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上篇)“我会为你们祷告的!”——来自一群走过疫情的主内肢体

受访、资料提供:CREST(危机救济服务与培训组织)、中国一支志愿救援队伍队员采访、整理:又青

【疫情·大城小事】
23.04.2020
——STAYHOME,让故事出走

这是一封中国志愿队伍“珞珈天使”,广发给境内弟兄姐妹的信息:


“相信大家也一定很关心马来西亚主内灾难救助机构‘CREST’(危机救济服务与培训组织)的情况。上次的代祷信发出后两周,我们惊讶地发现,很多国内弟兄姐妹非常积极地回应大马的需要,热心奉献,金额也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我们都非常感动。


首先代表CREST感谢国内弟兄姐妹的爱心,在他们亟需物资的时候,愿意无私捐输帮助马来西亚渡过难关……而这些奉献已用来采购了最急需的防护服、隔离服、面屏、护目镜等物资……”


今年一月,CREST向本地教会发动筹款,救济新冠肺炎病毒情况日益严重的中国。三月中,中国疫情好转,马来西亚疫情却开始严重。紧急时刻,CREST的执行董事张志建接到一通电话,为马来西亚捎来好消息——当地两个志愿团队主动发起在中国筹款,采购物资捐赠给马来西亚。(详细内容请参《CREST与中国志愿团队合作·派发防护配备》报道;链接:

http://bridge.org.my/2020/04/newspring-crest-03042020/)

几乎每天,中国和马来西亚,两方一来一往地讨论、更新进度。根据最新报告(4月14日),中国方面共筹获58笔奉献(总额216,350.16人民币),用来采购各种医疗物资:

除了捐钱,有的捐赠者直接捐赠物资。因此,CREST将收到的大批物资,分送东西马两地医院、诊所及其他单位共33间(3月25日至4月17日)。


从中国爆发疫情,到缓和,再到马来西亚爆发,继续救助,一直马不停蹄——是什么把这些来自不同地方(就算在中国,他们也分布在不同城市省份,有些还是素未谋面的)的弟兄姐妹凝聚起来,一同在主里互相扶持、分享神的爱呢?而如今,走过严峻疫情考验,他们感受到、学习到了什么,可以跟还在抗疫的马来西亚弟兄姐妹说呢?

素未谋面,上帝统领

◎佩佩·南京

中国一开始爆发新冠肺炎,佩佩和两个姐妹就自组志愿团队“珞珈天使”,根据国内(指中国)需要,筹款、采购物资,主要对接医院,也帮助有需要的弟兄姐妹,以及其他社区居民。


后来,她们跟CREST和另一个国内志愿队(恩典中介平台)配搭——CREST提供资金,恩典中介平台反映需求,她们负责采购,供给需要的医院和群体。


每星期,团队成员都开会、线上讨论、祷告,大约一小时半。佩佩很感恩,虽然跟几个人素未谋面,但她相信上帝掌管,他们彼此之间是有信任的。三月某日,CREST的张志建紧急召开会议,说马来西亚疫情严重。商议后,CREST动用了紧急救援基金,由志愿团协助CREST购买10,000个N95口罩(马来西亚已难以购得)。如此,就展开了对马的救助行动。过程中,她们也联合其他志工一起配搭救助。


“我听到消息时,能感受到志建内心的焦急,我自己心中也有团火在烧,想着,我能做些什么?”当时,国内需求缓和了,支援医院的项目也接近尾声,她们的团队正讨论有哪些灾难次层项目可以做,不料就收到了这则消息。


线上会议时,大家讨论还能怎么做,佩佩的丈夫在旁听见,就说:“我们能在国内筹,再给他们啊!”这不为是一个好办法,她向另外两个姐妹提起,她们也赞同!

马来西亚宣教士的果子

佩佩说:“我和两个姐妹都是大学时期认识耶稣的,最早向我们传福音、帮助我们生命的,就是从马来西亚过来的宣教士。所以我们对马来西亚很有感情。”


她们在自己的分享平台发布了为马来西亚筹款消息后,大家都很愿意奉献,包括她所在的南京教会、一个武汉大学学生团契的弟兄(也是一个马来西亚人向他传福音的),他在湖南的教会就奉献了三四万人民币、北京一些教会,还有不知名人士……数不清的捐款单位。她说:“供货的深圳弟兄也付出很多,常常亏本地做,付出很多爱心。”


佩佩所在的南京,疫情不算严重,但他们一样不能聚会、串门子,很多活动只能在线上。当时是过年,但他们哪儿也去不了,六十多日在家。但佩佩现在回头看,特别感恩:“平时神给我们很多东西,包括空气(疫情期间,连呼吸也担心空气有病毒)、阳光……若不是神保守,这都不是我们能享受的。”


她继续说:“在大陆的疫情,我们需要不断面对的,不只是恐慌、灾难,还有许多黑暗。害怕和担忧,对我而言是小的;我更多的是痛心……看见百姓的痛苦、前线人员在打仗,牺牲生命,他们面对的许多委屈和困难……非常惨烈。”


她形容,国内发生的事,发出的讯息,每天都像上演好莱坞大片。她心情非常复杂,唯有透过祷告,靠着神的话语,才能让她用不一样的眼光、神的眼光去面对眼前一切。


“我相信神允许瘟疫发生,神让它停止,就会停止。我不晓得灾难源头是什么,但神要我们在疫情期间,仰望和寻求祂,为灵魂、国家、世界祷告。”


更让佩佩感恩的是,她的父亲在疫情期间,终于相信主,承认耶稣是他的救主。因为父亲从瘟疫看见,世上真是有一位神。神确实透过灾难带来许多改变,叫人心向祂敞开。


除此,她看见疫情期间许多弟兄姐妹合作服事,过去的纷争、分裂的关系都修复合一了。她又看见上帝如何带领她与两个姐妹,这小小的团队,从默默在国内事奉,到现在能帮助许多医院,甚至国外的需要(亚洲、美洲、欧洲、澳洲、非洲十几个国家),这是前所未料的。她说:“我们这么小!”——这,都是神的带领。当然,这个小团队,除了她们三人,背后还有许多奉献爱心的人:捐钱、联络物资、帮忙取发快递等等。

作为天国人在祷告

佩佩的教会,集合了约50位弟兄姐妹,天天为疫情祷告——从为武汉,到为中国,再到为各国,包括马来西亚祷告。疫情扩散时,他们的眼光不再只看到自己的国家。


“以前,我们可能以为这只是中国的问题;但其实,每个国家都一样——无论是政治、商业、医疗领域;无论是医生,还是病人……都需要改革,都有腐败之处,因为人都需要被神改变,我们都是罪人。”


她继续说:“我越是祷告,越是发现曾为中国祷告的事项,适用于每个国家;我越是祷告,越发现自己不是作为‘中国人’在祷告,而是作为‘天国人’(神的子民)在祷告。我们需要为还不信的人、不信的世代祷告;为信徒为教会悔改来祷告,求神复兴教会。”


佩佩勉励马来西亚的弟兄姐妹:“我们是真在基督里的,在这福音里我们有盼望。不论我们遇到什么惶恐,都要回到神面前,面对祂,仰望祂,也学习面对自己。所发生的一切,都出于神,我们要谦卑寻求祂。无论我们是工作的、学生、年龄大的小的……为着神,我们都要去祝福别人。求神给我们智慧好好学习,给我们使命好好工作,让我们好好服事,荣神益人,做一个主动的、有盼望的、不一样的神的子民!”


(待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