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一个母亲的牵挂——女儿在对岸(10.05.2020)

受访:冯惠玲
采访、整理:又青

图:惠玲的听道笔记
图:爱心蛋糕

【母亲节特备】
世上的母亲都不一样,养儿教女,或慈或严,但对他们——无论是小孩,或长大成人,“孩是孩子”。在5月里,我们为大家介绍几个身份不同的妈妈,她们有的是护士,有的是清洁工,有的是师母传道人……

让我们像小时那样,再一次听妈妈说故事,不同的是,这次是关于“妈妈的故事”。

新加坡疫情尚未严峻时,惠玲一晚噩梦惊醒。梦里女儿逝世了,她不断地哭,直到听见声音:“你回去吧!”惠玲回答:“不可以,孩子现在这样,我怎么回去……”但那声音还是敦促她“回去了、没事了”。接着,她像被推了一把,醒过来。


一睁眼张望,惠玲仍在自己吉隆坡租住的小房子。她冷静下来,心里由衷感恩——这只是一场梦!女儿现在还在新加坡,健健康康的。这唯一的孩子,上帝给惠玲的产业,如何能失去?


但那晚以后,惠玲一天天不安起来,总被梦境困扰。惠玲是单亲妈妈,平时在三间公司负责清洁工;女儿则在新加坡医院工作,两母女一年才见几次。她不敢把梦境告诉女儿,担心吓唬了她。只是,那几天到公司打扫,心里总沉甸甸。

充满母爱的叨絮

随着新加坡疫情严重,惠玲越发担忧。一日放工回家,她跪下向神倾诉:“神啊,我真的很害怕,自从发了一场梦,至今没平安过……”惠玲信主17年,生活一直波澜起伏,遇过许多挫折、家庭摩擦、情绪困扰,而每次她都靠着不断祷告祈求,走过高山低谷。


女儿在新加坡的教会生活断断续续,惠玲总是祷告,求神让孩子回转,跟随主,也求神保守孩子平安。


“祷告后,我就发信息给女儿。告诉她,神爱她!我也提醒她,要常常省察自己的行为,如果做错什么事,没关系,只要跟神认罪,求神赦免。”这便是一个充满母爱的叨絮——不厌其烦。


一个主日,惠玲向教会师母倾诉心中的忧虑,后来也向一位姐妹说了。上帝就藉着身边的人,鼓励安慰她,而她继续不断祷告。


几个星期过去,新加坡的疫情没什么动静,倒是马来西亚越来越严重。3月18日实施行动管制令以后,惠玲只能留在家。时间忽然多了,而空荡荡的房子只有自己。

神说:信心!充满母爱的叨絮

每天,惠玲除了忙家务,就打开手机视频,听牧师线上讲道,边听边做笔记。同时,她阅读《圣经》、听圣诗、祷告。惠玲说:“没想到,上帝藉着这段时间,让我更加渴慕追求真理,每次听道,我都重新得力!甚至一天没有听道,我就难受、睡不着……”惠玲重复着,强调上帝的话语如何吸引了她。


但在复活节前两天,她听新闻——新加坡外籍客工爆发群体染疫——惠玲的心又沉了下来,正烦躁,心中仿佛有声音提醒她祷告。她一边祷告,泪水一边滑落,女儿是物理治疗师,接触许多病人,又想着那天那个梦……


正诉说,脑海出现两个字“信心”,就像是上帝在说:你说交托给我,就要对我有信心!——信心?是啊,自己怎么忘了?惠玲把这两个字存记在心里。


复活节早上,教会牧师在线上证道,提到经文:“所以弟兄们,你们要站立得稳,凡所领受的教训,不拘是我们口传的,是信上写的,都要坚守。”(《帖撒罗尼迦后书》2:15)牧师解释:“‘坚守’和‘站立得稳’两者密不可分——谨守神话语的人,就站立得稳,无论什么事都不能影响你。”

别把上帝缩小了

惠玲若有所悟:“我一直把忧虑的事放大,却把上帝缩小。我向神认罪,因为‘担忧’也是一种罪,说明我们不信靠神。”这以后,惠玲决定缩小问题,放大上帝!无论再大的问题,背后还有一位更大的上帝。


那天起,惠玲一日三次灵修,祷告、听道、唱诗……上帝的话语提醒了她,赐她力量面对一切。当她读到“先寻求神的国和神的义”,她就提醒自己不要一直专注自己的事;当她想起约伯的经历,就提醒自己要学习交托……


这次疫情,也让惠玲想起和女儿经历过的生活困境——单亲问题、经济问题、健康情绪等等,上帝都亲手领她们一一跨过。再说,女儿中小学教育、上大学,再到新加坡工作,岂不都是上帝的预备和恩典?


这一场梦,提醒了惠玲无论顺境、逆境都要依靠神。她说:“尤其顺境更应如此,很多信徒遇到苦难就离开上帝。但我求上帝藉着苦难,唤醒心里刚硬或沉睡已久的信徒,提醒他们是时候起来,背起十字架跟随主,传福音给更多人。”而她一直希望,女儿也能成为这“被唤醒”的人。


她笃定说:“疫情并非偶然,如果神在世上的‘惩罚’已是如此可怕,那么将来的审判不是更厉害吗?到时,我们更是无法站立。”

“死而复活”的生命

一日灵修默想,惠玲想到“梦里,孩子逝世了,可是醒来时,孩子不是活着的吗?”她把这情景和“死里复活”联想一起——主耶稣为祂的子民钉死在十字架,三天后复活得胜;因此凡信主的人,都同样“死里复活”,是“得胜、新造的人”。


惠玲说:“信主至今,我和孩子经历多次苦难,而且至今仍在过程中,但神一直引领我们,也藉着过去的经历,塑造我的生命,让我重生得救,成为新造的人。”


“我是个不可爱的人,时常做错事、得罪神,但上帝仍爱我,赐恩典给我。”惠玲在神面前总是谦卑的姿态,——自己不擅长说话,只求上帝使用她,荣耀和高举祂的名,也希望更多人有机会认识这位又真又活的神。


疫情停工后,惠玲感谢神仍预备她每日所需,也感恩公司仍支付薪水。她笑说自己每日饮食如同“小公主”,从来不缺。她住处附近五角基总坐着一名流浪汉,惠玲不时给他买食物。一日,还特地烘制海绵蛋糕送给他。她总说,上帝很爱她,以致她觉得亏欠了上帝,不知如何回报。但她不知这些小小举动,也算是在分享神的爱了。


又到傍晚五点十五分,惠玲放下手头所有家务,为女儿祈求平安——这是女儿下班的时间。无论疫情过去没有,惠玲只继续为女儿祷告,盼望女儿平安、健康,专心跟随主。女儿没有忽略母亲的嘘寒问暖,还有不厌其烦的叮咛,总是安慰母亲没事的。


瘟疫出人意料,却是上帝许可,惠玲一再强调:“我们要有信心,不要灰心,时间到了就会结束;过程中我们只要警醒悔改,寻求依靠神!现在我知道,那场梦不只关乎女儿,也提醒我为许多的人祷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