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与病毒共存的新常态——瘟疫与人类、动物及环境的关系

报道:又青

2020年8月15日,陈忠登医生受邀担任由“马来西亚陈嘉庚基金”及“华社研究中心”联办,并“北京大学马来西亚校友会”协办的“嘉庚讲座”第九场主讲人;地点在华研思源讲堂,另有部分参加者聆听线上讲座。讲座主题为“与病毒共存的新常态——瘟疫与人类、动物及环境的关系”。


陈忠登医生是著名脑神经专科医生、马大医学终身荣誉教授、华研名誉主席,他清楚讲解,所谓“与病毒共存新常态”,原来早已有之,应为“旧常态”。


15至17世纪,随着欧洲人移民,就试过把天花、麻疹、伤寒等带到美洲;蒙古兵也曾将鼠疫传到欧洲,以后延伸出“黄祸论”(Yellow Peril),一种对黄种人的潜意识恐惧。


公元前701年,亚述王领大军进攻耶路撒冷;《圣经·以赛亚书》37:36-38节记载:“于是耶和华的使者出去,在亚述营中击杀了十八万五千人;到了早晨,有人起来,所见的都是死尸。亚述王西拿基立就拔营离去,返回本地,住在尼尼微。他在自己的神尼斯洛庙里叩拜的时候,他的儿子亚得米勒和沙利色用刀杀了他,然后逃到亚拉腊地。他的儿子以撒哈顿接续他作王。”


陈医生说,以色列人是古代唯一信仰一神的民族,占当时人类人口少于0.01%,而这历史事件,巩固了该民族的一神信仰。后来的基督教、伊斯兰教都是一神信仰,占全世界人口多数。


究竟耶和华的使者如何击杀以色列的敌人?虽然不完全肯定,但陈医生认为可能是黑死病。


因此,无论15-17世纪的美洲,还是13世纪的欧洲、公元前7世纪的中东,瘟疫发生都与人文环境(移民)及动物(老鼠、昆虫)有关。

新兴传染病的观念
(Emerging [re-emerging] infection)

新兴传染病是近20年来,新出现或重新出现在人类身上的传染病,是与环境、动物生态、经济全球化、交通便利、旅游普遍化、生活方式改变有关,并且可透过人传人、源于动物但之后人传人、透过昆虫(尤其蚊子)人传人。


陈医生介绍六种新兴传染病:

1. 囊虫病
在美洲、非洲、印度、尼泊尔尤普遍的病,由猪传给人,染病者脑部出现寄生虫。马大医院每一两个月出现一宗病例。


2. 狂犬病
病因通常是被已感染的狗咬伤,潜伏期2-3个月,一旦病毒进入中枢神经系统便会死亡。与囊虫病有一共同点,即“迁民”——因旅游与从事餐饮业的外籍劳工越来越普遍而引起。


3. 肉孢子虫病
首次出现在云南一猴子身上。根据基因研究,蛇可能是最终宿主。2004年,92名从邦咯岛游玩回来的学生有89人生病,陈医生与团队亲临现场研究采样本,最终找到源头。


4. 疟疾
是古老的病,跟蚊子有关,主要在非洲;亚洲一带则是印度东部缅甸山区。每年全球两亿人患疟疾,40万人死亡。马来西亚每年有四千多名患者,近90%疟疾是由猴子传给人的新品种疟疾。


5. 立百病毒
1999年在怡保发现,随即传播到森美兰。马大医院成立立百病毒研究团队,发现猪只食用蝙蝠咬过的果实后感染,再传给人类。


6. 新冠状病毒
至今尚未研究出病源头,是透过密切接触,如感染者咳嗽、打喷嚏或说话时产生的呼吸飞沫而传播。有可能经由蝙蝠传给动物,但仍有待证实。


陈医生说,新兴传染病早在3000年前就发生,不可避免地影响人类。病毒爆发也让人类开始重视传染病,如2003年经历了非典型肺炎(SARS)后,中国开始重视传染病,建立了诸如武汉病毒研究室的中心;马来西亚位于双溪毛糯的国家公共卫生实验室(Makmal Kesihatan Awam Kebangsaan Sungai Buloh)也是立百病毒后建立起来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