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第510期:趣事连篇

午休时间到了,在小活力号上,哎呀艇长、润玲水手和彗珉水手聚在一起喝茶吃甜点。海风吹来,奶茶和糕点的香气弥漫着整个茶水间。


哎呀艇长喝了一口奶茶问道:“润玲水手,我们的艇小活力号要停航了,作为我们的新水手,你有什么要对我们说的吗?”


“我刚上艇,就要停航,真的很不舍耶!我还有很多有趣的故事要写呀!”


彗珉水手说:“是呀!你只写了一篇!还有什么有趣的故事,说来听听。”


润玲兴奋地答道:“喏,那次我们在彭亨州下船后,我很兴奋,去看了很多地方,比你们看得还多呢!其中一个就是蓝湖,那湖泊太漂亮了,我从来没看过那么清澈蔚蓝的湖水。”她连连指着窗外的海水,瞪着双眼说:“比这海水还蓝呢!”


哎呀艇长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说道:“哦,马来西亚竟然有这样的湖泊?怎么没听说过?”


“我当时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住在当地的原住民,马力叔叔带我去看的。”润玲搔着头说:“奇怪的是,那么美丽的湖泊怎么会被高高的铁片围起来呢?”


“应该让所有人都有机会观赏啊!怎么反倒围起来?”彗珉也搔着头。

肥料排在美丽的湖里

润玲激动地说道:“就是说嘛,所以我就问了马力叔叔。他顿时面有难色,手指向不远处的一个采矿厂,原来有家采矿公司在蓝湖旁采矿,把废料排在湖里。”说完,她用抓紧拳头拍了一下桌子,茶匙在碟子上咣啷了一声。

哎呀艇长立刻放下她手上的杯:“太可惜了!怎么会有这等事!”

润玲无奈地说:“马力叔叔和族人也都很愤怒,可是他们做不了什么。唉!这颗上帝掉在世间的蓝宝石就这样糟蹋了!”

大家沉默了约一分钟。

彗珉问道:“除了蓝湖,还有其他有趣的故事吗?”

润玲想了一下。“莎媞亚婆婆和鳄鱼的故事….”

有人神情惊慌地说:“鳄…..鳄鱼,什么?在蓝湖吗?”他说他一向来都很怕鳄鱼,一听到“鳄鱼”两个字都会起鸡皮疙瘩。


润玲答道:“不是蓝湖,蓝湖里没有生物。那地区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湖泊,这发生在另一个湖,绿湖。”她清了清嗓子:“故事是这样的,有一天,莎缇雅婆婆和女儿乘着小舟在绿湖中央捕鱼。忽然,有一样东西猛击舟底,舟就翻了。她们就掉进湖里。

唔……可是故事太长了,我们下一次见面再说吧!”说完,就拿起一块木薯糕,塞进嘴里。

彗珉急促地问:“你故事的鳄鱼呢?怎么还没出场?你就别卖关子了,继续说吧!”

润玲得意地说:“已经出场了。待续,哈哈。”

哎呀艇长如释重负地赞同,说:“好吧!好吧!那你下次再继续吧!你还有其他故事吗?”

“不算故事,是当地的一些文化,如对话时称呼对方的一些规则,挺有趣的。彗珉,跟原住民对话时,你如何称呼对方?”

“我是用Kamu、awak、you等。比如You nak makan ini tak?他们不是也这样说的吗?”

称已婚原住民ibu bapa

“他们是听得懂,可是有更符合他们文化的称呼方式。如果对方已经结婚生子了,那可以用Ibu(母亲)或Bapa(父亲)来称呼他们,比如想要说‘你想要吃吗?’,就说‘Ibu/Bapa nak makan?’”

哎呀艇长问道:“那还没结婚的呢?”

润玲答道:“那就直接用他们的名字或小名,比如‘Nora nak makan?’。”

哎呀艇长连连点头说:“哇,长知识了!”

润玲看了一下墙上的钟,说道:“还有很多呢!我无法在这一一细说。将来如有机会见面,我会说更多趣事给你们听的。”

彗珉说:“离下船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我真的很不舍。我也有很多有趣的故事要说呢!”

润玲灵光一闪,“那下船后,我们就每个月订个‘趣事连篇’日吧!大家聚聚,像今天讲的这些奇趣之事,长长知识,也算是借此关心国家大事吧——如何?”

读者网上见!

【哎呀艇长有话说】

《就一路走一路唱吧》

古时候,苏杭一带经济发达,前往苏杭做生意的广东人很多,对苏杭美景十分留恋。一天几位商贾又在游船时谈美景,其中一个心动了,便打算前往,可是眼看船要开到苏州了,于是便有人提醒他,苏州过后无艇搭呢,想要去的话,得赶紧换船了。


假如错过了这艘船呢?是不是就永远去不了苏杭?当然有些麻烦。润玲带着一箩筐的故事上《小活力号》,又准备随船游走四方,突然就要背着这些故事下船?现在来听听张广天现代歌曲专辑里的《一路走一路唱》:


走过平原走过山冈
走过草地走过村庄
走过大街走过小巷
走过森林走过煤矿
走过饥饿走进希望
走过贫穷走进理想
走过夏天走进梦乡
……
一路走 一路想
一路看 一路唱
唱那一路的花儿一路开放
……


就往前走吧,谁敢说,一路走不会遇到更好的故事呢?期待我们再聚的日子,期待那”趣事连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