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缥缈和确定(05.07.2020)

文:温泉

缥缈和确定(一)

图源:Unsplash@ Md. Shazzadul Alam

当我们的国家下了行动管制令,每一天都有百多宗确诊病例,死亡病例开始攀升,当西方那么多国家的疫情日益严重,全球因为冠病破45万,我忽然感觉到,生命的缥缈不定;感觉到,死亡离我是那么近。不期然地,沉重。


旅行,原本是世界最流行的时尚和偶像,人们到处吃喝玩乐,消费世界,放纵自己,贪婪地追求美人、美色、美景、美食。如今,这个时尚没落了,像一个民族朝代的没落。


经济也跟着新冠病毒,一起垮了,瘫痪了。股市狂跌,消费衰弱,天气剧变,使农作物欠收,我们会面对食物短缺的问题,战争不断,到处都有各种流感和病毒,我们活在不可捉摸,不可预测,不可理喻的世界里。


这不是上帝创造的世界的原意。起初上帝创造天地,给我们是天人合一的世界,人与大自然融为一体,多么和谐。


我蓦然醒觉,上帝啊,我们都是罪人,我们需要谦卑,来到上帝面前,求祂的怜悯和拯救。

缥缈和确定(二)   

滂沱大雨下着,轰隆轰隆的雷声,轰炸着大地,直到我们的心里颤抖着,由于雨量过大,时间一久,天花板就滴水了,如此屋漏偏逢连夜雨,使一个保护家人的家都变得岌岌可危,仿佛来到了末日,一种不祥感,让人不安。因为新冠肺炎肆虐,行动限制令下,家家户户,都闭关不能出门,整个乡镇像死城一样;以往车龙不断,如今是空荡荡,彷如遭受了灾劫而被遗弃的荒城。“封城”,雷雨交加,感觉上就像戒严像打战那样的,心坎里忐忑不安。此刻读《大江大海一九四九》,看见那么多人死于战争,家破人亡、生离死别,不分老幼,真的感慨不已。人类啊,为何要战争呢?我们为何要如此地自相残杀呢?


自从人类犯罪以来,战争就开始了。第一个凶杀案,就是第一对兄弟,该隐杀了弟弟亚伯。之后,战争就从没停息。


我如今更加确定,只有在天堂,那里没有死亡,没有眼泪,没有痛苦,没有悲伤。那里有仁慈的光,有上帝的拥抱,有生命水和生命果,我切切地、满满地信心渴望着,那一天,千禧年的降临。

缥缈和确定(三)

爸爸,我不希望我读中四时,你会去世。


12岁的小儿如此说,让我啼笑皆非。


我爸爸去世时,57岁,当时我读中四。我如今53岁,当我57岁时,恰巧小儿也是读中四。他这样的挂虑,不是没有根据。生命本来就缥缈不定,谁能说得着?


爸爸去世得猝然。他是在浴室里中风倒地,我当时在客厅看电视,一点都没察觉,而妈妈在浴室旁的厨房做菜,后来不知什么时候,妈妈问起爸爸在哪里,我们找完房子不见他的踪影,才惊觉浴室紧锁着,他竟然在里面,悄然无声。我急得不管三七二十一,爬上了浴室,跳下去,只见爸爸赤裸裸地躺在地上!我开了门,和妈妈一起把爸爸扛到房里,为他盖上衣服,但是,他的身体冰冷了,一点呼吸都没有。我毅然为他做了人工呼吸,可是,他就是没醒来。


生命本来就如此缥缈不定,如此脆弱不堪一击,匆匆而去。我感谢上帝,现在我不再为生命的缥缈而忧伤害怕,因为我已经确定,生命不是如此空白毫无意义,自从信靠了耶稣做我的神我的救主,我的人生有了永恒的归宿和盼望,希望你也一样理解这份奇妙的救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