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瘟疫中有基督的爱 (04.10.2020)

文:黄子

图源:unsplash@matheusferrero

新冠肺炎爆发,难以收拾后,这可能是人类历史以来,第一次有80多个大城市被封,至少是几千年来中国历史上第一遭。最早被封的武汉、温州,在这大灾难中,人性的幽暗丑陋,纷纷暴露。武汉人遭歧视,被驱赶;温州更发生群殴外来人,甚至有个妇女偷偷摸摸看看没人时,喷口沫在公共门的把手上,以把病毒传给更多人……


就在此时,抖音制作的一出短片,讲述17世纪黑死病侵袭欧洲,而以伦敦为界的英伦,南部灾情猛烈,伏尸遍地。但在伦敦以北,却逃过浩劫。瘟疫肆虐时,伦敦有个商人把黑死病的病毒带到亚姆村,村中344人大为惊恐,村民纷纷准备向北逃离。但威廉莫泊桑牧师劝大家不要逃,因为还不知道谁被感染。如果已被感染,留下是死,逃走也是死。如果已被感染,逃到北方,就是把病毒向北蔓延,害死更多人。


大家顺从牧师,并且在村子北部建筑了一道墙,防止有人翻墙逃离,把病毒带向北蔓延。这时村民是一个个死去,牧师请病危的村民,提前写下墓志铭。有个医生写给妻子:“亲爱的,不能给你更多的爱,不能离去,因为他们需要我。”而牧师的墓志铭只有一句“请把善良,传递下去。”亚姆村阻止了瘟疫向北蔓延,瘟疫过后,亚姆村只剩下33人,留300多座坟墓见证自我牺牲基督的爱——是牺牲的爱,阻止了瘟疫的蔓延。


今天欧洲人口结构变化极大,三五十年后欧洲多国,就是穆斯林人口过半,阿拉伯化的国家了。杀气腾腾的群体,就不多谈;在绝大部分的欧洲白人离弃了基督信仰之后,倘若今次发生新冠型病毒也在欧洲爆发,失去信仰的欧洲白人,还会学他们的祖先,发挥基督的爱,自我牺牲,也要阻止瘟疫的扩散吗?


过去两千年,欧洲各民各族,每发生天灾人祸,基督信仰牺牲的爱,都像亚姆村的300多个村民,如烛光突破黑暗死亡的权势。


今日个人主义盛行、被政治正确绑架,不只是离弃基督信仰,而是在消灭基督教的主流欧洲人,若再碰上瘟疫,他们的所谓人道主义,还会展现牺牲的爱吗?


我们不知道。


这次武汉瘟疫爆发,许多短片流出,在中国灾区中,人们惊恐无助。就在人性丑陋暴露时,我们也看到因为信仰而发出的亮光。青岛有位基督徒唐健,冒险收留照顾一位5岁儿童,因为儿童的父母确诊被隔离而孤苦无依。唐健收留孩童,除了因为他独居,家人不在他身边,更因为上帝感动他。他就和孩子的父母、医院沟通,街坊邻里知道后,也很给力,叫他别出门,大家送粮食饮料给他。随后孩童也被确诊,他自己也被隔离观察。但他并不后悔,在苦难,发挥基督般的父爱,像昔日欧洲的基督徒。


在人心一片慌乱,我们也看到基督徒勇敢上街,传福音,派口罩的短片。这场大瘟疫,究竟有多少中国基督徒,像从前欧洲的圣徒,在灾难中,发挥基督的爱,我们不知道。但肯定,从前欧洲基督徒许多可歌可泣,爱人如己的见证,正在中国发生。正如昔日基督徒在罗马帝国遭受大逼迫,1949年以来,中国基督徒也断断续续在遭受不同程度的逼迫。但中国许多基督徒靠着圣灵的力量,坚忍不拔,威武不屈,并在同胞苦难中散播牺牲的爱。这也是我们这些软弱的基督徒,像温室小花的基督徒,应该效法的榜样,像他们效法基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