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小鱼的葬礼(05.07.2020)

文:赦儿清

图源:网络

2020年伊始,中国武汉不明肺炎阴影笼罩各地,航空业发达,人们如今飞出国门旅游探亲公干非常方便,与此同时,从国外输入病菌也变得轻而易举。


几乎是同一时间,新山地区流感案例激增,甚至传出一名七岁女童疑是流感并发症病逝的消息。当时人心惶惶的时刻,信子妈也开始思考着是否要让信子如常到校上课。


而我这时随风飞扬,这风,正是人们说的春风吧。


我时而高飞、时而下滑,拍着翅膀在清新的空气中享受着清晨温柔的旭阳。经过了大门前那棵种了十九年才开始结果子的大芒果树,还有信子妈热烈期待它开花结果子的百香果苗,我飞到信子家庭院,看着粉红色的马齿苋花、黄色的芥菜花和橙色的鸡屎花,依然不明白为何这区的人们到处在找着断货的流感疫苗。吹着凉风、赏着小花,我此刻的心情可是十分平静舒坦。


轻轻地,我飞到信子家庭院那盆左手香叶子上小憩;沉沉地,我怀念着刚离世的朋友小鱼。


小鱼就葬在这盆左手香泥土中。尘归尘、土归土,安息了。


还记得那天晨曦初现,早起已在屋里屋外忙着干活儿的信子妈唤着方起床不久即在厅内一角练着钢琴的信子:“快过来,小鱼好像不行了。”


小鱼不行了。


对我们这批由菜青虫蜕变而成的白色小型蝴蝶而言,美味的菜花粉,从不让我们失望,花香花粉,总能让我们欲罢不能。


可这时,我在平日美味的佳肴面前,失了胃口。


小鱼走了。


那天看着信子和妈妈带回六只可爱的侏儒霓虹彩虹鱼(dwarf neon rainbow fish),我好奇地在马齿苋花上观望了好一阵子,待信子放下小鱼缸、牵着妈妈手入屋后,我方缓缓飞了过去,绕着新朋友在空中飞舞,以示欢迎。


就这样,我和小鱼从冬至那天开始,一个在空中、一个在水里,成了好朋友。


蝴蝶真自由,能展翅高飞。小鱼总是羡慕地摇曳着尾巴看着鱼缸外的世界。


小鱼真幸福,每日不愁三餐,也不必担心风吹雨打外敌突袭。 我总这样回应小鱼。


可世事难料,过了三周无忧无虑的生活之后,在信子爸与老板同事飞出国门的那一天起,小鱼即眼睁睁看着五个同伴陆续离世。到了最后,信子爸还未飞回国门,小鱼就已游完这一生,死了。


是水质问题吗?是病菌吗?是食物问题吗?怎么好好地,突然就这样死了?


信子唠唠地问着妈妈。


死了,没有生命气息了。


信子妈无奈却把握着这个机会,与信子聊起死亡的课题。


信子妈从圣经旧约《约伯记》里一开始丰衣足食、一帆风顺并敬畏造物主的约伯说起。而后约伯的生命乐曲开始变调,落在我们看来可怜极致的试炼中,可约伯却留下这流芳百世经典的信仰宣告:


“我赤身出于母胎,也必赤身归去。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回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约伯记1:21)


牵着信子的小手,信子妈指了指那高天白云。


“复活升天的耶稣很快会再临,祂‘是永活的;曾经死过,现在又活着,直活到永永远远,并且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启示录1:18)


信子妈安慰着难过的信子。


到了耶稣再临新天新地那时刻,祂要擦去祂子民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启示录21:4)


不再有死亡。是的,我也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看了一眼在隔壁邻居庭院里,那对偷吃猫粮的八哥和乌鸦后,我再次乘风而上,自由飞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