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但愿这一生只碰这一次

文:黄子

图源:网络

战争、瘟疫、饥荒、地震,这是电影、小说、历史,尤其是百多年来的中国历史,常常看到的主题;圣经中,除了主耶稣在《马太福音》24章的预言见到,旧约的历史书卷,有更具体的叙述。


说到战争,我们这一代,严格而言,没碰上。马共内战和印尼对抗的那一代,真枪真刀上阵的,若还在,垂垂老矣,为数甚少;影响深广,大概没今天新冠肺炎之普及;至于地震,几乎是零,曾经摇晃过,但没伤亡及任何财物损失。


我国从独立迄今,粮食生产从来都无法自给自足。虽然阿都拉时期,因为粮价突然暴涨,多国政府倒台。因此,他拨了40亿令吉要在东马增产稻米。款是下放了,米呢?不了了之。虽然粮从来不足,但一直有橡胶、锡、油棕、石油等宝贵原产品矿产品可以出口,也就能够入口。因此,只有价格涨落,没有饥荒发生。偶尔供应紧张,或是粮上涨,导致抢购,但也不会完全长期短缺。


农业国家,瘟疫、战争、洪涝、蝗灾过后,必致饥荒。因为灾前可能未及收割,灾后又播种失时。这次疫情肯定影响中国的收割和播种;如今疫情扩散百国,农耕打击面究竟多大,尚需估量。大国富国储粮肯定可以应付三几年,小国穷国无论是自产或靠入口,资源有限,势难囤积太多,故紧接而来,必定是粮价上涨。首相慕尤丁宣布行动管制前,当天,风声遍国。下班时想到超市买点干粮,里边人潮汹涌,那真是海纳百川病毒交叉感染聚散处。随便拿罐午餐肉、豆豉鱼,还是走为上策,免得饿死之前,先病死。行动限制之后两天,到另一家去买同样罐头,贵了两令吉。货源不缺,价格就已上涨,一旦货源紧张,必定货奇而可居。


大马人,不会因瘟疫而饥荒,却肯定会遭受粮价上涨的痛苦。为何两星期只是行动管制,而非全面封城锁国。许多人可以在听到风声到超市或杂货店药材店抢购,手推车一车一车推上汽车;但仍有很多从手到口的穷人,他们每天买菜,番茄一粒、马铃薯两粒、蕹菜四根、辣椒三条、江鱼仔一令吉、加哩粉一包。他们是过一天,算一天;一天的难处一天当,不能为明天忧虑的,否则,如何活下去?买洗头水,三毛钱一包的,超市没卖,只有小店才有。真的全面封锁,他们必定断炊。


因为没买肉买鱼买鸡买鸭,蔬菜水果,只好吃干粮罐头,剪些番薯叶和不知名的青菜,清炒。几天下来,开始厌了。可是看过资料,颇多大跃进、文革时,人们吃树皮、吃草根,最后像今日非洲人吃泥饼——中国历史上国人遇上饥荒,总会吃观音土。饿孚遍野,甚至偷割尸肉充饥的血淋淋惨状,我还是不要嘴刁,厌肥嫌瘦。


我们没碰上战争、洪涝、蝗灾等,导致饥荒,千里无人烟,不闻鸡犬声,念之断人肠,非因本事大,只是上帝恩典深,难测。


求主怜悯,这样的瘟疫,我们一生碰上一次,也够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