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弃当律师,到教会实习,我疯了吗?

文:杰辉

“你那么会顶嘴,长大不做律师,就浪费了!”

我从小就是个叛逆的小孩。父母、老师说我一句,我必誓死反驳十句。周围很多人都对我说:“你那么会顶嘴,长大不做律师,就浪费了!”


老实说,我自己也对法律和公义深感兴趣。所以,在发现自己的篮球天赋和能力,不可能成为NBA职业选手后(儿时妄想),我唯一的志愿,就是要成为一名出色的律师。而感谢神,让我顺利拿到了奖学金,完成了法律学习,考到了律师执照。4年的法律学习,每一刻都让我觉得很充实。法律,带给我远大抱负,让我也想要为社会做点什么。


毕业后,我顺利成为了执业律师,也加入了心仪的律所。在律所里,我有自由的空间发挥所长,有彼此扶持的团队,有慷慨贴心的老板。不像周围的朋友,我在工作时间、新资酬劳方面,都受到公平的待遇。在短短几年,老板也带我们去了日本、韩国、澳洲等国家旅行(全程5星级待遇)。(如果老板有在看,谢谢你!)

毕业后,杰辉顺利成为了执业律师,也加入了心仪的律所。

儿时,那远在天边的梦想,如今近在眼前了…


“你有教导圣经的恩赐,何不考虑全职福音事工?”

在律所的那5年里,我也没有因为工作,牺牲我在教会的服事。我依旧固定参与聚会、小组、课程。与此同时,我也教导儿童主日学、带领小组。看到周围很多基督徒(尤其刚入行的),常常因为工作,让他们对于服事,心有余而力不足。这让我发现,可以在工作和教会生活之间取得平衡,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入行后,我一直享受这样的 “基督徒兼律师”的生活。不过,我的牧者和教会成员,时不时都会问我:“你有教导圣经的恩赐,何不考虑全职福音事工?”


对于这样的邀请,我都断然拒绝(有时甚至觉得烦人)。我心想:“我在职场和教会中,都在为神服事,为什么要放弃法律呢?法律和福音,我一直都能鱼与熊掌兼得啊…… ”


通过法律,我能为社会公义贡献,能在职场为福音作见证,又有丰厚的酬劳(支持教会也自给自足),我压根没有放弃律师职业的必要啊!所以,对于全职服事的建议,我的答复都一律是(加上礼貌婉拒的微笑):“不好意思,我目前没有这种意愿 ” 。


“医生,我不再惧怕死亡 ”

之后,我就把全职抛在脑后。可是,继续带领小组期间,我慢慢发现神话语的大能,认识到福音如何改变人心……


我的小组成员们,逐渐把他们的信心,从虚无缥缈的物质追求上,转移到那唯一有永恒价值的福音上。对福音的渴慕,彻底改变了他们的人生,让他们追求讨神喜悦的圣洁生活。我恍然大悟,福音的能力,是何等的伟大啊!


唯有福音,才能改变人心,让人归向神。这是再完善的法律,再出色的律师,都做不到的事


2016年下半年,是我人生一个转淚点。那时,我牧师刚信主不久的岳母,正经历末期的病痛……


为了帮助牧师一家,巩固他岳母对福音的信靠,我们几个教会的弟兄姐妹,一起翻译了同样经历着末期脑癌的基督徒作家所写的书 《超过治愈的希望》 (Hope Beyond Cure, David McDonald),让牧师一家在病床边,念给她听。


短短几个月内,神让牧师的岳母,从不信到信,从信到确信,从确信到渴慕福音。在病危接受治疗时,她甚至对医生说,她不再惧怕死亡,因为她知道她的救主耶稣,正准备迎接她进入天国


陪伴人面对死亡,给我上了宝贵、震憾的一课!死亡,终究会为一切的荣华富贵、关系享乐、健康自由,无情地画上句点。牧师的岳母让我看到,在死亡面前,唯有对耶稣的信靠,对永生的确信,才是最重要的


我开始质疑自己,我想在福音和法律之间,服事与安逸之间,这种鱼与熊掌兼得的态度。如果福音真的是所有人,在死亡面前,唯一的救赎、盼望、安慰;如果神真的让我有恩赐和资源,能为福音贡献,为什么我不愿意考虑,为福音付出更多时间、精力呢?


“不要再捡贝壳了”

(图源:4freephotos.com)

正当我开始反思自己人生的方向时,我听到了一篇从此改变我人生的讲道。
那天,我正在诊所做身体检查…


在等候时,我便听起了约翰·派博的讲道:《不要浪费你的生命》。讲道总结,很多人都在浪费生命,追求和享受世俗的梦想。很多人都想要提早退休,在海边过着逍遥快活、天天捡“贝壳”的日子


但是,在你生命的最后一章,当你站立在创造世界的主面前时,你为你所做的交账:“主啊,请看,这是我收藏的贝壳!请看,主啊,我收藏的贝壳!我又很会游泳,看我的游艇,主啊,请看我的游艇,主啊!”


听完了讲道,我坐在诊所的椅子上,潸然泪下(周围的人可能以为我刚失恋)原来,我一直在捡贝壳。我双手捧着满满的贝壳,也不舍得放弃眼前满满的贝壳。我追求财务自由、受人尊敬、生活安逸等等的贝壳。


我虽然看到福音的大能,看到这世界的迫切需要,看到神赐给我的救赎,和各样祝福,我只愿意拿出我一点点的时间和精力来回报神。因为,我要用我所有的资源,和世界一起去捡贝壳。


那一天,我本来是要做身体检查的,神却为我做了一个透彻的心灵检查。让我意识到我一直逃避的属灵症状,让我看清我不能再这样继续捡贝壳了。我必须要停止浪费我的生命,我告诉自己:“我不能再捡贝壳了 !”


因为有一天,我需要在神面前,向神交账。我需要为神通过耶稣基督赐给我的救赎、各样属灵的福气,一五一十地向神交代,我是否真的以感恩回应耶稣基督的福音。


那一刻,我开始考虑全职教导福音的事工,也让我鼓起勇气策划这2年的全职实习。


你也在捡贝壳吗?

全职服事快要2年了。虽然过程一点也不容易,有很多时候甚至比做律师还艰难,但是感谢神,一点一点地让我放下贝壳,抓紧那永恒荣耀的福音。为了更好地装备自己,我和惠敏计划明年到悉尼3年,让我进修道学硕士。

全职服事快2年了,过程不容易,有时甚至比做律师还难。

法律,最多能为人带来短暂的公义和自由;唯有福音,才能带人进入那永恒公义和自由的国度。律师,最多能为我带来这几十年的安逸生活;唯有福音,才能应许我永远丰盛、荣耀、富足的生命!


你呢?你是不是也费尽心思地在捡着贝壳呢?


我知道,不是所有基督徒,都应该全职做教导福音的工作,因为我们大家的情况和恩赐都有所不同。当然,也不只有做全职,才算是为福音付出。但是弟兄姐妹,你和我都一样,耶稣拯救我们不是要让我们逍遥自在地捡贝壳,而是要我们全职地背起我们的十字架,以福音为中心、以福音为目标,每一秒都为福音而活。


无论你是律师、医生、老师、公司员工、家庭主妇、学生,此刻让我鼓励你,扪心自问:
在你生命的最后一章,当你站立在创造世界的主面前时,你为你所做的交账时……你能够像保罗一样,毫不羞愧地对神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该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 ”,这一句话吗?


如果不能,祈求神继续为我们做心灵检查,让我们不要再逃避我们的属灵症状。让神剥开我们满身的贝壳,造就我们成为全心全意爱祂、荣耀祂的荣耀器皿!


为福音舍弃一切,一点都不傻,也不疯。


得到全世界,却赔上了自己的生命(和永生),才真的不值!

疫情期间,教会直播证道。

“弟兄姐妹们,不要再捡贝壳了”

经作者同意,转载自https://jeffrichiam.com/


2 comments

  1. 詹弟兄平安:
    謝謝你的分享,提醒我們什麼是生命中的優先次序,不是像畫家,總是想著填滿畫布的每個角落,而是要像雕刻家,逐步地消除生命中的累贅,減輕包袱上路。

    如果來到悉尼,希望有機會多認識你。有什麼需要幫助,可以聯繫我,在能力範圍之內一定助一臂之力。

    我是邱國煌牧師(和文橋黃子弟兄也有一面之緣),馬六甲人,在這裡牧養華人教會。

    保持聯繫。願你們夫婦在神的面前得恩寵!

  2. 邱牧师,谢谢你的鼓励,感谢神让我们到雪梨之前能够认识马来西亚老乡。

    可以麻烦你电邮我吗?我的电邮是 chiamjeffri@gmail.com 。我们电邮联系!

    愿神继续祝福你和西雪梨华人基督教会。

    杰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