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植物,比我们有更高的生命形态!

文:阿钟

小编:疫情当下,人人自危,个个禁足,但这群关心国家社会、朋友邻舍的文桥“笔兵”,可没闲着。他们在那头,键盘上滴滴答答——“咚!咚!”我们这里手机响起,这就传来了热乎乎新鲜出炉的稿件。看一看,不就是眼下大家最关心的课题吗?让我们一字一字嚼,这粒粒饱满富有感情的文字。哦对了,小心烫手,还温热的。

图源:pixabay@jggrz

在大马进入行动管制期之后,有些友人说,幸好翻到了从前买的一套中国电视剧,一直没空看,都放到忘记了。她如获至宝,总算为这发慌的两周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另外有人写着,家里三口人,一个追韩剧,一个追新闻,小的则埋头大战电游,各有其所。

我忽然发现,尽管人们紧张物质、超市大排长龙,但真正更核心的需要,似乎不只是食物。主耶稣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上帝口里所出的一切话。(太4:4)看来是真的;不过,再看看众人如何度日,又好像只对了前面半段的话。

神对人类的创造乃是他的创造之峰,我们是按照他祂的形象所照的,我们应该是万物中最高等的生命。


我在这段日子里每天预备食物,吃进肚子里,看看新闻,看看书,看一些电影。我感觉自己就像那些藏在榴莲果肉里的肥虫,恐怕只是在消耗地球的能源,我们真的是最高等的生命吗?

有一天我在公寓附近散步时,看着那些在微风中轻轻摇摆的树木,忽然发现,植物竟然拥有比我们更高的生命形态,因为他们无需掠夺地球上的其他生命和资源来维持自己的生命。他们制造食物,他们自给自足,甚至还供应给这个世界。人类属于动物中的一门,我们因此与所有其他动物一样,无法自己制造食物。我们需要进食,我们依靠摄取其他生命来维持生命。然而,是否我们的存在,就只能和其他动物一样呢?

很奇妙地,《圣经》却曾以植物来形容人。在《诗篇》1:3说,“他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按时候结果子,叶子也不枯干。”

《圣经》肯定我们的生命原来能够超越动物界,达到植物的境界(可惜人类习惯地以为植物是更低等的生命)。这样的生命是能产生果子的,按时候,说明那是一种生命本身的本能,这个生命的叶子长青,能够从自己里面得到滋润,然后创造生命所需的供应给别人。


今天禁足在家的日子很容易可以让我们看见自己生命的光景。我是否只是像一只动物般每天都饥饿地想吞吃,不只食物,包括任何的娱乐来填满我里面的空无的需要。人们觉得无聊,想着自己的需要。我们已经停止了像一棵植物一样的生存,没有让我们天赋的光合作用发生,产生可以祝福和赐生命给别人的粮食。我们里面是枯竭的,如同沙漠一般可怕。

《诗篇》说,喜爱耶和华的话语、昼夜思想的人,这样的人能够如植物一般,拥有那种不但自给自足、甚至赋予别人生命的能力。在居家的日子,我以关心的态度不断地留意疫情的消息,不但是本地的,甚至世界各地,不但是疫情的严峻演变,甚至世界各国的诡异角力、受影响的经济各方如履薄冰……

我尽情地吞吃这些世界的知识和经验。同时,我也消磨许多时光沉浸在许多精彩的故事里、无论透过视频或阅读,我的心尝尽人所能感受的各种情感-悲伤、愤怒、激情、热恋…然而最终我发现,这一切一切,我吞吃越多,我里面似乎越饥渴,每一天、每一时每一刻,里面奇异的黑洞如同无法满足的野兽,呐喊要更多的喂养——所谓精神食粮,竟如同所罗门所说的,眼看看不尽、耳听听不完。

把这一切关掉,单单回到神的面前,安静坐在他前面仰望他,哪怕是一会儿。事实上无论是读经、祷告、敬拜、默想,任何时刻我们的心能关掉所有世界的声音,仰望向神,就能让我们的生命如同植物回到溪水旁一样,然后,自然地、光合作用发生,我们的灵开始产生能够滋养我们的养分。

我们的魂安定饱足下来,不再感觉烦躁、无聊、饥渴。世界和别人开始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不再是猎物、不再是索取之物,乃是怜悯和祝福的对象。

更高的生命,透过人的内在光景演绎出来在言谈之间——在决定和行为里。从影响世界的达人物,到平凡如你我。我想,对于人自己而言,能够活在神原本的设计、这种更高的生命形态里,应该是我们生命最大的和谐和祝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