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马达加斯加唯一华人教会失去“好牧人”

——纪念陈慈云传道·为廖育源传道代祷

受访:钟希明牧师
采访、整理:又青

左起:廖育源传道、陈慈云传道
教会门口大合照

当马来西亚基督教巴色会差派出去,第一位常驻马达加斯加(Madagascar)华人宣教士——陈慈云传道——病逝消息从六千多公里外传来,大家都懵了。


丧礼后两天,慈云的丈夫廖育源传道,早上起来发烧、心跳加速……而原以为伤寒病逝的陈慈云,死亡报告一出,院方赶紧找到了廖育源。十天后,廖传道的检测报告出来,跟太太一样,都呈新冠肺炎病毒阳性。


马达加斯加医疗设备简陋,医护人员不足,廖传道本来也有三高,这几天人更虚弱了 ,但思路还算清晰。远在非洲,儿女孙子,还有爱他的沙巴巴色会众弟兄姊妹,只能日夜为他祈祷。


“如果我早些带慈云去医院,也许她就不会走了……”他对外甥钟希明牧师倾吐心声。


“马岛第二波疫情严重,医院到处是新冠肺炎病人;何况每到这时,马岛进入寒冷期,溫度降至5、6度是有的,慈云阿姨往往就会咳嗽、感冒不适。她身体弱,曾患乳癌,动过手术,一直是药罐子……”,钟希明牧师解释,任谁也没想到,她那几天不适 ,除了天气,还因为病毒已悄悄入侵。


“生命在上帝手里,不能怪谁,而且,上帝确实有祂的旨意,”他安慰姨丈。


一夕间,马达加斯加第一间,也是目前唯一一间华人教会——“京城华人基督教会”失去一位好牧人,另一位在接受治疗;教会60多只羊不能就此分散,接下来的对策,马来西亚巴色会差传部已召开紧急会议商讨。

一个买不起“一双鞋”的地方

马达加斯加位于印度洋西南部,是非洲第一大岛。2014年4月为止,该国人口2300万,华人约7万,其中老侨(在当地出生的华人)约9000人,居住超过廿年。首都,或称“京城”的塔那那利佛(Antananarivo)是华人主要聚集地。


1982年开始,马达加斯加位列全世界最贫穷国家之一,约69%人口生活在水平低于每天2美元的国家贫困线下。


“20多年前,当地市集常可见一普遍现象——摊档上的鞋都是单只卖的。再看当地人的脚,一左一右不同款式,他们买不起一双,只能坏一只买一只;而衣服重复穿了又穿,又是在河边洗,所以走在街上,人人都是一身土色,”钟牧师描述。


马达加斯加曾是法国殖民地,当时许多货物从欧洲进口,价格高昂,大部分穷人难以负担;直到中国商人来到,一个货柜一个货柜的,把鞋子衣服等运进来。最高纪录,每个摊位每月可销出4到6个大货柜单一类的商品;与欧洲舶来品的差额,就像五六块钱,对比五十多、百多块……人民的负担减少,生活大有改善,买卖单只鞋的也少了许多。


商机大,自然吸引大批中国生意人。早期多是只身一人漂洋过海;后期稳定了,才带了家眷过来定居,又有的与当地人通婚,华人小孩渐渐多起来。

处处华人,却没有一间华人基督教会

马达加斯加京城华人基督教会
两人开设的托儿中心

2004年,廖陈夫妇参加香港宣道差会办的短宣队,来到马达加斯加。一见,首都到处是华人,却没有一间华人基督教会!回去慎重考虑,夫妇俩自荐上工场,成了当地华人基督教会开荒者——从没有礼拜堂,到购地亲自督工把礼拜堂建好,花了两三年。


起初,他们的主要事工是向华人传福音;后来,华人家庭孩子渐多,慈云宣教士的“恩赐”更能发挥了——两人开设托儿中心,让这些孩子学习;又吸引到好些当地父母 ,把孩子送来学习中文——就这样延伸出了儿童事工。


陈慈云原是教会幼儿园园长、幼教培训讲师,以及沙巴多间教会幼儿园顾问;自己也出版教材,甚至开了公司售卖幼儿教材。但神的呼召临到时,她眼里所见满满就只是马达加斯加华人福音的需要……慈云又擅长烹饪、制糕点、插花等,吸引许多妇女加入教会。那时,教会人数一度达到六七十人;后因政变引发暴动,许多华人离开,剩下十多二十人,近来才回升至五六十人。


廖育源夫妇漂洋过海,放下家人与事业,远至风土民情完全相异的非洲,除了爱,还有什么呢?

神呼召的是“你”

钟牧师:“一开始,孩子们当然不舍得,也担心,说难道找不到年轻人去吗?后来看到两人生活愉快,也祝福他们了。”


慈云传道患癌期间说国:“若神要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这是她对生命的体悟,要在有限人生里回应神。她积极、热情、果断,不自怨自艾,因为走过生命低谷,反能帮助更多失望、经历病痛的人。她不仅鼓励与安慰,也传福音领许多人信主 。


钟希明牧师记得清楚:“好多人称呼她‘妈咪’‘干妈’,三十多岁的人了还是这么
叫的。他们与她关系很好,甚至有些人觉得她就是‘救命恩人’……所以慈云传道的干孩子是一大堆的!”


而她正式踏上宣教路,是一次听了钟希明牧师证道,说到人人都有不同恩赐,都可以成为宣教士。慈云传道曾说过要为主所用,那时她四五十岁,以为自己不能宣教了,就盼孩子能代替自己去。钟牧师听了,给她纠正:“不是这样的,神呼召的是你,不是别人;去不去,在于你愿不愿意。”就这一句,慈云似醒悟过来,以后常跟人玩笑 :“就是钟牧师把我骗到工场去!”


2011年,马达加斯加工场来了另一对宣教士夫妇,廖陈夫妇就回马;可不久,菲律宾马尼拉华人基督教会需要人手,开拓中国商场福音工作,两人又过去了。


2013年,又被派到古晋宣道中心,向客家人群体传福音;两年后正式退休。


熟知,2016年8月,马达加斯加宣教士罗国和牧师患疾不得不退下;教会没法找到替代,廖陈再次上阵,填补空缺。


“我一直觉得夫妇俩身上有种特质,就像保罗,属于开荒型的。”确实,他们所到之处,上帝的确使用他们,引人归主。

“我死也要死在这里!”

慈云传道也曾因思念家人,让钟牧师物色新的宣教士人选,但找人不易。两人讨论不出结果,钟牧师随口说:“找不到人的话,那就看谁要这教会就给谁吧!不然,就关掉它吧!”慈云一听,就跳起来:“你不要说这样的话!我死也要死在这!”脸上都是泪。


后来,教会找到一个宣教士,要来试试;慈云又有不舍了,说:“若真的有宣教士来 ,我们就退下来,不做宣教士,但还要留在这里,做这里的会友……”


“其实,她是喜欢马达加斯加的。”钟牧师说。


慈云宣教士安息前,来得及把自传写了,她一直想用各种方式来述说、见证上帝。她让钟希明牧师给她写序,可还来不及动笔、来不及出版,她就毫无预警地先大家而去 。钟牧师在那叠文稿里,看到她说过那么一段话:


“一个合格称职的宣教士,该是一个忠心于主,不惜代价为主付出摆上,不是借口说没有恩赐 ,就不参与,不闻不问,莫不关心的。更不应该抱着‘我不做,有人会做,不该是我这身份做的事’来推卸责任 。要成为一个令人敬佩称职的宣教士,应该上工场之前已有装备,不会的就要学会,不分上下,不看环境,只依靠神克服一切,因为工场变幻莫测,充满挑战和冲击,不是休养生息,更不是悠闲度日的。这样,才不会辜负神的托付!”


她把“合格宣教士”的定义归纳得精简,但这一字一句,却是她亲身经历、学习,换来的。不管遇上哪些挑战、失望、困难,她就秉持这信念走了过去,直到息了地上的劳苦,回到天父怀里。

代祷

如今,廖育源宣教士还在接受治疗,恳请弟兄姐妹为此代祷,看顾他的健康和需要、安慰他丧亲之痛,并能早日回马与家人见面。


上帝爱马达加斯加,借着祂的仆人,让人听见福音;廖育源与陈慈云在马达加斯加的宣教之旅告一段落,而马达加斯加教会还需要人牧养,求主预备、开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