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吃下一肚子文和道

文: 黄子

《以西结书》2章8-10节:

“人子啊,要听我对你所说的话,不要悖逆像那悖逆之家,你要开口吃我所赐给你的。”我观看,见有一只手向我伸出来,手中有一书卷。他将书卷在我面前展开,内外都写着字,其上所写的有哀号、叹息、悲痛的话。

《以西结书》3章1-6节:

他对我说:“人子啊,要吃你所得的,要吃这书卷,好去对以色列家讲说。”


于是我开口,他就使我吃这书卷,又对我说:“人子啊,要吃我所赐给你的这书卷,充满你的肚腹。”我就吃了,口中觉得其甜如蜜。


他对我说:“人子啊,你往以色列家那里去,将我的话对他们讲说。你奉差遣不是往那说话深奥、言语难懂的民那里去,乃是往以色列家去;不是往那说话深奥、言语难懂的多国去,他们的话语是你不懂得的。我若差你往他们那里去,他们必听从你。”

以西结原为祭司,被掳到巴比伦后,蒙召为先知。


当时仍在耶路撒冷事奉的先知是耶利米,还有一大票假先知、离弃真道拜偶像的祭司。真先知的话没人愿意听从、顺服;假先知、坠落的祭司却当红又当权。第二批和以西结一起被掳到巴比伦的精英,当中的贵胄、长老、祭司,仍然有一大群脚踏双船,既拜耶和华,也心向偶像。假先知亦是众多,仍然在巴比伦误导被掳的百姓,假传“圣旨”。在此背景下,上帝在巴比伦百姓间,兴起以西结,传讲祂的信息。


先知要传讲上帝的真理,就必须先领受上帝的话语。所以,上帝先让他吃下记录上帝话语的书卷。书上所写的“有哀号、叹息、悲痛的话”。但以西结吃下的“满腹​​经纶”,“口中觉得其甜如蜜”。


上帝的话语,其甜如蜜,我们有多少时候,能体会到呢?一般上,都是人生碰上极为痛苦的低潮时刻,《诗篇》就是。不止解渴,而是如喝苦药后的甘甜。倘若一帆风顺,读经虽也常受感动,但觉其甜如蜜的时候不多,“味觉”没那么强烈。因此,体会,也就不会那么深刻!


痛苦和悲伤,才能使人深刻。没有经历苦难、创伤,生命很难深厚沉潜,难免浮与浅。所谓“国家不幸诗家幸”,杜甫之伟大,除了其创作技高,他长期压在底层,生活困顿,长期漂泊,又经历安史之乱的流离失所,种种苦难的深刻体验,有了这丰富的“进” ,才能创作“出”不朽的杰作。


我们这一代,中文要好,读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品文,以至读金庸的小说,实大有助力。尤其是金庸的小说,最易令人如痴如醉,追读不己。若想以中文文字事奉,必须在中文下大苦功,努力汲取古典、当代文学的养分,提升文字的技巧,这是文。更根本的,文必须载道。道须像先知,先吃下上帝的话语,让上帝的话语充满肚腹,无论是酸甜苦辣,吃了再吃,反复咀嚼,慢慢体会,渐渐能觉得其甜如蜜,才能写出动人的文字。


最近一直在读C.S. LEWIS的经典作品,读卡森、杨腓力,以及老师伍锦荣博士在网上的护教文章,更深感他们除了英文修辞、文学、哲学、科学、社会学、心理学的深、广、博,他们旁征博引,层层推论,直有“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当然,各种学问技巧,全为支持所论证的圣经或神学观点。也即:文字、学问、推理,全是辅;圣经、神学才是主。意即,彼等乃如先知,吃下上帝的书卷——圣经——充满你的肚腹。“我就吃了,口中觉得其甜如蜜”。觉得其甜如蜜,面对各种学说的挑战,或为宏扬真道,如庖丁解牛,写出令人阅之因此洞若观火的文章、书籍,以至经典!


即使,要写感性、抒情的小品,或见证、报导;或是短文短评,文字功力仍不得不修,上帝的话语——道,仍不得不食之直到觉之甘甜,否则,既无法载道,也难以感人、动人。


满腹有文有道,方能文以载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