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个人照,挂在防护衣胸前……(03.05.2020)

受访人:谭政宗医生
采访、整理:语帆

图1: 谭政宗把个人的照片放在胸前,鼓励郁郁寡欢的病人。
图2: 防护衣的短缺,在没有办法只能用塑料带做鞋靴,仍然能开心面对。
图3: 难得遇见默契十足的战友,让工作变得愉快轻松了。

你怕孤独吗?


人生犹如一场戏,我们演给世人及天使观看。


当每个人窝在家里,与家人团聚,一起看戏、吃着好料、话家常之时,只有你自己,在医院里,只能面对许多穿成“太空衣”防护衣的医生和护士,你有什么感受呢?而你只能通过冰冷的手机,与家人联系,这种寂寞,你能感受到吗?而寂寞,却是现在你生命的主旋律。


一名精神科医生在关爱担心受怕的确诊病患时,突发奇想,把自己的个人照挂在防护衣(PPE)胸前,鼓励病人振作,陪伴他们聊天,让他们安心养病。


虽然这样的举止,遭到其他同事嘲笑,并没有人支持。但是医生仍然忠于自己的初心,作出这样的努力,并赢得这位病人的“笑容”,及一句珍贵的话“我终于能看到你的脸了!”——而这位病人最终战胜病毒,欢欢喜喜地离开医院了。


谭政宗谈起这段经历时说,这位被确诊的60岁余岁病人,入院后一直郁郁寡欢,眼眶中泛泪,一脸沮丧的样子,在和他聊天时,发现他内心的寂寞和害怕,只能通过视频和家人联系,少了家人的陪伴和医生的正面肯定,无法使他积极起来。


他说,人与人之间的面对面相处,是非语言交流的部分,却能在医生和病人的交流上起很大的作用;病人一般上都是从医生的脸部表情,获知自己病情的一二,而他身为精神病科医生,对这方面非常敏感,因此在发现这位病患不开心后,他马上想出这个点子。


这位热情又有爱心的基督徒医生,就是28岁的谭政宗,人称Dr Sean。他接获调派至2019新冠肺炎病毒病房执勤时,心情无比雀跃,期待能为前线抗疫作出贡献;为了让家人安心,一切的防疫工作如冲2次凉、洗手、消毒等都不可少,他不惜把弟弟赶出房门,并和家人保持2至3米的距离。


谭政宗在前线服务约5个星期,分别在新柔佛柏迈医院(SWAT TEAM特别部队)和苏丹伊斯迈医院(SARI严重急性呼吸道感染),负责获取病患病史、进行身体检查,包括咽喉、鼻子和血液样本,以及决定病患是否需要入院(与值班的传染病专家协商后决定);他们也需要将病患的名字注册到疾病通知系统中,以便同事之间追查曾经和这名病患接触过的人士。每一天工作分早晚两班,早上8时至下午5时,下午5时至早上8时。


谭政宗因新加坡的电视剧,从小立志当一名医生,虽整个过程有哭有泪,但他没有后悔自己的选择,并感恩上帝给了他一个宝贵机会,参与抗疫的前线工作,为国家献上自己的专业。在服务中,他与一班很棒的团队合作,大家不分彼此,扶持及辅助,与过去的经验相差甚远,当见到同伴遇到难题,无法继续自己的任务,大家默契十足,必有人会马上接力,使得工作进行非常顺利。


谭医生说,疫情初时,各家医院都很缺乏防护衣(PPE),当时他曾使用朔胶袋做鞋靴,心里确实战战兢兢,避免被病毒感染;每一次要转置防护衣时,大约需要15分钟的时间,确实累赘——从头到脚,医帽、面罩、口罩、手套、衣服和鞋靴,把自己包扎得结结实实,整个人好像“太空人”,走起路来则犹如“机器人”,实在很不方便,脱下也需要15分钟。


“由于防护衣是一次性不能随意脱下,必须避免上厕所的尬尴状况,有时还是难免会遇上;一个人一天会用上2次的防护衣(PPE),加上N95口罩,每一次大约3个小时;进去巡房检查病人时,医生们的动作显得笨重且缓慢,检查每位病人大约只有5分钟的时间,犹如太空人在病人中间游走一番。”


由于防护衣过于酷热,,温度极高,犹如个人桑拿一般,加上95口罩,令人呼吸困难,很不舒服;医护人员从病房出来后,都不敢掉以轻心,会按照规则慢慢把身上的衣物一件一件地脱下,再丢进垃圾桶处理,然后直接冲上茶水间喝水,补充身体水分。


谭医生说,他在服务期间,检查超过500名确诊病人,平均一天看诊的人数是20至100人之间。医护人员与病人都要保持2至3米的距离,做检验之时,都做好双方当遵守的规则,唯一担心是病人没有如实交代过去的历史。不过他每一天都把工作交托给上帝,幸好至今没有医护人员受感染不幸的事。


他坦言说,通过自己的专业,若发现病人有任何异样,他必会私下多加关心,有天一位60余的病患,突然哭了起来,情绪波动很大,他马上走到病患身边,加以安慰,并多方面肯定鼓励,尽量转移对方的注意力;当遇上信徒时,就会一起祷告交托上帝,因为他相信圣经说:“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箴言十六:9)


“病毒是一个无形的敌人,我们看不到,也摸不着,都可能临到每一个人的身上,连医生都不敢轻视;当有一位65岁男病患入院2天,一直昏迷不醒,医生们都束手无策,我们只能尽上自己的本分,减少病人的痛楚,奈何他最终还是离开了人世,所以科学不一定能救人,我相信一切都掌握在上帝的手中。”


“病人最常的反应,未确诊之时,大家表现很平常,一旦初步确诊就开始慌张,不知所措,甚至不停追问医护人员第二次报告什么时候出炉,或者还要等多久呢?加上全球死亡人数不停攀升,使得他们坐立不安,因此我偶尔还要充当辅导员,安抚他们的情绪,舒缓他们当下等待的心情。”


不过,他苦笑说,由于医护人员都戴口罩,说话的声量就被隔着,因此和病人说话之时,都是要费上力气高喊,确保对方听到他们的声音,等工作完成后,那种感觉好像整个人虚脱。


谭医生说,疫情打乱我们生活的步伐,医生只能尽自己的本分把工作做好,希望每一位病人都能康复出院,而作为一位基督徒,他相信上帝有美好的旨意,圣经说:“耶和华说,我知道我向你们所怀的意念,要叫你们末后有指望。”(耶利米书29:11)


他感恩自己成为基督徒——能在这样危机时刻,用自己的专业,忠心服事国人,其他的事情可以交托给上帝,发挥在世做盐做光的角色(太五:15-16);同时他也很感谢许多基督徒参与捐赠防护衣(PPE)给前线人员,愿更多人参与关心各不同肢体的事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