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犹太人与今日教会——同来关心神的选民》

访: 杨锺禄牧师
采访、整理:又青

“因着神给我的负担,40年来,我从没停止关注他们。”
“以色列的失败蒙羞,就是神的名蒙受羞辱。”
——杨锺禄牧师

2017年,《犹太人与今日教会——同来关心神的选民》本应面市,但碰上杨锺禄牧师的“医院年”(他笑称),二度入住冠心病监护病房(CCU),最后化险为夷,但身子孱弱,没法写书。


2018年,他担任巴生基督教卫理公会主任牧师第37年,也是最后一年,新长牧开始接任部分工作,减轻负担。年内,他完成余下80%文稿。许多个中午,拉开抽屉,只有饼干、饮料,边对着电脑用功……这年,过得特苦,但甘之如饴。


这不是杨牧师唯一著作,但他视之最具价值。退休后,他要为“犹宣”全情投入。

问:请解释犹太人与神的关系。

念神学院前,我读过一本书,印象深刻——H.L. Ellison的“The Mystery of Israel”。本书解释《罗马书》9-11章,是最常被忽略的3章。在1-8章,保罗提到救恩,大家觉得这是最宝贵的;12章开始,则呼吁信徒把身体献上,一直读下去,都很好……唯独这3章令人“讨厌”——提到神拣选以色列人,并未丢弃他们。


保罗在9章3节说:“为我弟兄,我骨肉之亲,就是自己被咒诅,与基督分离,我也愿意。”许多人认为保罗爱同胞,因有血缘关系,但不单是这样的。而是因为以色列人有儿子的名分,荣耀、诸约、律法、礼仪、应许都是给他们的,他们与神有密切关系,以至神的荣耀也跟他们连在一起。


保罗跟以色列人有血缘关系,的确可能加深他的感受;但他说若神要灭以色列,他情愿代他们死。这跟摩西的祷告有个共同点——他们看重的都是“神的荣耀与祂的子民紧密连接”。

问:请解释犹太人与选民的关系。

《圣经》多处叫我们关心神的“选民”,要为耶路撒冷求平安等等。以色列人是亚伯拉罕的子孙,《创世记》12章3节提到“为你祝福的,我必赐福与他;那咒诅你的,我必咒诅他……”神与祂的子民紧密联系,这“约”的关系,并未被教会取代。“替代神学”主张犹太人已失去选民地位,我不认同。


按字面解经法,《启示录》7章4节说:“我听见以色列人各支派中受印的数目有十四万四千”,这数目就是犹太人——大灾难期间,教会被提,剩下14万4千犹太人留在地上继续为主作见证;而《圣经》说的“真以色列”就是犹太人;“选民”就是指犹太人。


《罗马书》11章17节:“若有几根枝子被折下来,你这野橄榄得接在其中,一同得着橄榄根的肥汁,你就不可向旧枝子夸口……”(继读18-24节)这“折下来”只是犹太人暂时被神惩罚,失去为神作见证的地位。但树墩子还在,仍要发芽,本树的枝子还要接回去。


我深信犹太人是神的选民,表面上他们多数不信主,但他们并非“全然”也非“永远”被神弃绝。

问:今日教会如何看待犹太人?

就如我在本书卷首语所写,现今基督徒对犹太人看法有3种:

一、 完全否认犹太人是神的选民,认为他们已被神弃绝,犹太人的地位被教会取代。因此,对他们毫不关心,甚至仍把他们当着“杀害基督”的凶手,认为他们受苦是应该的。


二、相信犹太人仍是神的选民,但与自己无关。因此,他们冷眼旁观,等着看神如何在犹太人身上成就祂的预言和应许。


三、相信犹太人是神的选民,且相信今天教会对他们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与使命。


2千年来,教会对犹太人十分恶劣。从教父时代到中世纪,到马丁·路德改教,几乎一面反犹。他们对犹太人的仇恨不仅是意识形态,而是真的行动。本书下篇“教会与反犹”部分,就阐述了教会种种反犹纪事,是犹太人被逼迫的血泪史。


当时教会对待他们的残暴手段,如:诬赖犹太人虐待圣饼(因祝圣了的饼是耶稣的肉),因此把他们抓起烧死;有小孩失踪,诬告犹太人绑架,用孩子的血制作逾越节饼;有黑死病,就说是犹太人在水井下毒……


当时教会恨恶犹太人,烧他们的会堂和经典,让年轻人做苦工,吃不饱饿不死。这“不要杀死他们”的理论是从奥古斯丁开始的,为让他们活着,见证神如何弃绝他们。这也为了证明神的公义,并衬托出教会是蒙福的。


这本书的目的之一,是希望更多基督徒了解,醒悟,因教会亏欠犹太人太多。虽然我们没有亲手杀害他们,但我们跟教会分不开,我们有责任补赎。然而,教会不但缺乏这种意识,有些甚至反犹。

问:犹太人现况如何,教会可以怎么做?问:今日教会如何看待犹太人?

教会最好的补赎方法就是“向犹太人传福音”。但需注意,今天的犹太人并非旧约中的以色列人——这是许多人误解的。我们若贸然传福音,开布道会,可能弄巧反拙。本书上篇解释犹太史与犹太教,若我们不了解这两方面,便谈不上跟犹太人接触,且还可能被他们驱赶。


教会逼迫犹太人,这历史包袱是需注意的,事情落至今天这地步,跟这些息息相关。犹太人抗拒和不信《圣经》,我到以色列时,问一个德士司机是否信耶稣是弥赛亚,他说:“看他到时有没有再来咯!若有就是,没有就不是咯!”这样的回答算是客气了。一些犹太人也认为耶稣被罗马人欺压、钉十字架,是失败者。因此,基督教说耶稣会再来,这只是另编故事。


2千年来,犹太人受犹太教发展的影响,偏离《圣经》已远。今天信主的犹太人(弥赛亚犹太人)有30几万,半数在美国。然而,还有很多犹太人固守犹太教、《塔木德》和拉比的教导;本书第6章提到犹太神秘主义卡巴拉,说他们能够依靠神秘方法释放力量,解救犹太人脱离苦难,这种主义几乎影响整个犹太教,成为今日大多数犹太拉比的信仰。


今天我们也许很难直接参与犹宣,但可支持相关机构——代祷、奉献等。但我们也要对犹太人有更多认识,希望这本书至少能填补这缺口。但需注意,教会关心犹太人,不等同支持以色列的政治立场——这是两回事;又或者汲汲追求过犹太人的文化生活,甚至要回到旧约守节期律法,这些都不对。

问:出版了这本书,您觉得如何?

退休前能结出这果子,我很欣慰。至少回天家后,我还留下这本书——大家可以看看。编著此书,不是近几年的事;早在40年前,我就接触这课题,心里一直有负担。我读了很多相关书籍,收集很多资料,就好像这本书列出的参考书籍,都是我已经买下的。若没有从年轻至今,长期关注犹太人及相关知识,恐怕这本书还是写不出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