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上帝导航,跨远洋成“一家人”(23.08.2020)

采访、整理:又青
受访:AndiPasulu

Andi说,如果不是上帝,就没有机会认识伊班同胞。

比起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马来西亚进步的速度太快了。


就内陆的原住民而言,也一样,迁居城市的多了,打工、求学……砂拉越情况尤其明显。2003年,诗巫卫理公会新福源堂开始“国语事工”,服事城市里的原住民同胞、说国语的外籍人士,平时除了举行主日聚会、团契,也有交流活动、聚餐等。从各处来,聚在一起,说同样的话,格外亲切;同时也满足了信仰的需要。到了2019年,新福源堂牧区已有千多名说国语的同胞。


新福源堂国语部,其中一名全职同工——来自印尼的Andi(Toraja族),本是航船的,上帝却奇妙安排,让海水把他推送到了这片陌生土地。


采访这天,Andi特地把头发胶了起来,黑色翻领衫,腕表,看起来精神奕奕。他看重场合、注重着装这一点,跟十年前一样,差一些,他就因为“没有合适的衣服”,不敢踏入教会……而今天,也就不会在这里见到他。


十年前——


Andi虚弱地躺在船舱床板上,就如洋海里一块浮木,载浮载沉,他的气息也是如此,仿佛随便一个大浪扑来,就会打散消失。听说,如果航海员死在船上,尸体就会抛入海,成为鱼群腹中餐……


“不!我跟上帝求。就算要死,至少让我死在家里,我想回家,见母亲最后一面,我不要她伤心、牵挂。到时,如果上帝真要接我回天家,我也必顺服。”


Andi是航海员,在印尼海域一艘船上莫名发病。20多岁的小伙子,奄奄一息、体弱无力地在怒海挣扎求存。船上没有医生,望出去,只有无际天空,而上帝在那里,那是唯一的希望。


“我实在说不清是什么病,不能睡、不能吃、不能喝,浑身不适。我通常晚上9点至凌晨12点值班,四周一片漆黑,朋友就说,‘也许你碰上什么了’。但我不怕,就算生病,我还是坚持寻求上帝的帮助。”

以为自己撑不住

病恹恹地撑过了几日,想起远在老家疼爱自己的母亲,满肠思念、忧惧交集,全化作泪水决堤而出。他一直不敢告诉母亲生病了——直到以为自己撑不住时。“母亲说,某天墙上挂着的相片忽然掉了下来,镜框都碎了。而那幅相,就是我。她隐隐觉得不妥,却说不出个缘由。”


他作好了回天家的准备,但心底仍给自己留一丝希望——他向上帝求:“上帝,如果往后你还要我航海,求你赐给我强健的身体吧,不然,就为我预备另一份工吧!我什么都愿意做。”Andi深信上帝的旨意,是最美好的。


漫长的航海日子,这块看似没有依傍的浮木,却离岸边越来越近了。当船行接近加里曼丹的坤甸(Pontianak),他给嫁到诗巫的姐姐打了电话,这里去诗巫只要再撑七天。船一到,姐姐马上安排接他过来,先在家好好休息两天才去诊所。一轮检查,医生说不出病因;开了药,让他好好修养。

不好意思上教会

上帝奇妙安排,浮木靠岸以后,享受到前所未有的温暖与阳光。Andi:“上帝赐我力量,两星期后,我渐渐恢复了体力,就这么自然。”他想起自己许久没上教会……每次航海,他一定随身带着《圣经》,敬拜上帝;这次,经历风暴以后,复又勾起他去教会的念头。


“姐姐的朋友是基督徒,就叫他带我去附近的教会……”说到这里,Andi不好意思起来,“等差不多要出发,我又忽然后悔。我说还是别去吧!我害羞!这是马来西亚,而我是从小地方从乡下来的。”


“结果是,姐姐把我训了一顿!她已经叫了朋友过来,不能不去……其实说到底,我是觉着自己没有得体美丽的衣裳,不敢去教会。那时的我们,看马来西亚就是‘哇,外国耶!’……大家一定打扮得漂漂亮亮,而我呢?”


姐姐连劝带骂,才把他哄了去。“我一去到,咦!大家的穿着很一般啊!原来我跟他们的距离也不远啊!”而且,当时印尼教会的女生还规定要穿过膝裙,但马来西亚反而不限制。


Andi去的是国语堂会,一连去了几个星期。第三星期,教会的林彪牧师走了过来,他说:“Andi, 你是本地人吗?”Andi说是印尼人,牧师就约了他隔天明天见面“喝茶”。


上帝的安排出人意料,因赴一场“茶会”,Andi就留在了诗巫,这么多年。

在异乡成为全职同工

拜访诗巫Sg Assan长屋

在异乡成为全职同工

林彪牧师把话题谈开后,直接邀请Andi留在教会国语事工部帮忙。“我很惊讶!我说我什么都不会啊!电脑也不会,英语才学了几年……但牧师说没关系。最后我接受了这份工作,这是上帝给我学习的机会。”那时,他就想起在船上病得奄奄一息时那个祷告。


“这大概就是上帝的旨意。对我而言,服事上帝,不一定要站在台上;我愿意投入任何事奉岗位,就算是洗厕所、排椅子、扫地……都不是问题!”他说这番话,格外笃定。“上帝监察人心——站在台上的,如果心思不正确,上帝也不喜悦;洗厕所扫地,用心认真的,上帝也知道。”一场大病,把他带来了诗巫新福源堂国语事工部,担任全职同工至今十年。平时协助带领国语聚会、敬拜环节、儿童主日学等。


“如果不是上帝,我怎有机会认识伊班同胞呢。在主耶稣里,我们都是一家人。”Andi高兴地说。

Andi受邀到中学给予讲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