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再见“天梯下的女孩”陈朝强牧师忆述抗癌小勇士——黄慈恩

文:陈朝强牧师

图1:这是什么力量支撑着慈恩,让她如此自在?好像在她面前,生病的不是她,反而是我!
图2:慈恩离世前不久,与天韵合唱团同台演出

“妳叫什么名字?”虽然她的爸爸已经介绍了,但看着她可爱的脸庞、可亲的态度,不禁想跟她多说几句。


“我叫慈恩!”声音轻轻地飘进我耳里——好美的童音。


“妳今年几岁了?”


“九岁!”


“读几年级了?”


“明年四年级。”以后就投进她爸爸的怀里了。她是爸爸的掌上明珠。


那是2007年农历新年期间,她爸爸开了六小时的车,从古晋来诗巫探亲、拜年。她爸爸说,最近慈恩常常控诉头痛,而且有时视线模糊。他说新年过后,一定要带她做彻底检查。


“慈恩,不用怕,没问题!”我们都这么想,这么说。拜年的时间,就在为她祷告声中结束了。


大约一星期后,她爸爸沉重地告诉我,慈恩脑里生瘤,而且是恶性肿瘤!这难以置信的检查结果,令人心都冷了,舌头也硬了!他爸爸是我们教会的执事,也是成年团契的职员;我们除了祷告交托、接受治疗,还能作什么呢?


每个主日看见她,我都强装出笑容:“慈恩,早安!”“牧师,早安!”她天真灿烂的笑容使我惭愧。是她,把阳光带给了我!她戴着帽子来崇拜,我靠近她,故意说:“慈恩,脱下帽子给牧师看看。”她洒脱地脱下帽子,露出光头向我笑——没有自怜、没有伤痛!这是什么力量支撑她,让她如此自在?好像在她面前,生病的不是她,反而是我!


其实,她深深知道自己可能一病不起。在她离世前一星期,她躺在医院病床上,我握着她打点滴插得淤青的小手,为她唱诗歌、祷告,眼泪从她眼角流下。我问她:“慈恩,如果你离开这世界,知道去哪里吗?”她点头肯定说:“去主耶稣的天堂。”我知道她流泪不是怕死,或医疗的痛苦,而是舍不得爱她的爸爸、妈妈、姐姐和哥哥。


“慈恩,我们拍一张相片,好吗?”她很快恢复笑容,留给我一张珍贵的相片。


2008年8月8日,北京奥运开幕的日子,她的爸爸以非常不舍的声调跟我说:“牧师,慈恩走了!”虽已有心理准备,但还是抹不去心中的伤感。但我知道她到了天上,为阿爸天父庆祝“爸爸节”,而阿爸天父,也以奥运会般最热烈的仪式欢迎她回家!


12年了,慈恩的笑容、她的信心,都给人极大的激励。那一天,当我回天家时,她一定带着笑容说:“牧师,欢迎你回家!”

图3:每个主日看见慈恩,她都带着灿烂的笑容

图4:《天梯下的女孩》勾起陈朝强牧师对慈恩的回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