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为原住民养鸡——BONACOM龙村生态休闲农场(22.03.2020)

受访:韩超江长老(龙村生态休闲农场负责人之一)  
采访、整理:又青

图:左:农场负责人之一黄福安
图:母鸡与蛋
图:每早8点,韩超江就到农场喂食、换水

从龙村生态休闲农场大门进去,右手边三四排下去都是火龙果树,左手边是上下层开放式休憩、办公室所在。两只鸭子一扭一摆,一路低头找吃,人一靠近,就迈大步急急走开。农场角落盖的小木棚,锌片作顶,躲着几只火鸡。两只狗耍乐在近大门处,另外拴住的一只,开始时吠我们,久了耐烦了,咧嘴吐舌,似笑非笑蹲着,像羡慕自由的友伴,又像取笑那些躲人的鸡鸭——如果人像这样,自己也是被“拴住”的,那面对其他人又有什么可夸?


《圣经》说,世人被圈在罪中,世上没一个义人……原来富人、穷人或什么人,大家一样,都是污秽,受扼于罪,还去嗤笑别人吗?


有人跟原住民相处一段日子,叹说:“勤劳”不是原住民“天分”。他们总是轻言放弃,不能坚持一样事务。因此,这个陷入资本、标榜自我的世代,边缘化弱者、抛弃跟不上的,已成“自然”。但上帝要的是——回头,扶持,与有需要的人同行。


居銮长老会佳音堂就有一些人,想方设法筹钱、上课、学新东西,把技术带入森林,叫原住民掌握以后,自力更生,有更好的生活。 居銮Sri Larang“龙村生态休闲农场”是这意识成果之一。


韩超江领着我们,推开鸡寮铁门进去喂食,一群白毛鸡蜂拥而上,在他双腿间飞来扑去……


韩超江是“居銮长老会佳音堂”长老,2018年头,他参加一场宣教训练会,推广“韩国BONACOM养鸡技术”——主张以天然酵素发酵,并制作饲料喂食,是生态保育养殖系统的鸡农场。


农场的总部在韩国,那里饲养蛋鸡,也种菜、稻田、水果。稻的谷壳放在鸡寮,地上铺的草皮可以发酵,鸡粪不处理也不发臭,过后还作堆肥,就连鸡饲料也是发酵过。开拓技术的这韩国牧师,现已在芙蓉设立训练中心,有做原住民事工的教会,可以去中心培训三个月,之后领取证书。


这技术学了,可以转教原住民,多一个经济来源。居銮长老会佳音堂一直有领养沙巴两间原住民教会,一年去一次,鼓励原住民种植,并由教会收购。但是超江说,他们太“逍遥”了!一些部落有十多亩空地,但什么都不种,就算答应收购,也激励不了。之前有个村子种菜,今年教会再派人去看,没什么进展。超江的教会坚决不金钱资助,一来这叫人习惯伸手,二来还是要鼓励各人尽本分。


超江于是承诺原住民,要是他们种得好,就教他们养鸡!“支票”开出去了,但超江自己是战战兢兢的,他在宣教训练会上听说BONACOM时,深知不容易做——养鸡需要学问,也要资金。因此,他虽然心动,不敢行动,拖着蛮长时间,直到再去沙巴,看见原住民匮乏……他跟教会弟兄一起祷告后,“死就死,上吧!”这样,超江和之前结识的另一位弟兄黄福安,一起召集筹款,教会也出钱出力发展农场,身先士卒累积实战经验。


这农场占地一亩,是黄福安的地,免租五年。超江说,这五年不会赚钱,他们向教会筹款有七万令吉,但还是不够。福安把农场打造成生态旅游地,所以除了养鸡生蛋,也种火龙果,养火鸡和鸭,吸引附近幼儿园或团体来参观。小孩子都很高兴,因从没看过活鸡、鸭等。农场营业才一年多,全年无休,每天要人看顾。超江一般早上八点到农场,忙喂鸡、换水……他今年64岁,挑起这份工,也只有退休后才有时间。他家外院本来有的鱼菜共生池子,自从忙养鸡,渐渐荒废。


每天,超江从农场收回外壳瑕疵的蛋,有时一餐吃两到四个;也有的送给残障关怀中心、孤儿院等需要的机构。售卖的鸡蛋则一个80仙,收入用作宣教事工,帮助原住民,也作鸡场营运费。农场一星期出货3天——周二、四、六。他们出售的鸡只,宰了直接送到家门,没在冰箱隔夜。鸡只在自由走动的范围圈养,肉质结实,脂肪少,烹煮后嚼劲十足。


有人告诉超江,鸡肉没有注射化学剂,就长得慢。他说:“不要紧,试一下咯……至少我们要保护环境,让人吃得安心。我们自己要有道德(社会责任),利用化学催长鸡只然后大量出售,不是我们要的。”《圣经》教导,人在大小事上都要忠心,于是超江不止照顾弱势者的需要,就连经营农场的方式和细节,也都想过。


原住民的文化背景跟城市人截然不同,两边相处起来,步伐或者办事心态,难免有不能契合的。超江有时也觉得没办法,但还是去做了。他们尽力劝导和协助原住民,但真正改变人心,只能冀盼上帝。


超江说,韩国牧师远道而来,曾在砂拉越原住民区住过,用了一年学当地语言,并且帮助他们。之前,还有一些宣教士到邻近之国,在小村庄里养鸡。山旮旯里的孩子穷,没营养,宣教士给孩子们煮鸡蛋,拿回去吃。平时,他们一起唱诗歌,没有刻意传福音,但村人感受到爱和关怀。养鸡的地方还播放诗歌,村人好奇问,宣教士就给他们讲解内容大意。过了不知多少时候,整村子都信耶稣了!


超江在教会不是原住民事工主要负责人,而是负责教会产业。他说:“我喜欢帮助人,帮助原住民,每次到沙巴,都会鼓励他们种植。”现在,他投入鸡农场,希望可以很快把技术带给原住民。自从养鸡,他很多东西没办法做——就算星期天,下午也要去农场。因为体力有限,他跟上帝说先做5年吧,之后再看情况如何……只盼原住民有天能亲自参与,积极投入。


这份工作辛苦,但“爱”的源头——上帝——却成为随时的激励。〈约翰一书〉4:19说: “我们爱,因为神先爱我们”,于是他坚持到现在。


** 购买Bonacom鸡蛋或鸡肉(生鸡或杀净),可支持原住民事工。


** 详情参阅面子书:Bonacom有機有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