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信心十足的大卫 ——记古城佛罗伦萨风光(12.07.2020)

文:章语惠

图源:网络

抵达意大利佛罗伦萨已是午后,在酒店作了登记,饥肠辘辘的我们便到街上露天咖啡座吃午餐。随意点来的意大利通粉和千层面,味道是出奇的佳;咖啡店餐桌椅背都缀以花草盆栽,娇黄翠绿地在风中摇曳,十分悦目。一个早上从伦敦转机到比萨,再乘车到佛罗伦萨的疲累仿佛在此得到舒展!


黄昏时到阿诺河边漫步,阿诺河将佛罗伦萨城一分为二,放眼所见河上有五道不同款式的桥,夕阳映照在河上,河水一片金黄,令人想起“长河落日圆”的诗句。走着走着,暮色逐渐隐去,月亮从河的另一边升起……还未正式开始游览,我发觉我已经爱上了这有“欧洲文艺复兴摇篮”之称——徐志摩笔下的翡冷翠(Firenze)了!


第二天早上便到访五桥之一的老桥(Ponte Vecchio)沿途经过市集,整条街都是售卖皮革用品的店铺摊档。据说老桥是唯一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没受破坏的桥,但已修葺重建,桥上尽是珠宝手饰及手工艺品店。虽是大清早,但游人很多,拥挤中突然豁然开朗,亚诺河及河两岸的树木景物倒影就在跟前,仿佛是哪间博物馆珍藏的风景画倏的在眼前展开,急急拿起攝影机,向它致意!


圣母百花大教堂(Cathedral of Santa Maria del Fiore)可说是佛罗伦萨的标志,也是世界第四大天主教堂,由主教堂、洗礼堂和钟楼构成。教堂外观高耸宏伟,内里宽敞漂亮,穹顶壁画是“末日审判”——地狱由下面底层开始,到穹顶便是天堂了;地狱里的火焰及痛苦扭曲的脸,令人很快便把目光转移到顶部祥和安宁的天堂。从教堂的旁边可爬到室外穹顶,通道很窄且不断旋转,但成功登顶之后便可俯瞰整个佛罗伦萨。城市满是教堂及欧式建筑,赤土色与灰白色交错,混杂着一阵阵自远方传来的钟声……

有天堂之一角称誉

翌日行程由早上七时开始,为的是要探索离市区约三小时车程、以风景优美而享“天堂之一角”称誉的五渔村(Cinque Terre)。这是利古里亚区內五个小村莊:里奥马焦雷(Riomaggiore)、马纳罗拉(Manarola)、科尔尼利亚(Corniglia)、韦尔纳扎(Vernazza)、蒙泰罗索(Monterosso al Mare)的总称,1997年被纳入联合国文化遗产名录。五个小渔村名符其实位于陸地悬崖与海洋的交汇处,城市之间由火车及栈道相连;走在栈道上,一边是湛蓝清澈的地中海,一边是满种橄榄、柠檬、葡萄树的碧绿梯田。


悬崖上的小屋都粉以七采颜色,重重叠叠地伸延到海外,景色美绝,真是一块远离尘世的人间净土!徒步全程约15-20公里,沿途既有平坦小路,也有陡峭山径。初春天气更是变幻无常,忽晴忽雨,时冷时热,友伴喘着气笑说挑战程度有如跌宕多变的人生旅程!


佛罗伦萨既是文艺复兴发源地,城内尽是广场丶雕刻塑像丶艺术馆及博物馆。参观国立美术学院(Accademia di Belle Arti di Firenze)的焦点自然是大卫雕像,从远处便可看到大卫的头,走近才发现他的脚下黑压压的都是游人!根据介绍,整个雕像高5.13米,是名艺术家米开朗基罗花了三年时间用大理石雕成,颜色雪白,线条优美;大卫容貌俊俏,右手拿石,左手把石机弦放在肩上,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最大的议论莫过于“这是大卫出征歌利亚之前或之后的姿态?”

击败巨人歌利亚

《圣经》记载当时(约公元前1020年)以色列人正受非利士人攻击,两军对峙,年仅约15岁的牧童大卫,受父亲所托,送食物给军营里的哥哥,在听得敌方巨人歌利亚骂阵,义愤填胸的大卫挺身而出与歌利亚单打独斗——用石机弦打中歌利亚的头,并将他杀掉,令以军大获全胜。大卫曾对歌利亚说:“你来攻击我是靠刀枪和铜,我来攻击你,是靠万军之耶和华的名,耶和华使人得胜,不是用刀用枪……因为争战的胜败全在乎耶和华!”凭着这分信心,年纪轻轻的大卫轻易地击败了众人都畏惧的巨人歌利亚!之后更受膏为以色列的王。


看着大卫专注的脸庞,暗忖人的一生会遇到多少个歌利亚?那些生命里的低谷和种种挑战,我们会否像以色列人一样,还未出征已被震慑,又或鼓起勇气出战却被打得遍体鳞伤?假如我们都像大卫,凭着信心,靠着上帝的名,是否也可以把大大小小、有形无形的歌利亚一一击退?


离开佛罗伦萨的早上,拖着行李往车站走去。几天下来已习惯了城內古旧、被岁月打磨得平滑发光的石板路, 心想日后无论路程如何,希望我都有像大卫那样的信心,一直走下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