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下雪了》(31.05.2020)

文 : 陈仰芬

“芬”析
《下雪了》像诗,我也用诗的心情赏阅。
一片雪花,指向小孩的食指,
两片雪花,望着小孩的眼睛,
三片雪花,带领小孩的脚步和气息,
走出了灰灰的心情。
长胡子的富商把雪花丢进暗暗的阴沟,
戴高帽的博士将雪花踩进深深的鞋印,
追时尚的贵妇怕雪花融化厚厚的粉底。
收音机高声歌颂着各式各样的产品,
电视机射放炫耀着男女老少的才艺。
雪花飘啊飘啊飘,雪花的心里没有冷漠,
雪花爱恋这灰色的世界多过美丽的天庭。
雪花落呀落呀落,雪花的爱情全是倒倾,
雪花白了阴沟,亮了鞋印,扫清粉底。
关了收音机和电视机,小孩说:
“下雪了!”

故事从“灰色”开始,天空、屋顶、墙壁,不知道为什么都失去了光彩。狭窄的画面,把郁闷的心情带了进来。翻到第二幅,不得了,郁闷漫延到整条街,整座城。


这样的一座城市,出现了一片雪花。


接下来我们看到一组又一组意味相对的画面,左边画对照右边画成为一组。第三幅画在左边,有一位带狗的小男孩,他首先发现了这一片小雪花。小男孩身边那扇窗似乎被刻意放大了。第四幅画在右边,有一位胖胖矮矮、留长胡子的秃老头子,侧身而立,张口眯眼,百无聊赖说:


“只不过是一片雪花而已。”

一片雪花就是一大发现

老头像富商,他手藏裤袋(紧紧握住裤袋里的钞票吗?)。这里没画窗,墙上挂了五幅大小不一的人头照,却没有一张照片是人与大自然的合照,大家的兴趣似乎只集中在自己的容貌和表情。左右图的两面壁纸是同款式的――绿花芯淡橙小花与小雪球,底色也是温馨的淡橙。男孩和老人都穿着同样有橙绿条纹的布料,似乎暗示他们的血缘关系(爷孙?)。小孙子喜欢临窗观天,对他来说:一片雪花就是一个大发现。


窗口对爷爷来说“只不过是一扇窗而已” 。记不起从那一年开始,他已经不再依窗眺望。可惜啊,雪花没能成为爷孙两人的交心话题。


男孩追着雪花跑下楼,到达门口。这时天空飘下两片雪花,有趣的是,画家把男孩放在画面的左下角,又将戴高帽的“博士”安排在同一幅画的右下角,两片雪花相对着两个人,你期待男孩和博士因为雪花来个愉悦的心情交流吗?


“没什么。”博士昂首阔步,扬长而去。


三片雪花 !男孩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兴奋,健步如飞,小狗尾随,迎面又来了个撑伞的贵妇,她全身被贵重的衣物包得紧紧,雪花会不会消除她和男孩之间的生疏感?


“会融化的。”贵妇弯下嘴角,泼了冷水。


当小孩和小狗依旧热忱地弯下身,低下头,细察融化的雪花时,此时博士和贵妇也在右边的画面相遇了。博士移一移高帽向贵妇示敬,却不是真的脱下―― 高帽还在头上,腾空斜斜立着;贵妇嘴角往上弯,似笑非笑,小扁帽上的小饰物亭亭傲立,手中的小伞笔直不倒。两人的身体绷紧僵硬,都置身于雪花的情境之外。博士与贵妇不过是例行公式化的礼貌,心还是冷的!


第11幅是收音机,第12幅是电视。一改之前左右对立的情调,来个左右和声的氛围:收音机和电视不约而同说:“没下雪。”收音机造型像一张脸孔,电视里同样出现一张脸孔,这和之前壁上的人头照前后呼应。人的脸孔、人的才艺表演,人的高谈阔论,人的产品广告,人的高楼大厦……让人引以为傲的,一切的一切,都洋洋洒洒、满满挤进了广播和视听节目里,哪来空隙容得下一片雪花,两片雪花,三片雪花……?


讲究速度、华丽和夸张的节目主持人,大剌剌对听众和观众们宣布:“没下雪。”其实,听众和观众大可以关了收音机和电视,跑出去和小男孩、小狗一起,在漫漫天际下仰天观赏。可惜,没人这样做,他们紧靠着人的“伟大发明”,寸步不离。

书中有至美的两句:“雪花不听收音机”、“雪花也不看电视”。

白雪是轻省的

人话荒腔走板,不值信赖;人脸百变无情,狡猾虚伪。雪花继续飘下,城里行色冲冲的成人无动于衷,对下雪习以为常。这里的对比达至高潮——小孩和小狗已经从之前的左边画移至右边画,那个提着大收音机的人在左画的极左下角;而小男孩在右画的极右下角,男孩双手伸高,雀跃蹦前,迎向纷纷飘落的雪花。提着收音机的人与小男孩背道而驰。


第15幅,我们看到男孩兴高采烈地在雪中奔跑——白雪对单纯的小男孩是轻省的。来到第16幅——白雪对装腔作势的大人们却是异常沉重!博士、贵妇和提收音机的人,他们弯腰驼背,被皑皑白雪压得喘不过气……


是谁陪着小男孩在雪中嬉戏呢?是蛋先生、鹅大妈和一只白鹅,从“鹅大妈书店”的广告版上跳了下来……城里的大人都太忙了,他们与孩子的关系就是扔下童书,任由他们看,最好别来吵我。


何时他们能够回转,变成小孩的样式呢?(马太18:3)


白雪是轻省的。

后记

《下雪了》文字很少,却很精炼;图画很多,每幅精彩;意境脱俗,令人神往;画风纯净,隐含哲理。不仅小孩喜欢看,大人更应该看,因为有助于他们“返老还童”。


天色的变化如:下雪、下雨、天亮、天黑等等,意境不同,感受不一,当然就丰富了我们的情感世界。小孩总是大自然的第一位贵宾,他们总能够欢欢喜喜迎接天上所赐予的恩物:下雨时,孩子会注视着手心里的一滴雨珠,好奇它怎么可以亮晶晶地滚来滚去;他们追逐着被风吹走的落叶,觉得落叶也很喜欢和他们玩捉捉;大自然里的日月星宿,花草树木等,都是孩童们的最佳玩伴。……大人呢?习惯了周而复始的刻板生活,好奇心早被磨损得片甲不留,在追逐名利地位权势的风尖浪口,他们只会功利的盘算和计较,早就远离单纯的乐趣。孩童则不然,他们会因为“下 雪了”——如此自然界的小变化,心感新奇,简单地快乐下去,积极地享受整个过程。


雪的白净,雪的宁静,雪的高雅,雪的飘逸,雪的自由——统统都下个够吧!落在我们这些成年人灰沉沉、硬邦邦的心牢里。书中所描绘的大人,都是一群自以为是、自作聪明的成年人,他们的世界是用偏见、掌控和虚荣架构起来的铜墙铁壁,他们轻看那个追逐雪花的小男孩,他们觉得他在浪费时间精力,何不多学些才艺,打造形象;多上补习课,一心一意为考试冲刷?


小男孩看到的世界是雪花,他的心灵在皑皑白雪里欢乐奔放,他亲睹这个灰暗的世界被雪花洗礼之后的光亮和美丽。每一片雪花都是上帝播下的小叮咛,小男孩想起主日学背诵过的诗句:—-求你洗涤我,我就比雪更白。(诗篇51:7)


《下雪了》,看完了这本绘本,你我的心是否也期待着比雪更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