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神仆在马】倒空后的福杯满溢 拿汀叶秀芳姐妹

采访、整理:锦燕

在马来西亚神经科学协会(MSN)颁发终身成就奖典礼中,拿督陈忠登教授特别感谢夫人拿汀叶秀芳,为了照顾孩子和家庭放弃事业,让他能专心致志投入在专业领域。


认识他们的人都知道,这并非循例说说的场面话,而是肺腑之言!


除了成为丈夫的“帮助者”,在孩子稍大时,叶老师也按神给予的恩赐,在圣乐事工与姐妹事工上为主发光发热。自1984年,她开始担任马来西亚圣经神学院(马圣)的声乐老师长达28年;造就的神学生不知凡几——包括笔者在内,故至今仍习惯称她为“叶老师”,正如习惯称陈忠登教授为“陈医生”一般,更感亲切。


同年,叶老师也开始加入中马圣乐促进会诗班至今,曾担任委员会主席14年。中马圣乐促进会属世界华人圣乐促进会(WACCM)的分支,她的事奉也渐渐跨越国界,进入了国际领域。WACCM每两年举办一次国际性的圣乐盛会,叶老师曾当选四届理事长,现仍担任会务顾问。1986年,从受邀初当讲员,到后来积极参与了西马华福姐妹会事工直到今天。

细说从头

叶老师生于砂拉越的民都鲁,是百岁高龄受封丹斯里拿督的叶明逸弟兄长女。听眼前这位雍容优雅的女士谈起,很难想象原来她童年的娱乐就是在河里游泳,在一堆几层高的“木板”上攀爬,玩鹅卵石、橡皮筋和捉鱼等。


“小时候对基督教信仰的记忆,就是有时女宣教士到板厂来跟妈妈谈道;那时听不懂,也没什么兴趣。”


小学毕业后,她被选拔到美里的一所寄宿学校——丹戎罗邦中学(Tanjong Lobang Secondary School)。在那里,遇到来自澳洲的OMF海外宣教士――金福泉牧师(Percy King)夫妇。


当时,她跟朋友去参加聚会,纯粹是好奇要听“会讲中文”的外国牧师,聚会结束就第一时间溜之大吉。虽然想“隐形”,金牧师却还是注意到她,让高班级的同学邀她到家里吃饭。就在那里,金牧师把福音清清楚楚地讲给她听。她受圣灵感动,泪流满面地接受了耶稣,且把生命交了给祂——当年她中三。由於她常年在运动场上活跃,被老师选为许多项目的学校代表,那年的初级文凭考试考到第三等。不得已,被安排转校到刚开始有英文部的华校。同时也搬到市区寄居靠近教会的亲属家。

中学时代活跃出挑的姐妹

自此,每天骑自行车去学校,经过美里福音堂时,金牧师会定期交给她一些福音单张并一起祷告。到校后,她把单张分发给每位班长,而当她下楼时,一些高年级学生就在上面把单张的碎片洒在她身上!但是赞美主,她一点也不退缩!后来金牧师也开始了每周五的查经班,甚至还曾经受邀在学校的周会分享。1965年3月21日,她和另10人一起在美里海边受洗;多年后才意识到原来他们是美里福音堂第一批受洗的信徒!那年她也获得学校的模范生奖和油田的奖学金。


叶老师与母亲是家中最早信主的,当时父亲很反对;因为金师母常带她到医院探访,有人告诉她父亲:“你的女儿快成洋尼姑了!”后来,宣教士夫妇鼓励她到澳洲留学,并协助申请及安排;对此,父亲倒是相当欢喜!


当她孤身踏上澳洲大陆时,真是举目无亲。但她马上意识到:“上帝就在这里,祂与我同在!”当时的感受很深刻,直至她有了孩子,就想:“只要他认识神,无论去到哪里都不怕,因为神与他同在。”


在澳洲,上帝的祝福满满,不但安排了她的住宿与学业,也让她透过远东福音广播、留学生团契(OCF)以及渔人团契黄聿源先生的周六华语查经班,灵命进深,事奉上也有许多操练,并遇见了同国籍的留学生陈忠登医生。1972年,他们回马,携手踏上红毯,一生相随,鹣鲽情深。

与陈忠登教授鹣鲽情深

事奉之路

回马后,按卫生部的安排,陈医生先在南部新山一年,居銮二年实习,叶老师也因此被教育部派到新山和居銮的国中教书。之后来到中马,先是到一些英文教会观摩,发现他们人才济济;又看了几间中文教会,最后来到三路福音堂,遇见了一些陈医生中学生时代参加圣经班的老朋友,就这样定下来,一家人事奉至今。


他们育有两个儿子。自1975年第一个孩子出世,叶老师就辞去教职,褪去当年耀眼的教师光环,甘心成为无名的“陈师奶”。她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委屈与牺牲,而只是在不同时段要学习的“放下”。其实,她蛮享受当妈妈的喜悦,还曾对陈医生说:“早知道那么好玩,就应该早一点生咯!“


生下次子从医院回家,迎接她的是一个大大的惊喜――竖在大厅的一台二手钢琴!从此开启了音乐事奉之门。至于声乐――是有一次陈医生在英国进修时,她在厨房唱着歌准备茶点,陈医生的同事赞说她的声音很美,应该去学唱歌。回来后,她探听并找到了国内著名女高音李水莲老师,怯怯地问:30多岁才开始学唱歌,会不会太迟?经老师鼓励,她认真学习,直至考获声乐第8级优等文凭。


“有一回,在课后遇到马圣的音乐老师曾玉珍——陈金狮师母,邀请我到马圣协助诗班的中音部。当时马圣就在我家不远的路德楼,我以为是去唱歌而已,没想到陈师母却向神学生宣布:这位就是新学期的声乐老师――吓死我了!那时我的第8级考试成绩还没公布!”当时她不太敢接受,但陈师母却只一味说:“要有信心!”


当时,陈师母是中马圣乐促进会诗班的指挥,理所当然也邀她加入,可说是她圣乐事奉的伯乐兼引路人。在陈师母随丈夫出国深造期间,叶老师也义无反顾地接下了马圣与中马圣乐促进会诗班的指挥棒。

在巴厘岛举办的“世华圣乐大会”(2006年)

“音乐对我来说,绝对是上帝的礼物。在旧约,上帝感动摩西以诗歌教导以色列人;在新约,上帝用天使的歌颂来庆祝基督诞生。诗歌,就是透过音乐来讲道、献祭;并且会在新天新地继续长存!”


至于华福姐妹会的事奉,也始于“机缘巧合”――她深信这一切都是上帝在带领。


1986年的一个早晨,她在报上读到一篇文章,作者声称音乐宣教是佛教开始的,早在西洋“教主”出生之前!


“我非常激动,立即写了一篇实名回应到报馆,从圣经引述摩西和米利暗如何以音乐献祭及教导,那肯定是在佛祖之前。陈医生听我说这事,觉得我胆子真大!”


又一个“始料不及”――她的回应竟然刊登在报上!当时马圣的陈润棠院长特地打电话询问曾玉珍师母:“这是我们马圣的叶秀芳吗?”而她的声乐老师李水莲女士也惊讶于她的勇气,说:“你知道反驳的人是谁吗?那是全马佛教总会长,释金明法师呀!”后来,也有很多校友告诉她,他们把这剪报贴到教会的布告栏了!


因这篇文章,人们开始看到这位家庭主妇的另一面。后来,西马华福邀请她为当年的妇女大会讲员。


“当时我犹豫了。自从10年前辞职,就一直呆在家里,不曾站上讲台;过去曾经活跃的领域和教学的操练,都很遥远了;陈医生却不断鼓励我接受挑战。于是我就开始在华福姊妹会事奉,担任讲员,到成为委员,到担任委员会主席。”


2017年,她又随陈医生集合其他志愿者开办了“信望爱安宁疗护中心”(FHL Hospice Care),在事奉的道路上再多走一步。


在访谈中,她提到一件很感恩的事:“已经信主的家人约定每个星期一为父亲的救恩祷告,一直祷告了20年,父亲终于信主了!且还能有20多年的教会生活与肢体团契,到104岁才安息,这是他的福气!”


这一生的信仰与事奉,叶老师说:“对神的认识非常重要!事奉中,必须认识并相信——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耶和华的灵方能成事。我相信不论在哪一个层面,事奉的道路上必定都会遇到各种问题,若不靠着神,一定不能持久;全然信靠顺服祂,才能体验什么是‘活水的江河’!”

参与海外基督徒团契的砂州留学生与金福泉牧师夫妇(1968)
前排居中两位乃金牧师夫妇,叶老师在他们后排中央。
在澳洲举行的海外基督徒团契会议(1966 年)
左边第4位女生为叶老师,在红毛衣姐妹旁边。
第27届西马华福姐妹大会,在吉隆坡福音堂举办。
前排左: 叶秀芳姐妹,范纯英讲师,黄兼博姐妹,郑瑞莲姐妹,陈彩霞姐妹。
后排左:吴淑明姐妹,万美云(已故)。
不在其内的大会委员:吴智英姐妹(冯师母)、黎彩凤姐妹

三路福音堂乐龄团契
(叶老师站在最后排最右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