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愿人都尊袮的名为圣,还是建造“巴别塔”?——从新冠肺炎反思基督徒的祷告

文:郑一献(万挠基督教会传道)

若然瘟疫是神审判的工具,我们应该怎样祷告呢?只单单祈求神止息疫情,岂不违背了神的旨意?但是难不成我们要感谢神的审判临到罪人,并祈求神继续加重疫情?

我一直相信,基督徒的祷告是大有功效的,因为我们都是“因信披上了耶稣基督之义”的义人。(雅5:16)当我们为这次的疫情祷告的时候,有一个问题是我们不可回避的——到底这个疫情有没有可能是神惩罚罪的结果?圣经从来没有避讳不谈这个课题,神确实是那位“施平安,又降灾祸”的神。(赛45:7)对古列这位不认识神的外邦人而言,以色列的神,就是那位掌管一切的神,包括降灾祸。


我一直相信,基督徒的祷告是大有功效的,因为我们都是“因信披上了耶稣基督之义”的义人。(雅5:16)当我们为这次的疫情祷告的时候,有一个问题是我们不可回避的——到底这个疫情有没有可能是神惩罚罪的结果?圣经从来没有避讳不谈这个课题,神确实是那位“施平安,又降灾祸”的神。(赛45:7)对古列这位不认识神的外邦人而言,以色列的神,就是那位掌管一切的神,包括降灾祸。


另一个延伸出来的问题——看到许多民间团体带着众神之名赈灾,我们当然应该为着这普遍的恩典来感谢神;但我们要问的是,这样做真的使神得荣耀吗?就算我们深信他们最终还是彰显了神的荣耀,但只能说是“被动地”彰显;神从来不会满足于人被动的赞美,圣经不断呼吁我们要主动赞美耶和华。那么,为着他们的善行赞美、感谢神,会与神的属性有冲突吗?


或许“巴别塔事件”能帮助我们解答这两个问题。

(一)什么时候建立巴别塔?

《创世记》11:1-9记载了这段有名的历史事件。值得注意的是,这段记载被两个族谱包围,前一个族谱是关乎挪亚的后代(创10:1),而后面一个则是闪的后代(创11:10)。


《创世记》第10章记载了挪亚的后代——从3个儿子生出70族,闪和雅弗占了其中40。因此,我们应该期待,有一半以上的人会是属于蒙恩、敬畏神的人,但结果并非如此。


《创世记》10:31-32总结挪亚3个儿子的后裔,是按着地土、邦国,随着各自的宗族、方言居住并立国。换言之,第11章有关建造巴别塔,最终导致变乱口音而分散的事情,应该是加插在第10章中间所发生的事。

(二)谁建立了巴别塔?

根据《创世记》10:6-12,含生了古实,古实生宁录,宁录为世上英雄之首。“宁录”的意思就是“我们要反叛”,而宁录建立了巴别。巴别很可能是宁录儿子的名字,因为古时他们是按自己儿子的名字给城命名的。(参创4:17)


如果按照字面来理解圣经记录的家谱,从含到巴别,只不过4代。这事情发生,离挪亚出方舟不会太久。我们看到,出了方舟三代之后,宁录成了挪亚家族里的首领。这与挪亚在《创世记》9:25-27的预言不符。迦南不是应该要作闪和雅弗的奴仆,服事他们吗?怎么是宁录统管了他的兄弟呢?再一次,我们看到神的百姓被罪恶所降服。不但他们降服,还狼狈为奸。

(三)他们如何建造巴别塔?

或许桂丹诺能帮助我们从《创世记》11:1-9的文学架构进一步了解建立巴别塔的过程: [1]


11:1    口音一样
11:2            住在一起
11:3                  彼此商量
11:4                        让我们建造
11:5            耶和华降临
11:6                        没有不成的
11:7                  语言不通
11:8            分散各地
11:9      变乱言语


在1-4节里,他们在示拿地,以“挪亚家族”的关系住在一起,彼此商量准备要建一座高塔。塔中间有楼梯,直通塔顶,作为神上下的通道。圣经里的确多次提到神从上面“下来”或“下去”。 (创18:21,28:12;出3:8,结1:13),但神不走人手所建的楼梯下来,人也不可以走人手所凿的楼梯上去朝见神。(参出20:25;申27:6)这通天的楼梯,不可能是人手所能做成的。


为什么他们要造一座通天的塔呢?或许《创世记》第3章的结束可以给我们提示。在那里,神将人类从祂的面前赶出去。然而,他们想凭着自己的能力打开重回天堂的大门!“你把我们赶离伊甸园吗?好!我们不需要你施恩,我们要靠自己打开天堂的大门!那时,万人都要景仰我们的贡献,我们的名字就传扬世间。”这就是“传扬他们的名”的意思。“而且我们不要分散,我们不需要在每一个地方都建高塔,我们只需要这一座足以让我们每一个人可以自由上去下来的塔,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神赐福亚当和挪亚要生养众多,好让神的形像遍满全地(创1:27-28,9:1、6-7),但他们造塔的目的却是“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创11:4)

(四)神如何处理巴别塔?

前面4节都是人的话,但第5节就是整件事的转捩点。在这通天塔还未竣工以先,神自己就从天下来。神不走人手所造的塔,而是自己从天上下来察看他们的工作。


接下来,耶和华说:“看哪,他们成为一样的人民,都是一样的言语,如今既作起这事来,以后他们所要作的事就没有不成就的了。”(第6节)神不是妒忌他们以后可能无所不能;或许我们可以这样形容:神担心他们,恐怕他们作成这恶事,那时他们的恶心就得到坚固,以后就再也没有任何警告对他们管用了。


结果,神下去变乱他们的口音,使建塔的工程不能继续。“变乱口音”在原文的意思是“使他们言词不清”。现在他们语言不通,被逼分散到各地。分散,显明了神的恩典和怜悯——一方面拖慢了罪的蔓延,另一方面也显明了神守住祂要赐福于人的应许。神不但压制他们犯罪的心,还“强迫”他们遍满全地,好满足神赐福他们的条件。巴别塔的事件,既是神的审判,也是神的救赎。


有一点值得我们留心——从含算起,巴别是第4代,把挪亚家族的恶行推至最高峰。然而,在闪的第4代,名叫希伯(11:10-15)。希伯是谁?他就是希伯来人的祖先。由闪,到希伯,就生了亚伯拉罕。(11:26)在宁录统治的期间,希伯出世了;罪恶当道的时代,神凭着自己的恩典保留了希伯。当路加撰写耶稣基督的家谱时,希伯的名字赫然在上。(路3:35)终于,那条通天之路,并非由人手所造,乃是道成了肉身。藉着祂的死和复活,成全了那通往天上唯一的道路。

(五)反思——我们该如何为此疫情祷告?

巴别塔的事件让我们看到神既是不向罪妥协,同时也是施恩拯救罪人的神。


第一,在这位圣洁公义主面前为着世人认罪祷告。疫情向我们显明世人都在神公义的愤怒底下,无人能免疫。耶稣基督被挂在十字架,证明了神不曾向罪妥协,也必定追讨罪。(加3:13)


第二,十字架不但彰显了神的公义,也宣告了神的慈爱和怜悯。在祂公义的审判临到之时,祂为我们预备了避难所。耶稣基督甘愿承受神公义的愤怒,好将我们保护在祂大能的翅膀底下。十字架保证了神在愤怒中有怜悯。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地,为着这疫情的一切需要来仰赖神的怜悯。(来4:16)


第三,我们既领受了祂的怜悯,就可以欣然将感恩祭献上。我们深信神能够藉着各种管道,甚至是罪人来施恩、怜悯;尼希米岂不是靠着波斯王得以归回耶路撒冷吗?我们确实可以坦然为着神藉着非信徒所赐下的恩典感谢神。

第四,为着那些奉别神之名,亏缺神荣耀的人代求。祈求那施恩拯救人的主,将那赐人智慧和启示的灵,赏给他们,使他们真知道他。(弗1:17)我们也祈求神使用祂的教会,作为祂福音的使者,在他们的无知和愚昧当中阐明因信称义的真理。

第五,十字架也成了我们最后得赎的盼望。让我们在祷告中等候耶稣基督的再来。有一天祂必带着祂的使者从天而降审判世界,并将一切都更新。那时候,无论是“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与父神。”(腓2:10-11)


[1]Sidney Greidanus, Preaching Christ from Genesis, (Grand Rapids: Eerdmans, 2007), 12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