午战争;1898年百日维新运动;1899至1901年义和团起义;1911年辛亥革命,成立中国共和国,国事迁变尚未安定;1915年日本对华二十一条要求;1914至18年,第一世界大战。

至1919年,官话(白话文)《和合本》问世。不久,五四运动发起,五四提倡白话文,《和合本》正是第一本白话文翻译圣经。当时,胡适、周作人等都予以赞誉。加上,白话文倍受推广,往后10年,逐步取代了文言文,深入人心。据知,1934年后,文言文《和合本》便绝版。

这些历史,绝非偶然,是上帝的手在引领。若1919年后才出版,是否又可能?周博士解释:

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1925国民政府,1927国共内战。情况如此,不会有时间坐下讨论翻译圣经。


1931年,“918盛京事变”;1932年,满洲国;1934年,武昌起义;1937至45年,又发生卢沟桥事件、南京大屠杀、日本占领中国东北三省、第二次世界大战。直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但局势依然动荡,多事发生。1958年是大跃进,中共展开极左路线运动,导致大饥荒,人人吃不饱。这样的时间,自然也无暇处理圣经翻译与印刷。紧随而来的是文化大革命,从1966到1976年间。

直到1978年改革开放,情况改善,中美外交恢复关系。1979年,教会重开,恢复崇拜;1980年成立中国基督教协会;1981年南京金陵协和神学院复办;1987年爱德圣经印刷厂开业,圣经可以在中国印刷。周博士说,若非改革开放,印刷厂、神学院等都难存在。

《和合本》自1919年出版以来,版权由英国、美国、苏格兰三地圣经公会所有。1937年,他们在中国内地组成中华圣经会。1950年,香港圣经公会成立,自此承担出版及发行圣经的职责。

《和合本》修订

香港圣经公会署理总干事李正源说,时代变迁,中文字词使用跟着变化。每次印刷,他们总思及是否要修订。加上愈多圣经古抄本《死海古卷》及《七十士译本》相关研究,为经文翻译提供新亮光。1983至1984年间,联合圣经公会向港台、新马等地教牧同工连串咨询,一致赞成修订《和合本》。


2000年开始,联合圣经公会把《和合本》修订事工交给香港圣经公会负责及统筹。2010年,整本《和合本》圣经完成修订,面市。


《和合本》修订有四个原则:

一、 忠于原文。随着发掘圣经古抄本,圣经异文问题、理解与诠释,都更加清楚,这是百年前的《和合本》翻译没有的。
二、 尽量少改。不必要改的,不改,最主要让读者明白。
三、 保持《和合本》风格。让惯读和合本的读者,背诵喜爱的金句时依然朗朗上口,阅读得舒服。
四、 使用现代语言,符合今日的文法、表达习惯。


修订,而非修改圣经,他希望这版本圣经,让更多人容易明白。


是次《和合本》百周年纪念讲座,唤起大众传承昔日《和合本》圣经的精神——“和合”,即“和衷合作”,是当年圣经公会、各差会及华人教会领袖和衷合作之成果。此标准译本为大多数华人教会采用,沿用至今。

2019 和合本圣经翻译百周年纪念
学术演讲:“中文印刷转化与知识译传”
主讲人:黄国富博士(台湾世新大学传播研究所博士,现为大同韩新学院副院长)
主持人:黄子(文桥传播中心总干事)
日期:2019年11月22日(星期五)
时间:7:30 pm
地点:文桥传播中心4楼
联络电话:03-92864046
免费入场,敬邀出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