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短宣途中趣事多(02.08.2020)

文:黄启城

图一:第一间长屋告别时合影

我参与原住民短宣事工,屈指一数有整20年时光了(2000-2020年)。初期只是近途,蜻蜓点水 ,崇拜团契后就打道回府。几年后,大家有感动,认为应当推广到更远的山区,如此就有三五、七八天的短宣行程。我从不间断参与,经历体验有许多,这里就述说一些吧!

(一)泥巴的味道怎么样?

2000年我在诗巫怀安堂事奉时,参加原住民事工探访队。一个星期六傍晚,主理陈朝强牧师及师母带领一队十多人,在停车场集合,唱诗赞美、祷告后,就怀着爱主、爱原住民的心出发。


我们事奉的长屋,在乌也(Oya)69哩处,还要走三四哩已废弃的木山路,如果天气良好,驾车来去也很顺畅。可是那个晚上崇拜结束后,却下一场不大不小的不速雨,导致路面滑溜溜,坑洞又多,行走其上真是惊险万状,还好驾驶员是一位经验到家的木山佬,由他操控我们也就安心了。


可是爬上一个小山坡时,车轮却在坑洞卡住,行不得了!遇到这状况,牧师有老经验,一声令下去推车。牧师人高马大,身先士卒和另一名体壮如牛的弟兄负责尾部,我这个弱不禁风的,只在旁边助一把,车是推动了,可是那位弟兄用力时,嘴巴没扣紧,当车开足马力,车轮急速地转,尾部甩出大量泥巴,牧师有经验懂得怎样躲避,只被喷到一点点,而那位弟兄就惨了,喷到满口
满脸都是,还好车上备有矿泉水漱漱口才干净。


事后,我嬉皮笑脸的,问他泥巴的味道怎么样。他二话不说就地抓一把往我脸上擦,还说:“你也尝尝吧!”其实我也不好到哪里去,整身沾满泥浆,我们俩你看我,我看你,不禁发笑。为什么还这么轻松呢?大家心照不宣,为了福音缘故,这一丁点小事算什么?

(二)手都洗到软了

图二:长屋居民在聚会时尽心聆听

Rumah Ekun是靠近乌也路69哩的一间长屋,也是诗巫怀安堂领养的,事奉经年播下福音种子,让他们认识了真神。在陈朝强牧师呼召下,竟有67名老少原住民,要求受洗归主名下。于是牧师就安排在圣诞节,为他们举行洗礼仪式。


当天,牧师慎重其事,带领了几十位信众前往见证,并庆祝圣诞,还邀请三位伊班牧者主持圣礼。我们抵步时,全长屋的人都出动列队欢迎,令我们受宠若惊。同行一些小孩第一次参观长屋,什么都觉得好奇,手舞足蹈地乐开怀。简单的欢迎仪式,并享用茶点后,陈牧师主持圣诞礼拜,同时进行洗礼。


同一时间六七十人洗礼,三位牧者花了个把钟,重复按手祷告画十字架……这长长的走廊,聚集了一两百人,通风设备本就不很好,又是艳阳高照在锌瓦片上,闷热程度可想而知,所以牧师们都闷得汗流浃背。有人问他们:“牧师,累不累?”他们却兴奋说:“为主作工,怎么会累?只是手有点软了!”


午餐时间大家再聚集一起,看到桌上满满佳肴美食——猪是自家养的全猪;鸡是芭里走跳的甘榜鸡;菜也是自家种的野菜——什么都是天然的,又出自名厨之手,不一样的烹饪,不一样的味道,吃得开心安心,也吃得过瘾!


饱餐后午休,年轻人静不下来,屋前屋后到处走,看到屋后不远处一条小河,河水清澈见底,小鱼畅游一清二楚,兴之所至就想蹚水抓鱼。晶莹冰冷的河水,沁入心扉,又是炎热天气,索性和衣潜在水里享受一番!几个小伙子玩得不亦乐乎!岸上的小姊妹,看了蠢蠢欲动,也想享受一番,但始终没动起来,只是面面相觑,大叹可惜!可惜!


回家时间到,小伙子意犹未尽,万分无奈地跑到草芭里,脱光衣裤搓干再穿上。回家路上蓝天白云,鸟语花香,想起刚才的清泉流水,就誓言说:“真的要为主作地上的好管家!”

(三)死了人还当闲

一天午休,原住民福音事工组长钱本富弟兄穾然来电,要我陪同陈朝强牧师一起去慰问依功屋长(TuaiRumahEkun)的家人,原来屋长早晨“蒙主宠召”了。三人上路,约定去时由钱弟兄驾驶,回程由我驾,因为钱弟兄在公共工程局任职,工程队就在附近,顺路去交差。


安慰礼拜结束回家,牧师却争着要驾,他温柔地说:“哪里有长辈载小辈的?”我说不过他就让他驾了。但才行不久却下一场骤雨,只好冒雨前进。


半途,见有部轿车斜插沟渠边,还有三四人围在车边,看似不怎么紧张。牧师把车停在路边,撑伞去探个究竟,看能帮什么忙。当我们走近,他们却挥手示意不用我们去。我们以为只是车轮卡住,已叫了拖曳车处理,就继续上路。不久,一辆救伤车急驰而来,我们才惊觉或有人受伤!


翌日清晨新闻报导,原来是场死亡车祸——死了一名上年纪的妇女人家。当时看他们神态,以为是普通车祸,岂不知还死了人!不禁唏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