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今日看《皇帝的新装》(15.03.2020)

文:齐宏伟

图源:网络

前些年中国社会上流行一副对联,上联是:“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下联是:“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

有点儿绕,但点出了这个社会上大家见惯不怪的一种现象:权力决定一切。

秦朝不早就有赵高指鹿为马的事儿吗?哪怕大家知道那是鹿,但在权力的威慑和恐吓面前,也只能装聋作哑说那是马。


就有这么一位皇帝,明明没穿衣服,但大家都争先恐后地说他穿了。这么说着说着,他连自己也信了。结果,一个孩子说出了真相。


这个故事,不用说大家都知道,那就是安徒生最著名的童话《皇帝的新装》所描写的。这篇篇幅短小却又脍炙人口的童话故事写于1837年,同年写成的另一篇童话《海的女儿》合成一本书出版。


故事虽短,但内涵却不易一下子就看出来,故而常被我们曲解。

有位专家这样解读这篇童话,这也代表了国内学界解读这篇童话的共同思路,也成为中国的孩子们概括这篇童话主题思想时用的“标准答案”。

具现实意义童话

从这篇童话中可以看出,安徒生对社会的观察是多么深刻。他在这里揭露了以皇帝为首的统治阶级是何等虚荣、铺张浪费,而且最重要的是,何等愚蠢。骗子们看出了他们的特点,就提出凡是不称职的人或者愚蠢的人都看不见这衣服。他们当然看不见,因为根本就没有什么衣服。但是他们心虚,都怕人们发现他们既不称职,而又愚蠢,就异口同声地称赞那不存在的衣服是如何美丽,穿在身上是如何漂亮,还要举行一个游行大典,赤身露体,招摇过市,让百姓都来欣赏和颂赞。不幸的是,这个可笑的骗局,一到老百姓面前就被揭穿了。皇帝下不了台,仍然要装腔作势,必须把这游行大典举行完毕,而且因此他还要摆出一副更骄傲的神气。这种弄虚作假但极愚蠢的统治者,大概在任何时代都会存在。因此这篇童话在任何时候也都具有现实意义。


这是真的吗?“这个可笑的骗局,一到老百姓面前就被揭穿了”?

请注意童话中提到谁也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什么也看不见,因为这样就会显出自己不称职,或是太愚蠢。所以,大家争先恐后说衣服好看,甚至皇帝所有的衣服从没获得过这样的称赞。

上至国王大臣,下至黎民百姓,所有人都被这两个骗子的并不存在的衣服给骗了。这两个骗子的骗术之所以能成功,并不在于他们自身的行骗术如何高明,而在于他们懂得如何利用人性的弱点。

所以,亲爱的读者,这篇童话不只在讽刺国王大臣,根本上就是在反省人性本身。你不觉得有些时候你我就是那个可笑又可怜的国王吗?
人性的弱点是什么呢?那就是虚荣和愚昧!

虚荣就是追求虚浮的荣耀,希望别人都夸自己,说自己好。愚昧就是对自己的愚蠢过于无知,绝不承认自个儿还有愚蠢的一面,偏要装出一副无比聪明、绝不无知的嘴脸,在一切场合下都要刻意表现出自己是个又聪明又能干的人。

再进一步说,虚荣和愚昧的根源就在于人类那根深蒂固的自我中心意识。


人之为人,肯定与宇宙万物,与动物、植物不同,且不说人到底有没有灵魂,是不是万物之灵,单就自我意识来说,这岂不正是人区别于动物的重要特征?


人是宇宙中特别喜欢照镜子的活物。人能意识到自己是人,并刻意按照人的标准来行事为人,猫狗没有这样的意识。这是人可贵的一面,但也藏着可悲的一面。

自我凝视 孤芳自赏

就像希腊神话中的美少年纳西塞斯甚至爱上了自己的影子,天天在湖边自赏,最后干脆跳到湖里,结果被淹死了。自我意识发展到最后,就成为一种不可救药的自恋,这种自恋既能成为“自链”,也能成为“自怜”。人就整个被“链接”在别人的眼光所组成的镜像中,更“链接”在自我凝视的孤芳自赏中。


这岂不正是整个人类的生存处境和整个人性的宿命?

试想,今天最蓬勃发展的,又最让人一掷千金的行业是什么?

非美容业莫属。

女人美容是为了男人,其实更是为了自己。


男人们呢,似乎不求自己外表形体的美,但谁又敢说他们不活在社会各种目光交织而成的罗网中?他们在内心深处也是虚荣的人,因为他们也渴望被关注。越是那些有名的男人,往往越虚荣。这份虚荣心,给他们带来前进动力,也带来沉重压力。


这难道还需要挑明了来说?


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们都摆脱不了那件并不存在的衣服的束缚。那件衣服,你说它存在吧,它的确不存在,但你要说它不存在,它又分明存在。那是大家的目光交织成的经线和纬线,透明却沉重。

在那场盛大的游行中,皇帝并不是什么都没有穿。

所有观看的人,心里都认定皇帝穿着衣服,人们看到他们愿意相信的,哪怕看到的和相信的相反。

除非你是人群“目光之衣”之外的另类,你才能真看到皇帝没有穿衣服,也才能有勇气说皇帝根本就没有穿衣服。


所以,《皇帝的新装》中孩子的确是“异类”,他决不能作为群众代表,而是作为先知形象出现。

在安徒生看来,小孩子的品性最接近天国品性,他们还没有彻底忘记天国的模样,因此,这位为北欧赢得世界声誉的丹麦作家才安排一个小孩子来做横空出世的先知,好揭穿人世间的重重虚妄。


这是这篇童话的神来之笔。
  
其实,这篇童话原是西班牙王子堂·胡安·曼努埃写的一个小故事,西班牙大作家塞万提斯在他的戏剧中就用到过。


在原来的故事中,国王最后光着身子走过众人面前,大家都哑口不言、噤若寒蝉。

但安徒生在这里添上了一个先知般的小孩子,勇敢地喊出了真相。

先知代表的是种眼光,更是种勇气,这不能只用“天真”二字来穿凿附会虚与委蛇。

瞎子领盲 一起掉坑

说到底,人最不聪明之处就在于人总认为自己很聪明,人最不智慧之处就在于总以为自己很有智慧。人明明视力不好看不清楚,却不承认视力不好,还要给别人领路,瞎子领盲人,两个一起掉进坑里了。


自以为愚蠢,才是聪明:自以为骄傲,才是谦卑。人先要承认自己的愚蠢和骄傲,承认自己的虚荣和无知,才是走向觉醒和成长的第一步。但不幸的是,这第一步,往往是最难的一步。


多少人,自以为聪明反而愚蠢,自以为有知反而无知,除了这位先知般的孩子。


只可惜,人类并不总是听从先知的声音,所以盛典游行还在堂而皇之地举行,人们哪怕心知肚明,可还是亦步亦趋地跟着,跟着跟着,说不定也就真相信起来了。


所以,那些喊出了真相的先知人物在人类社会中似乎总没有好下场,从苏格拉底到耶稣,莫不如此。

以勇敢掩饰胆怯,
以狂热遮掩冷漠。
内心虽无比忐忑,
外表却镇定自若。
游行队伍进行着,
谁也不敢再说啥。
胆敢乱说的孩子,
自有监狱在等着。
权力就是大舞台,
只要认可和喝彩。
偌大天地于手掌,
真理早已被宰割。
但谎言还是谎言,
真相会洞穿一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