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有神陪伴,还怕什么呢?——徐小凤牧师靠神走出疫情低谷

受访:徐小凤(拿笃卫理宣恩堂)
报道:又青

沙巴10月13日起进入有条件行动管制令(CMCO),为期十四天,盼疫情反扑能被压下;而早前四大红区之一拿笃(LahadDatu)早在上个月29日就实施了“针对性加强行管令”(PKPDB)。

第二次针对性加强管制令拿笃的街道

拿笃卫理宣恩堂牧师徐小凤说,近日确诊人数明显下降,拿笃居民也较不恐慌了。9月6日,教会MCO以后,第一次恢复实体崇拜。然而,拿笃疫情迅速卷土重来,他们只好又改为线上崇拜;徐牧师也预备祷告事项,鼓励弟兄姐妹以家庭祭坛方式进行祷告会;另外,他们也使用Zoom聚会,了解弟兄姐妹的困境并予以帮助。

就算确诊不治,也要埋在拿笃

徐小凤牧师

徐牧师来自砂拉越诗巫,在沙巴神学院毕业后,留在沙巴服事。她读神学四年,而服事生活已迈入第七年。尽管疫情严峻,家人要求她离开拿笃,她自己也担忧,但她爱这块土地,不愿离开。


“我的生命在神的手中,也做了最坏打算,倘若确诊,甚至不治,我也要埋葬在拿笃!”徐牧师坚定认为,生命最大的盼望来自耶稣基督,天上的家才是永恒的归宿。虽如此,她和当地居民一样,都严谨遵守SOP,也尽量避免外出。


半年前,疫情在我国爆发,当时沙巴疫情最严重的也是拿笃。徐牧师度过了一段恐慌的日子,她形容:“看不见的病菌,不知何时会找上我,每次出门购买必需品回到家,一阵莫名恐慌侵袭全身——‘它’会跟着我回家吗?”就算是牧者,也一样体会到人的无助、脆弱和困苦,而这种感觉是真实的!


但上帝不容许徐牧师沉溺在消沉与惊慌里,徐牧师说:“此时,我的脑海就有一句话浮现,不断重复提醒我——‘你,预备好了吗?’当我静下来思考,内心平静多了!我知道无论结局如何,我最终的归处是那给人最大盼望的,天上的家,而我,只是世上的客旅,我的生命掌握在圣手中。”


上帝给徐牧师上了宝贵的一堂课,让她更深地认识这位爱她、知道她内心需要,同时也是不离不弃的神。

暂停实体崇拜,心情陷入低谷

徐牧师多愁善感,有时周遭发生的事,会让她思绪万千。但她真诚地面对这样的自己,知道神所创造的人,不仅有血有肉,还应该有真实的情感。她回溯教会第一次暂停实体崇拜时,她心情直坠谷底,非常伤心、难过。她禁不住问:“为何这事会发生?为何不再能回到教堂聚会?”——她早已习惯在教堂里敬拜,习惯与弟兄姐妹一起事奉、敬拜赞美。


但上帝的恩手轻轻托住她,逐一把压在她身上沉重如铅的负担提走,她不再飞速下沉。


“后来,上帝慢慢改变我的想法,让我明白,教会聚会、敬拜、见证生活,不局限在教堂,而是活在每个人的生活中,无论哪里,上帝都在,祂都能看见我们所献上的真心。”她说在这末世,每个人都当警醒等候,无需忧虑太多,随时预备迎接耶稣基督的再来。

拿笃卫理宣恩堂

疫情后的改变?没有减弱的信心

在徐牧师眼里,疫情后的弟兄姐妹,有好些值得感恩的举动:

• 教会弟兄姐妹没有因此减弱了对神的信心,反而更依靠神,也不因实体聚会停止埋怨神。

• 弟兄姐妹彼此关心,帮助有需要的弟兄姐妹。

• 弟兄姐妹表现出喜乐与盼望,虽然正经历疫情以及种种困难考验,仍可以开怀地笑。

• 实体崇拜暂停后,曾担心经济不景气,奉献还够用吗?但非常感恩,弟兄姐妹虽自己也有“缺乏”,但仍有奉献的心志。就有一对夫妇,因行动管制令暂停工作,尚欠房租,却仍将心意献上给神。


拿笃少数民族——巴瑶族——生活在沙巴东海岸、菲律宾与印度尼西亚之间海域一带,日常以潜水捕鱼为生。疫情期间,他们手停口停,陷入断粮危机。拿笃联合教会呼吁各教会,参与奉献,捐助米粮,徐牧师的教会也慷慨解囊,帮助了一些人。

拿笃联合教会支持巴瑶族群

在世上,人并不是活着的孤岛,或许本来是,但当上帝的爱改变人心,他们开始彼此连接,生命互相交织,对不熟悉的人也是如此,这爱会催促他们关心身边的人,也在实际生活提供救助。徐牧师说,在奔走“属灵的道路”亦如此——


“我们不是孤单前行的,我们最大的福分是,圣灵成了我们的陪伴者。有祂引导带领,提醒我们走每一天的路,那就算疫情带来恐慌,我们也不是独自面对。在不能回到上帝的家——教堂——聚集的日子里,我们更要依靠圣灵,督促自己灵修祷告、准时参加祷告会、团契还有主日崇拜,并按时奉献。”徐牧师说。

《约翰福音》16章33节,耶稣说:
“我将这些事告诉你们,是要叫你们在我里面有平安。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

徐牧师亲历忧惧,也走过了恐慌,她说:“疫情中,原来我们并不孤单。因为,有圣灵陪伴,我们还怕什么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