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上帝透过新冠病毒要告诉基督徒什么?


文桥季刊186期
陈约翰博士

世界各国正面临一场如法国张伦所称的“第三次世界大战”,[1]意指各国正如在战场,进入全国紧急状态的应对措施中,来面向这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简称冠状病毒;俗称‘武汉肺炎’)的世纪灾难。至4月初,近100万人确诊病例、近5万人死亡;个人防疫工具抢购一空,人心惶惶。此时此刻,基督徒该如何面对这场世纪灾难?究竟上帝要透过这新冠病毒告诉基督徒什么?除了担忧和祈祷,我们还该做些什么?透过圣经反思这些问题时,基督徒必能从中得到极大安慰,更重要的是——让我们醒悟。

基督徒该如何去面对这场世纪灾难?

在人类历史中,每当人类遭受大规模灾难的时候,基督徒都会反思与探索该如何面对。在16世纪的改革时期,日内瓦(Geneva)和苏黎世(Zurich)等瑞士城市在面对瘟疫时,许多人都纷纷逃离,那是1542年春,茜亚.凡赫尔斯玛有如此的历史叙述:

街上空荡荡的,学校、商店纷纷关闭。礼拜日只有寥寥几位听众来到教会,一个个都坐得远远的,目光中互存猜疑。街上唯一能听到的声音是运尸体马车的铃声。车上堆着许多尸体,因为带着致命的瘟疫病毒,他们都得不到正常的安葬。城墙外的传染病医院里挤满了濒死的人。[2]

日内瓦的牧师们却聚集,询问此刻有哪一位牧师自愿到濒死者的床边用上帝的话语安慰他们、帮助他们如何预备心面对死亡。改革家加尔文(John Calvin)不顾自己虚弱的身体提出申请,但其他牧师阻止了他,说他们不能失去加尔文,“因为教会更需要他的服事”。另外,慈运理(Ulrich Zwingli)所在的苏黎世镇有近25%的人死于瘟疫,但慈运理却留在那里服侍他们,最终染上瘟疫,几乎死亡。


去年2019年12月,这致命新冠病毒从中国武汉开始爆发后,如野火般蔓延,到今天4月3号,全球逾200个国家已经有确诊病例。疫情严重而且死亡率较高的城市有:意大利的北部城市贝加莫、美国的纽约市、西班牙的马德里自治区、伊朗的德黑兰等。因为带着致命病毒,成千上万的尸体不得如常安葬,只能直接被送到火葬场。世界各大小国家都未能幸免。


在这个时候,基督徒应如何面对这世纪灾难?我们除了可以捐献个人防疫工具给前线医务人员,亦可在行动管制期间为难民、贫困者、年长者和行动不便者购买需要品等等,同时转发正确的防疫措施等信息给大众——这些都是在共同面对这世纪灾难时,人类可尽的人道义务。基督徒也是按照圣经的吩咐(创2:15)积极在公共领域关怀社区 ;这怜悯人的服事被称为“文化使命”(Cultural Mandate)。但基督徒还有一个不可或缺的使命——在疫情中传给人盼望和安慰的“福音大使命”(太28:19-20;帖后2:16-17;因耶稣基督是唯一能带给世人的“永远的安慰和美好的盼望”。)


身处这场新冠病毒的世纪灾难,我们有否把能赐人永恒生命的安慰带给世人?祈求上帝感动并带领教会总动员做“全人”的关怀(身心灵的关顾),赐教会能力做怜悯人的服事,也赐智慧给信徒,用圣言来安慰并扶助因新冠病毒而疲乏软弱的人。

上帝要透过新冠状病毒告诉基督徒什么?

面临这场新冠病毒的灾难,无论是文化使命,还是福音使命的服事,这一切都源于基督徒对上帝属性的认识,所催逼的。换言之,冠状病毒,上帝告诉基督徒至少两大上帝的属性(attributes of God)——上帝的公义(God’s Justice)与祂的慈爱(God’s mercy);上帝要透过此疫情,彰显祂对罪人的公义审判,同时祂要在罪人悔改中,显明祂的慈爱怜悯。[3]


首先,圣经提及瘟疫是上帝对罪恶之公义审判,为要彰显祂大能和圣洁的属性。埃及法老多次心里刚硬,上帝就多次藉着灾难(包括瘟疫)临到埃及全地,为要彰显祂对罪人的公义审判(出5:3,9:3、15);而这审判也必要临到那些不听上帝命令的以色列民(民14:12、37;16:46-50;来10:30-31)。


上帝公义的审判,不单会临到罪人,也重重地临到替代我们罪身的耶稣基督。唯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基督才能平息上帝公义的愤怒。耶稣基督第二次来的时候,也必有如此的审判临到这世界(路21:11,启6:8),祂是审判全地的主(启19:11-16)。基督徒认识上帝的公义和圣洁,知道必须要信靠耶稣,方得以在上帝面前过敬虔生活。此外,也要为那些还未认识上帝的亲朋好友能接受救恩代求,免得他们成为落在愤怒上帝手中的罪人。


除了圣经,我们也能藉着历代信条和证道论述,认识有关上帝的公义属性;正如英国教会于1647年制定的《韦敏斯德公认信条11,5》:“五、神继续赦免被称义之人的罪,他们虽然永远不能从称义的地位上堕落,但他们可能因罪遭受上帝如父之忿怒,他们若不自卑、认罪、求饶,并重新相信悔改,就不能再得父神笑脸的光照。”——在此,我们认识基督徒“也可能因罪遭受上帝如父之忿怒”的管教,所以要在上帝面前认罪悔改,恢复与上帝和好所带来的喜乐平安。


另外,美国清教徒约拿单.爱德华兹(Jonathan Edwards)于1741年的一场标题为:“落在忿怒上帝手中的罪人”(Sinners in the Hands of an Angry God)的布道会中,他诚恳地呼吁罪人要悔改,免得跌倒沉沦,因我们每时刻都是在忿怒上帝的手中。为此,我们要认识,这致命病毒虽然能使人心惊慌失措,但我们更要惧怕落在那位“能够把灵魂和身体都毁灭在地狱里”的上帝手里(马太福音10:26-30)。


其外,基督徒也要从新冠病毒疫情中认识上帝另一属性——上帝的慈爱。清教徒汤姆.华森(Thomas Watson)对《弥迦书》7章18节的神学论述:“怜悯是上帝可亲的属性(Mercy is God’s darling attribute),是祂最喜悦的。”(参:《弥迦书》7:18:“有何神像你,赦免罪孽,……祂不永远怀怒,因为祂喜爱怜悯。”)。这节经文对于处在灾难中的我们,是极大的恩典与安慰,因上帝必要向那些认罪悔改的罪人施行怜悯——我们应当把握在行动管制期间,不断省察和警醒祷告主,在哪一方面得罪上帝,向怜悯的上帝求赦免,祂必使我们藉着耶稣基督的丰盛恩典,恢复与祂的亲密关系。



正如清教徒查諾克(Stephen Charnock, 1628-1680)指出:“没有罪,受造物(人类)就不会有痛苦。如果人仍然是清白的,他就不会受到惩罚。如果没有这种受造物的痛苦,上帝就不会施行怜悯,差派祂的独生儿子来拯救他的敌人。罪的恶贯满盈正是要被动地去体现上帝丰盛的恩典。” [4]


最后,在面对这场世纪的新冠病毒,除了担忧和祈祷,基督徒还该做些什么?


综合以上的圣经和历代信条/信徒对上帝公义和慈爱属性之认识,基督徒还可以常常依靠基督的恩典,持续地认识所信靠的上帝之属性,并向深受疫情影响的人们施怜悯,因祂是怜悯的主;也要把握时机呼吁人们信服福音,因这位能施怜悯予悔改罪人的主,也是要审判罪人的主。


正如现代清教徒牧者马克.琼斯(Mark Jones)延续清教徒们对“基督的忿怒”见证所言:“落在永生神耶稣基督的手里,真是可怕的(来10:31);祂要带来救恩,也要带来审判。”[5]



[1]法国社会哲学家张伦:“我们正在经历‘第三次世界大战’,疫情将引发世界格局的重大变革”,于《法国张伦:疫情将引发世界格局的重大变革》,这一篇访谈摘录是作家马国川对巴黎塞尔齐-蓬多瓦兹大学副教授张伦的访谈。

[2]茜亚.凡赫尔斯玛著(Thea B. Van Halsema),“瘟疫”于《加尔文传》(John Calvin: This was John Calvin),王兆丰译(北京:华夏出版社,2014年),p.120.

[3]本文是以圣经的世界观:创造、堕落、救赎与复原(Creation-Fall-Redemption-Consummation)为神学框架,意指上帝不是邪恶和苦难的源头,罪才是邪恶和苦难的源头。但上帝在人类历史中,祂可以透过苦难(包括瘟疫)完成祂良善的旨意。

[4]译自:Stephen Charnock, The Works on the Late Rev. Stephen Charnock  (London: 1815).

[5] Mark Jones, “基督的忿怒”于《认识基督的27堂必修课》(Knowing Christ),高阿丹译(新北市:中华福音神学院出版,2019年),p.304.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