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让故事说话:Kiki——天梯下的女孩

文:黄国平
(08.08.2020)

黄国平与太太希望《天梯下的女孩》能够鼓励所有经历患难,或沮丧忧愁的人,勇敢面对生命挑战。

12年前慈恩离开时,我就策划为她出版一本见证集,希望透过她的生命与疗程,帮助更多的人——尤其患癌儿童的家庭——彼此扶持、守望、激励。编写过程,我回想慈恩的生活点滴、如何与病魔较量等。那每晚,我都满怀思念和泪水,逐篇编写,最终完成,取名《背十字架的女孩》。

哀伤中有盼望

2019年,一次机缘巧合,我遇到并认识了文桥的水英姐妹和画家阿米。她们得悉慈恩的故事,对她的生命有满满的感动与冲击,希望能把文字转换成绘本,以浅白易懂的方式呈现。这不仅能让癌童看得明白,还能帮助更多有需要的人。就这样,《天梯下的女孩》绘本“诞生”了!


12年后,我们再以不同的视角来读慈恩的生命见证,心中对她的思念再次涌现……绘本内页短短一句话——“哀伤中有盼望,12年后……” 再次领我回到慈恩患病、治疗、离世的日子;而第一幅画,那熟悉不过的阶梯,就是发现慈恩病因的 “起点”!是的,KiKi (我们给慈恩起的乳名),我们想你了!


在人看来,慈恩和我们一家相处时间不长,但我们却有许多美好的回忆,每次说起慈恩都津津乐道,仿佛她就在身边。

从未想过——孩童也会患癌

她第一次检查身体,是放了学还穿着校服,直接去见眼科医生,过后再前往专科医院检验。她全程不发一言,但我想她心里是知道自己“生病”了!当诊断出她的后脑长了一颗脑瘤,且还属于癌症,我们夫妇俩崩溃了!——我们知道这世上有癌症,却从未想过孩童也会被癌魔侵袭!


与我们相反,慈恩知道结果后,却比我们更坚强——兄姐们来探望,她轻描淡写地说看医生的过程。是她还小不懂事吗?还是……?并不,以慈恩的聪慧,她其实比我们更早做好准备,迎接这一场难打的“癌战”了!


切除脑瘤那天的情景历历在目……医生说需要4到6小时,结果却等了足足10小时!等待的过程是一种煎熬,因为充满了太多未知数,满脑子都是些不好的情景、后果等等。感恩身边无数的弟兄姐妹和朋友,全程不离不弃地陪伴我们,不断地和我们一起祷告,让我们真实体会到“在主里我们是一家人!”

开始有了副作用

一开始电疗没几天,因着反射性高剂量的照射,就开始有了副作用——脱发。“爱美”可说是人的天性,慈恩也不例外。尽管每天醒来枕边都是一撮撮落发,她还是不愿把头发给剃了!为了让她自信,我陪着她一起把头发给剃了!家里就出现了一大一小,两个光头佬!


每次陪伴慈恩前往儿童病房检查、复诊、入院,那条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走廊,确实让我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只要走在长廊上,就意味着“又来到医院了!”


她在医院的时间,短则几小时;长则七八天,甚至十多天才能回家。每次慈恩住院,夜深人静,我一个人走过长廊回家,都会问自己:这段路还需要走多久呢……?我们每天不断祈祷,祈求上帝医治并赐信心、力量,让慈恩顺利完成电疗、化疗。


每次安排住院化疗,慈恩会要求我们买零食、糕点、饮料等,好分给医院里的癌童。她就像个小天使,有一颗同理心,知道住院时的无奈、无助与彷徨,因此也希望把喜乐带给他们。此外,住院时,慈恩还善用时间完成功课、学业。我想,她应该是那时候,唯一住院却没有荒废学业的癌童吧!

凯旋之际,突然……

2008年6月,终于完成了所有疗程,血液和MRI报告都显示慈恩已经痊愈!慈恩从这癌症战役中 “凯旋” ,战胜病魔!


然而,事与愿违,短短一个多月后,癌魔再度来袭,而且来势汹汹!就在慈恩与来自台湾的“天韵合唱团”唱完《祢的手永远比我大》的隔天,她……中风了!


经历那狂风大浪般的侵袭,慈恩不曾害怕、胆怯……反而坚定信靠那赐永生的上帝。她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但她不自怨自艾,她将自己全然交托在天父上帝手中,安稳地走向十字架的道路。万重大浪中,慈恩看到了无数美丽的浪花,更看到了永生的盼望。这岂不是我们大家所向往、所盼望的吗?


最终……慈恩还是敌不过癌魔,于08/08/08走了!——北京奥运开幕,我一生无法忘怀的日子!


她离开了,但留下的点点滴滴却让我们难以忘怀。在人情悲伤哀痛中,当我们定睛仰望那创始成终的上帝,我们深信,我们和慈恩总有再相会一天!我们若信耶稣死了,又复活了,照样,也应该相信那些靠着耶稣已经睡了的人,神必定把他们和耶稣一同带来。(帖前四14)让我们彼此安慰,同走这条充满盼望、胜过死亡的人生道路!

借《天梯》继续说话:鼓励癌症患者与家庭

阿米是一位充满爱心、思维细腻的画家,她详读了慈恩的见证集,亲自登门造访 ;她观察入微,加上那会说话的画笔,将慈恩的生命历历呈现眼前,连她的神韵、一举一动也跃然纸上。同时,不得不佩服作者水英的文字造诣,可以从一本上万字的见证集浓缩成简单易明的绘本故事,让人看了留下深刻印象。


感谢这些年一路陪伴与支持的家人、古晋晋光堂以及其他教会弟兄姐妹、朋友,甚至全砂各地许多人的鼓励,才能让慈恩的生命虽然“死了”,但最终还得以延续……


而我最感恩的,还是那爱我们的天父上帝,像《诗篇》23篇4节说的——虽然行过死荫幽谷……上帝都与我们同在,祂的杖、祂的竿都安慰着我们。上帝更让我们相信——《祢的手永远比我大!》 阿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