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回转吧! 从桌子上的那一顿饭开始!

晨砚(文桥传播中心文字部主任)

【母亲节特备】
世上的母亲都不一样,养儿教女,或慈或严,但对他们——无论是小孩,或长大成人,“孩是孩子”。在5月里,我们为大家介绍几个身份不同的妈妈,她们有的是护士,有的是清洁工,有的是师母传道人……
让我们像小时那样,再一次听妈妈说故事,不同的是,这次是关于“妈妈的故事”。

主虽然以艰难给你当饼,以困苦给你当水,
你的教师却不再隐藏;你眼必看见你的教师。
你向左或向右,你必听见后边有声音说
“ 这是正路,要行在其间。”
《以赛亚书》30: 20–21

社区隔离,留在家里,或者说:关在家里,使人想到圣经里的方舟。方舟,是上帝见人在地上罪恶很大,心中忧伤,就要用洪水除灭。但他叫挪亚造一只方舟,好在那里保全性命。挪亚一家于是进去了,不上方舟的人当然都淹死了。这洪水泛滥在地上150天,挪亚一家被关在方舟5个月,他们怎么过日子,那一家八口期间有什么冲突吗?有埋怨什么吗?有没有人被关在方舟,闷得发慌,要离船而去,或者跟家人吵了架,一个劲跑上甲板,四周一望,却是一片茫茫大水,于是只好走了回来?这一切,圣经没有写——作者在那里留了一个空间。


但我们不妨稍微想象一下,就以我们这两个月里的生活作为参考。因为要封城,大家抢粮囤粮,然后那些家庭主妇就比平时更忙了。我看到whatsapp 和面子书里,有好些是餐桌上拍的,都是花了心思,出尽功夫的菜肴。现在,我从一个妈妈的角度来看这件事:家庭主妇都是关心家人有没有吃好,有没有吃饱,要大家都变健康宝宝,好增加免疫力!然后心里想的是:家还是一个家,没有变!妈妈都是尽一切努力,要把一个家变成温暖窝的。


但现在是三餐都要张罗,难度就很高,材料不大充足,你又需要摇身很多变。一个星期下来,功夫不大够的人就见底了。偏偏这正是大家对食物很有要求的时候,哈,不能出去,总要有些像样的食物安慰安慰我们的肠胃啊!


这样去想象挪亚太太和三个媳妇,就虽不中,亦不远了——他们一定很忙,要解决八个人吃饭,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我们今天封城还可以叫人打包送来,只要有钱。但他们是没有的,那个年代还没有这种服务。这样想想,我们今天的日子其实还不是那么困难。


但这时我们餐桌上可能会出现了一些埋怨的声音,和一些失望的表情——这些食物我真没有胃口!


孩子们,万事互相效力,现在就是你们学习感恩和体谅,在属灵生命长进的时候!


这一代孩子大概很少煮过饭,也很少洗过碗,应该也没有去菜市场买过菜。更加重要的是,这一代孩子基本上没有挨过饿!所以不像我们那个年代,妈妈对我们说:“有得吃就笑啦!”所以我们对食物都怀着一种感恩,甚至有点敬虔的心。信主后,我现在吃饭前的祷告,都是从心而发,知道那是上帝的恩待,我们才有这一餐;有时忘了祷告就吃,我都会停下祷告,求主原谅,再继续吃。


得来太容易的东西,一般上我们不会珍惜,现在食物也有点来得不易了,在这困境中,我们更加要抓紧这机会,学习感恩。而感恩,实际上要从每天每天日常生活中学,我们大人呢,首先就要为他们设一个榜样。网站有一个流传的故事,有个人写了一段东西给报馆的编辑,他说,我30年在教会听道,算算一下,大概都听过整3000场道了吧,到现在我一个都记不起我听过些什么,我想我是不需要再去听了,浪费时间而已,而那些讲员和传道人呢,其实也在浪费他们的时间——这些话一出,报章引起了一大场争论。


直到后来,有一个人回应说,我结婚也有整30年了,算算一下,我太太也应该有给我煮了3万两千顿饭,到现在我其实也想不起她煮过些什么,大概一样也记不起。但是,我知道一件事——这些年来,那些食物都在滋养我,让我有力气工作。如果我的太太没有供应我这些食物,我已经死了;同样的,如果我没有上教会,得着属灵上的滋养,看见神在我低落时,是如何地不离不弃,今天,我只是一个行尸走肉的人。


他说,如果我们有信心,信心就可以帮助我们看见这一些,我们向来所看不见的。 他深深为这些年他所领受的食物及灵粮感恩。他在文章结尾处说:“If you cannot see God in all, you cannot see God at all!”


结尾的那一句话,正是画龙点睛之处,如果我们不能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每一个层面都看见神,我们可说是完全看不见祂,因为我们无视祂的存在。这个回应的人,就是由那日常生活里的三餐茶饭,作为起点,接着,思想神和信仰在他生命中的奇妙作为。他感谢他的太太,还有那些跑接力赛的牧师传道,当然,他知道,这一些恩典,都来自那爱我们的神。


神原是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祂存在我们生活中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时段,我们吃饭睡觉上班下班上学放学,在电脑前上线下线,太阳上山下山……祂都在那儿。不要觉得这样说很夸张,想一想,现在我们不用上学或上班,有时睡到八九点,或者十一二点,但太阳每天是“准时上班”的,如果太阳也毫无次序,去睡懒觉,那可是很严重的事。再想一下,是谁掌管了这宇宙银河系的运作?是你吗?是我吗?


而现在我们大家都很关心,关于呼吸这件事吧,意大利一个老太太因肺炎康复出院的时候,医生告诉她要付那所用呼吸器的费用,她一听哭了起来。医生安慰她,她的回答是:“这个钱我付得起,只是我这93年来,我免费呼吸了上帝所供应的氧气,我却是从来没有感谢过祂。”


而现在我们很关心的那三餐茶饭,难道又是偶然,又理所当然的吗?天灾的时候,大家不能耕种,播种了也未必能收割,然后是运输,买卖;再往下想,我们需要煤气或者电才能煮饭啊!饭桌上的这一餐,确是来得不易,吃饭前的确要谢恩——感谢神,感谢预备这食物的人;食物合自己的胃口,要感恩,不合胃口,也要感恩。另外,我们有为妈妈的辛劳祷告过吗?她因为变不出新的菜式焦虑了,我们有为她祷告吗?或者,只是一味埋怨?还有,认真地想一想,我们对祷告这件事,还有没有胃口?


不要小看这谢恩,如果我们不能为眼前那一顿看得见的饭菜感恩,我们就不会为那创造天地万物,为我们源源不绝提供粮食的上帝感恩!因为那个实在有点抽象,我们在《创世记》读到 “地要发青草和结种子的蔬菜,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果子都包着核。“——我们有为此惊叹过吗?我们有想过柠檬为什么会酸,西瓜为什么会甜吗?我们把这个对原住民讲,他们应该比较能理解体会,我们好些孩子的印象是:‘水果蔬菜不是从supermarket 来的吗?


也许我们会想,上帝把这些给了我们,我们只需谢谢一次就够了,为什么要每天每天这样重复感谢呢?这说得是,我们对人也是这样嘛,而上帝为什么这么在意人的称谢呢?我以前也为这个问题很纠结,然后想通了,这其实是人本身的需要,人都是善忘的,那个听了30年道的人,他说他实在记不得什么,所以,他最后口出狂言了;当然那个回应的人,也记不起那3万2千顿饭的其中任何一个“内容“,但他还记得一件事,就是他的存活跟那一餐又一餐的食物有关,于是,他记起了传讲上帝话语的牧师和传道人——有件事很可怕,善忘,是会把我们带到忘恩的道路上去。


今天,我们也许从没有想到,食物竟然跟我们这么生死攸关,我们念的主祷文:“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现在是如此地真实——这其实是一个人类的声明,神啊,我们需要依靠你!但世界上有许多地方,好长的一段时间,人们曾经有过几乎不需要这样祷告的日子——食物太多了,我们需要的只是节制,不要暴饮暴食,以免胆固醇过高。于是,我们渐渐忘记了维持我们生命的源头。正如我们呼吸的空气,每天来源充足,我们哪里还需要作什么祷告呢?但是现在,全世界有许多人即使有空气,也无法吸进那维持我们生命的氧气了——这时,他们只有祷告。


如果我们的家里,把感恩谢饭这件事,这件“看来很小”的事去掉了,渐渐我们就看不见上帝的创造了,那么我们的信仰框架,已经给我们亲手拆了——没有创造,接下来人的堕落和神的救赎,如何说得下去?那,我们到底在信些什么?神根本不在我们的生命中,当然也不在我们的生活中,也不会在我们记忆和情感中,我们不会因祂而欢欣喜乐,我们也不会因自己对祂的亏欠忧伤痛苦。


神要我们凡事谢恩,像谢饭,是出于祂的恩典和慈爱,祂不要我们我们在信仰的道路上迷了路,然后回不到家。现在世界各地都有一个声音,此起彼落:“回转,便得医治!“——孩子啊,我们要从哪里回转呢?


就从眼前我们吃饭这件事开始吧,因为现在它一点也不抽象了,它是逼在眼前的事情。假如有人说,你讲得太吓人了,事情并没有这么严重!那我们真的要流着泪祷告,祈求神”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难道我们真的要大难临门,我们才去思考这样的问题吗?


我们现在就有点像关在个方舟里,当然比方舟舒服得多了,最低限度没有那种像动物园一样的气味,还有狮子老虎大象青蛙啊鸟啊,它们那些叫声,混合起来就是噪音,使人烦躁而已。就为我们的家感恩吧,关在里面,就像关在方舟里一样,为的是要保全我们的性命;我们也不能因为有什么不耐烦的事,就冲了出去,外面不是泛滥的洪水,但却是比洪水更可怕,我们肉眼看不见的病毒。然后,我们都留下来吧,趁这个时间,好好地思考我们跟神的关系,趁我们还可以寻求祂的时候寻求祂。原神怜悯我们的软弱,赦免我们的悖逆。


——回转吧,就从家里开始,就从饭桌上的那一顿饭开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