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信的人,神迹相随 (21.05.2020)

受访:邱秀云,陈哲辉
采访整理:晨砚

左起:邱秀云、陈哲辉、陈迪文

【母亲节特备】
世上的母亲都不一样,养儿教女,或慈或严,但对他们——无论是小孩,或长大成人,“孩是孩子”。在5月里,我们为大家介绍几个身份不同的妈妈,她们有的是护士,有的是清洁工,有的是师母传道人……
让我们像小时那样,再一次听妈妈说故事,不同的是,这次是关于“妈妈的故事”。

那是2019年的圣诞。在马来半岛北部的槟城,遇到了从新加坡来这里度假的陈迪文弟兄一家。陈弟兄是生物学家,新加坡国立大学前副教授。他的妻子邱秀云也是一位退休中学老师,他们都曾在教育界里,育人无数。


同来度假的还有几个孩子及媳妇。老三陈哲辉是从美国回来团聚,他说,妈妈有见证,等她说过了,我才补充一点吧,他是美国一间公司的电子高级工程师。


秀云姐妹说,哲辉这个孩子,到4岁半还不大会讲话。


他在一岁多的时候发了一场高烧,在医院留了10天,出院后,我和他爸爸就发现这孩子不说话了,发病前他还会叫唤爸爸妈妈,甚至女佣的名字,现在却是静默的,在他自己的世界里。大概一年后,他开始学习讲话了,但那是超慢的,到他四岁半的时候,他连一个英文字母或数字也不认得。我是一个老师,我尽力尝试教导他,反应却不很理想——他常独自呆坐在那儿,嘴巴半开,舌头半吐……他是在想说些什么吗?


为了他,那3年里,我没有睡过场好觉。因着工作,又家庭的责任,我焦虑忧伤,终于睡不成眠。我担心我因为睡眠不足第二天会起不来,不能准时去教课;却又担心太早上床,半夜若被什么声音惊醒,漫漫长夜,怎么熬?我身体越来越弱,常常感冒,接下来是得了支气管炎和肺炎。


一天,我接到了一张单张,上面有吸引人的字眼:“充满能力赞美和医治的聚会……”,一位来自英国国的圣公会牧师 Trevor Dearing 将在圣雅各堂为大家分享讯息并祷告。于是我和先生赶紧去了,一到现场只见挤满了人,因为我们去得早,就坐在了前面的位子。


那晚的讯息是“成了!“——这是耶稣在十字架上所说的其中一句话。牧师说:“主耶稣已经在十字架上完成了救赎的工作,祂挪去我们的重担、恐惧,忧患及悲伤。我们只需要来到祂面前,接受祂为我们的救主——两千年前,祂已经为我们成就了这一切。”


我切切祷告神预备我的心……轮到我们了,牧师把手按在我头上祷告,我不由自主地两脚发软,倒在地上,我听到有人对我的先生说:“就让他歇一会儿吧!”当我爬起来的时候,我的心充满了平安!这就像《约翰福音》14章里主耶稣对祂的门徒所应允的:“我留下平安给你们;我将我的平安赐给你们;我所赐的,不像世人所赐的;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也不要胆怯。”


午夜时分,我们回到了家。我得赶紧准备自己上床了,那晚,却是一睡到天亮,第二天醒来,看看手表,是9点钟!我不敢置信,又去大厅看了看墙上的钟,还是9点!这三年来,我都没有这样安稳地睡过觉,那是1978年3月4日。自此,我连那些纠缠我几年的病症也不药而愈,感谢主!


而神却是不只触摸了我,我那第三儿子哲辉也蒙神医治。3月18日,Rev. Trevor Dearing在圣安得烈堂还有医治聚会,我们夫妇,还有三个儿子就去了。排着队的时候,我对三个儿子说:‘不要怕,牧师待会儿就为我们祷告,上帝会祝福我们!“孩子点头,轮到他们时,他们也像我一样,祷告后都倒在地上,圣灵充满了他们。回家的路上,孩子在车上唱起主日学诗歌来,说起刚才的事,他们说:‘奇怪,刚才躺在地上的时候,就像是睡在家里的床上一样!“过后,我发现我那个四岁半的儿子哲辉,他突然整个星期一直睡个不停,除了吃饭,玩一下子,其它时间都在睡觉。大概两个半月后,一天我那个念三年级的大儿子来对我说:“妈妈,弟弟会做加的算术了!”我想这不大可能,因为他是连一个数字都不认得的。我微笑着说:“噢,是谁在教他?”


大儿子说:“是我跟他玩耍的时候我教他!”然后他拿过纸和笔来,叫我写个简单的加数算题,看弟弟会不会做——我于是写了:1+2=(),哲辉看了看,很快吐出了一个声音:”3!“惊讶之余,我想他是凑巧喊对了,于是我又出了另一个算是浅的题目,他竟然也答对了!而且,他还认得1到5这几个数字。于是我过后教他更多的数字及英文字母,他都记得,而且学得很快。


他上小学了,从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他的成绩单上的平均分数都是90分以上。他的小六政府考试成绩是全国排名最佳10%之内,中学考剑桥,九科全 A,他进了大学,读的是电子工程,一直念到博士……我深知这是上帝的怜悯、恩典和大能作为,我满心感谢赞美神!而在神医治我失眠症的一年半后,祂也赐给了我第四个儿子,荣耀归主名。


秀云姐妹说起话来是一口气直下的,她今年已经80了。儿子哲辉跟先生在一旁安静地听着。转过来问哲辉,圣经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你本身也必定有些见证吧?就说一些在美国生活的。


他说,当年到美国念书,父母说,去吧,我们最低限度可以支持你一年——除经济压力外,我向来喜欢宅在家,又是个路痴,所以我的祷告也包括了这部分:上帝啊!在美国,不要给我迷路!到了美国,却发现这里的路都很系统化,很难迷路,然后,3个星期后我出乎意料地得到了“奖学金”,是当一位教授的研究助手,那5年里,除了学费,我连简单的生活费也有了。在奥斯汀,也发现那儿有好一些马来西亚及新加坡人,我在一个基督徒团契里,大大得着支援。


另一个奇迹是2005到2009年那一段经历,我在2004年毕业,2005年我开始在得克萨斯州的奥斯汀工作,却遇上了经济大衰退,公司纷纷破产倒闭,到处裁员,人人自危。当时我却出奇淡定,就在一个星期六那天,有个同事打电话问我有没有去检查一下自己的银行户头,我正在不知其所以然,他说,如果你的存款突然增加,就是你被甩了,这是公司给你的一些赔偿,但他们不会另外通知你这件事。


星期一,我再到公司去,整个部门的人都不见了,包括我的上司。我的困境马上浮上桌面,因为我既不是美国公民,连绿卡也没有,失去了工作准证,我便得马上离开美国,当然他们也有有给60天的宽限期。


然后,大家都忙着扑工作,而几乎没有人成功,但这是我必须在这宽限期内解决的问题——我的父母及其他人在太平洋的另一端逼切为我祷告。后来有一天,我接到了一个从纽约公司打来电话,他们安排我先在奥斯汀面试,然后,就这样,我在30天之内得到了一份远在纽约工作——在2009年,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原来是有位前同事,他后来去了这间公司任职,是他极力推荐了我。


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上帝没有给祂的孩子困在歧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