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瘟疫时,喷施消毒液的由来》 (05.07.2020)

文:张文亮教授

图源:Unsplash@ United Nations COVID-19 Response

“外头有刀剑,内室有惊恐”(申命记32:25)


学生问:“老师,如果瘟疫来自新的病毒,那新病毒是来自第一个发生疫情的国家,或是他的敌国偷放进去的呢?”


同学,历史上发生160次以上的瘟疫。人类从来没有找到瘟疫的源起,只有推卸责任。


过去欧洲发生瘟疫,欧洲人指责土耳其人,土耳其人指责阿拉伯人,阿拉伯人指责蒙古人或是非洲人等。人类自从犯了罪,第一个表现就是“归咎于别人”,不是自己的错,都是别人的错;如果我有错,那就是你们都看错。


瘟疫的发生是个“奥秘”,即使人类知道瘟疫来自病菌,还是不知道瘟疫的来源。


科学家可以找到病毒的寄主,病毒的传播媒介,病毒的致命机制,病毒的消毒方式等,病毒发源的起点,即使人类有许多猜测,始终不得其解,是“奥秘”。


十九世纪,细菌学的开启者李斯特(Joseph Lister, 1827-1912)写道:“瘟疫的源起,是给人严肃地思考。生命来自生命,病毒一定来自病毒。目前的病毒,是来自过去已存在的病毒。如果无生命界会产生病毒,整个医疗与防疫系统,会全垮掉。人类无法对抗,由无生命界来的瘟疫。这让我思考生命源起,依然是奥秘。”


李斯特是个基督徒,他发表这段话。外界给他的回应是:“当李斯特教授的信仰愈强,他解决问题的能力就愈弱。”李斯特的回应是:“当我的信仰愈强,愈看出问题不在乎人的言语争论,在乎人必须谦卑。”


“细菌”(bacteria)这个单字,是李斯特在1871年所订的。他是普世教导“细菌病理学”的第一人,后来的防疫学学者,大都以他的发现为基础。以“消毒系统”防疫,他是第一位的建立者。


他在1878年写道:“除非先详细检查,什么病菌引起疫情,否则所有治疗的方式,都是盲目,容易失误。”


对于外界的批评,他写道:“我不是活在真空的世界里,真实的前进,一定有周遭杂音。”


他对学生说:“我从事医学,是求主给我一个位置,帮助这个世代。”


1876年,李斯特首先在密闭的剧院里,喷施次氯酸,消毒空气中的病毒。以减瘟疫。当时,很多人反对,提出“这样做无效”“味道难闻”“令人不舒服”“戴口罩就可以了”“开窗就可以了”“这里又不是医院”“气氛不好”等。


李斯特坚持“空气的干净,要比戏剧的享受优先。”他列出不肯配合的剧院,公布其名。


这事在社会,引起正反双方更激烈的争执。没想到一个在剧院隔壁,卖牛奶的老板,投书到报纸:「自从我隔壁的剧院喷药后,我的牛奶不易发酸。」大家才知道,喷施次氯酸,真的可以杀掉空气中的细菌,减少落菌量,延长牛奶发酸的时间。


1880年,英国所有剧院,开门前,皆需喷施次氯酸。因这发现,普世发生瘟疫时,都会喷次氯酸,或消毒水。


1892年,李斯特发现消毒液对人也有毒性,从此次氯酸平时不用喷施,只有在瘟疫时才施用。


瘟疫时,那里是安全?即使内室已喷消毒药水,仍然有人心里很惊恐。出去戴口罩,也不平安。怎么办?我们外面有谨慎,心里有平安,因为我们的生命在上帝的手中,不在人手中,更不在病毒的控制下。


病毒题醒人,要顾念的不是看得见的,而是看不见的。疫情什么时候会过去? 过去之后,什么时候会再来?


同学,奥秘之事归上帝,我要悔改相信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