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原住民青年牧师——回应呼召服事同族人(24.05.2020)

受访:Rev. Tann Kedal
采访、整理:又青

Tann有时也到教会的幼儿园服事。
Life Game生命冲击营——从营员到成为营会义工(站者右)

“山城”加帛(Kapit)是马来西亚最内陆的省份,而宋(Song),里头一个小城,人口约2万,伊班族就占了百分之八十。她离诗巫要85公里,出入靠船,依山傍水,朴实的生活,一花一草,积存织成Tann的童年。


11岁,父母带着Tann四兄弟姐妹到美里讨生活。瞬间,他成了城市人,但他很快就适应。2007年,他已是个中六生,刚好有诗巫卫理神学院的短宣队到美里杜当堂,并向他一家传福音,他就信了主,开始在杜当卫理公会福音中心(Pusat Injil Methodist Tudan)服事。伊班族有不少是基督徒,但Tann的家里除了自己和妹妹,其他人还不是。2008年中六毕业,Tann到快餐店打工。隔年,又到美里一所学校执教。


Tann谈吐爽直,语速很快,一直挂着笑容,他说:“我很爱教书,很爱我的学生,很爱这份职业。而且,我很喜欢与人打交道……”那时不知道,上帝正给他铺着前面的路。


2010年9月,他参加Life Game生命冲击营,Tann似乎从讲员证道的信息听见了什么,心里触动……那就是人们常说的“呼召”吗?做传道人?像是,但他没有行动。到了年尾,教会秘书一职刚好缺人,而他在学校的工作也刚好告一段落,就到教会当同工。

上帝:GO!

隔年七月,Tann的教会有“宣教周”,他在其中一场祷告会听见牧师说:“庄稼多,但收割的人少。”他心头针刺般震撼一下,随即默祷求问上帝——而上帝对他说:“Go!”

“要是我真去了,家人怎办?谁来照顾?谁向他们传福音呢?”Tann转个念头,又忧虑。


“可是,上帝却回应我:不必担心。当我睁开双眼,牧师还在前面讲道,而我已经热泪盈眶。”回家后,他继续祷告,又问牧师该怎么做。Tann说,这是上帝第二次呼召他,之前在营会感受的,也许是刹那的火热,但这次是真的。于是,牧师替他申请入读沙巴神学院(Seminari Teologi Sabah),但必须先前往砂拉越卫理公会华人年议会办公室面试。


在那一路摇晃往诗巫的巴士上,Tann坐立不安,心里好像两股力量在较量。“我觉得我太年轻了,不够资格,我又不擅于讲道,我又害臊……上帝,你干嘛选我呢?”他想要回美里去,他心里说“Saya tak mahu!”——他害怕自己不懂事,让上帝“蒙羞”,让自己丢脸。挣扎一轮,巴士刚好抵达诗巫,还是去面试了。


等待面试结果当儿,以前教书的学校却来电了,希望他再执教鞭;而向来兼职的快餐店,老板也十分欣赏他,要他留下,还升作总经理。老板问他,你去念神学能得到什么?

决定了,就别回头

快餐店和学校,一左一右拉扯者他,前进的脚步沉甸甸的……信心也动摇了。他跟上帝说:“当老师一直是我想要的,但为什么当我决定了跟随袮,这些东西又出现?”……没有声音,Tann静下来,眼前迷雾渐渐消散——原来过去的工作经验,是上帝预备他踏上事奉道路——老师或快餐店职员,都跟“服事人”有关。于是,他更坚定作传道人。


最终,他成功入读沙巴神学院。这过程很不容易,课业也难,好些同学半途而废。加上,不是所有同学都有教会或机构支助学费,而且一家大小的跟着上来……他就看过,有的家庭常常只吃快熟面。


“如果你问,伊班人念神学难吗?其实,真的很难。但如果你清楚是上帝呼召,决定了,就别回头,靠着祷告吧!求神帮助你坚持念完,像我现在,求神帮助我服事,直到死为止!”32岁的Tann,端坐一下,说出这番话。


Tann的母亲曾担心:是不是做了传道牧师,就会很忙?工钱怎样呢?够吃吗?为什么不做老师呢?他耐心解释,事情没他们想的糟,家人也就让他去了。就在入学第一年,他听说家里人信主了!那种感恩与兴奋,难以言喻。

国语事工多挑战

2015年,Tann毕业开始投入教会服事。如今,他在诗巫卫理公会天恩堂(Gereja Methodist Tian En)牧会,负责国语事工(服事城市原住民),会友大约50多人。他说,会友属灵层度参差不齐,加上年龄差距,年老重听、不识字等,牧养挑战更大——尤其预备讲道。Tann说:“我的证道必须像一块浸水的海绵,不浮不沉——不能太深奥,不能太浅显。”


证道时,他并用马来语和伊班语,因为当中有户印尼家庭。另外,同样的教导,有时一年要重复两三次,比如:十分之一奉献;否则,他们很容易就忘了。现在,除了礼拜天崇拜,教会也另设周间聚会,专为星期天无法出席的工厂工人预备。


根据伊班习俗,族人必须每月回长屋一或两次,以便“热灶”(Hidupkan Dapur)。因此,有些会友就“告假”,无法出席崇拜。另外,每逢丰收节,伊班人返乡庆祝。5月31日午夜12时,长屋会有招灵仪式。为了避免会友随从,Tann自制感恩崇拜手册,提前分发,要大家谨记《圣经》教导,以基督教的方式庆丰收。


同族牧养,Tann比其他人更明白族人的文化习俗、生活习惯,算是“优势”。但他也说:“我必须学习,融入他们的生活,明白他们;不能死硬地要他们依循我的方式。”


马来西亚国语事工,东马教会发展较蓬勃,但在属灵资源方面,却相对缺乏。Tann说,国语的信仰材料少见,因此很多时候无从参考。尤其处理原住民文化传统相关事务,如葬礼,需要考虑各方面,再作调整。因此,遇上困难时,他经常咨询那些国语事工已臻成熟的教会牧者。


Tann坦言教会事工的确累人,但他从不埋怨。只是,他期盼有更多人投入国语事工,或成为帮助者,分担教会事务。砂拉越卫理公会华人年议会属下堂会,近年开设了更多国语事工,为填补牧职空缺,他们与婆罗洲基督教会一些牧者签署合约,由他们过来协助。如今,也有几位传道人即将从沙巴神学院毕业,预备投入这项事工。


砂拉越原住民从内陆迁居城市,像Tann一家这样的,逐年增加。加上其他宗教积极传教,原住民改教及流失率逐年攀升。情势如此,教会亟需更好的应对策略,更多努力,更多工人,播种、浇灌、收割……时间已不多。

2 comments

  1. Thu Esther /

    求主加恩,賜福于你們。我們是無國際孩童學校,目前有5位IBAN 老師參與此事功。
    謝謝你的分享,這不但鼓勵也給老師們有更大的使命。神祝福你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