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十二年的阿丹 Pa Adang(09.08.2020)

文:黄启城

图一:短宣队员与本南儿童合影(站者左为作者黄启城)
图二:教导本南儿童进食

本南(Penan)福音事工(一):Pa Adang村庄的环境及发展

2006年,卫理布道部关心Pa Adang本南人福音事工的第五年,我参加美里教区主办的短宣队,从老越乘坐越野车到木山路终站。在原始森林里,翻山越岭渡河流花了三个钟,抵步时已入夜时分,疲惫不堪,随便填满肚子就上床会周公,安度一个甜蜜的夜晚。


Pa Adang地处林梦与老越交界处,四面环山,原始森林树木苍翠,风景优美,可是上游处在开发木山,河流严重污染,山是青的,水却是黄的。我们一队14人,怀着极兴奋的心情,晨光熹微,就迫不及待地起身,欣赏上帝那美好的创造,呼吸那清新的空气,再看那本南同胞村庄,三三两两冉冉上升的炊烟,真令人心旷神怡——此情此景,城市里是看不到的。感谢赞美主!


清晨七点正钟声响起,乃是宣教士预备好早餐,催促本南儿童来享用。他们的饮食简单,杯盆旁则放有牙膏牙刷,原来是宣教士教导儿童们漱口刷牙,保持口腔清洁卫生。教学方面,除了教他们认识耶稣,只是从123和ABC最基础的教学开始。儿童们思考力很弱,所以在识字、运算方面就差强人意;其他如手工、画画却很有创意,还有在草场上运动时,个个身手敏捷,都是可造之材。


其实,我们短宣队来这里,为的也是这些。五天四夜里,我们看到大人不懂得种稻米,所以吃的多是野硕莪;思想也保守封闭,看到陌生人避之不及。如果相遇,也只是勉强握手寒暄,但态度还是诚恳亲切。小孩童大都衣衫褴褛,面黄肌瘦,挂着黄鼻涕;有些肚子鼓胀,营养不良,发间长满头虱,所以短宣队有“洗头虱”环节——特地向药剂行买药水,为儿童清洗头虱——这是我对Pa Adang的第一印象,迄今有十二个年头了。


我一共到过Pa Adang五次,每次都有不一样的感动——由于周边木山开发,路途也越来越近。 2016年杪,当我们的越野车来到最后一条大河边,遥望对岸明显可见:一座牌楼写着“基督村欢迎你”。过了河再走十多分钟,就到达那令人响往、被誉为“世外桃源”的 Pa Adang了。犹忆从前,不仅翻山越岭,还要渡过三条大河,千辛万苦耗上三小时……对比今日,真是便捷多了!


但是,往村里四面望去,本是青翠森林,绿意盎然,而今却削平了大片山头,美景不复。原来,国油公司铺设大油管,从沙巴输送汽油到民都鲁,途经Pa Adang。国家要发展原是无可厚非,但环境遭受破坏,孰利孰弊,便有待专家鉴定评估了。


虽如此,国油公司看到本南人的困境,也免费动用机械,开发良田,方便本南人种植稻米。如今,他们生产的稻米除了自供,余粮也销售到老越。


林彪牧师(卫理公会杜当堂国语堂的牧师)领导的“关心本南人”福音团队,都是年轻力壮的弟兄姊妹,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耗了三四年,改造村庄的基建设施,修建许多新房舍,免费供给本南同胞家庭安居。


还有在山坡上,有一所充满艺术感的圣堂,绘测师智慧巧思,善用深山野林仅有的材料一一木材,顺着斜坡地形建造而成。这所极富艺术性的圣堂,矗立在山岗上,十字架的光芒照耀整个本南村庄。荣耀上主!哈里路亚!

十二年的阿丹村 Pa Adang
本南Penan福音事工(二):蜕变中的本南人思想及人文面貌

第一次到阿丹村时,小孩子们虽有宣教士最基礎的教导,但毕竟不是正规教育。如果要接受政府正规教育,则要在原始森林里走上整天的山路,到 Long Lopeng去。可是当时本南人父母,不放心孩子离开身边;既使有,也只极少数能夠到城市升学。而且当时女生多是“出师未捷肚先胀”,这里有个个案:


某年有一男三女的Pa Adang学生,在 Long Lopeng小学毕业后,由教育部派往林梦的玛当密(Medamit)中学。这本是可喜可贺,但不到一年,其中两名女生“肚子胀了”,谁是经手人也不清楚。校方勒令她们退学,只好回甘榜作未婚妈妈了!


以往本南人的婚配之道也很随便,几近荒唐——尤其男人多数没有履行婚姻责任,如有不如意的事发生,可以在屋长面前对妻子连喊三声:我不要妳了!缴交象征性的罚金,就可撇下家庭,另结新欢。所以甘榜里,有些年轻妈妈拖着几个孩子,可能他们的爸爸也有好几个……其实这也是古早年代,所有原住民婚姻普遍的现象。


感谢上帝,衪的救恩也临到Pa Adang,祂感动了卫理公会布道部从婆罗洲基督教会(BEM),领养这里的福音事工,差派宣教士长期牧养,有12年之久。也有许多短宣队分批到访跟进喂养,如今还在继续。尤其林彪牧师领导的福音团队,几经辛苦改造了整个村庄风貌,才有今天的 Pa Adang基督村,名声鹊起,名闻遐迩。


上帝的爱也触动短宣队里的苏弟兄,他看到本南同胞的困境,想方设法,引导经年累月生活在深山野林里的本南同胞,走出森林,过现代化生活。他既有了这个概念,上帝的灵更感动他,他从教育着手,深思熟虑后,计划在老越购买一片土地,自拨巨资创建设备齐全的中心,命名“生命河音乐团关怀中心”。


中心专门领养从Pa Adang出来的儿童,从幼儿园到中学都有。这概念获得卫理年会布道部认可,便签署合作备忘录。这是本南福音事工的延续,双方共同合作管理,学生的衣食住行全免,并由布道部派遣宣教士教导生活起居、做人的基本道理以及行为守则。此外,也护送学生到各校上课、接受正规教育等。


经过五六年刻苦经营,虽然不易,但也渐露曙光。今年竟有两名本南姊妹,高考成绩优越,先后由布道部保送进入毕理学院深造,攻读幼教专科。装备以后回到村庄,正好派上用场,既能教导其同族孩童,又能引导长辈认识儿女受教育的重要性。这是上帝的旨意、祂特别的安排,感谢主。


回想12年前,村庄里的本南族群,几乎被社会遗弃,我对他们的人生前景耿耿于怀。当时,他们的受教育机会几近于零,而今竟能进入学院深造,真是不可同日而语。我盼望这是好的开始,往后透过各种管道,让更多本南青年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走入社会服务人群 ,并带领族群融入社会,共同享受和谐丰盛的现代生活。阿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