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当“色彩绚丽”变成“暗淡无光”——为本土故事《亚珀要上学!》插画最深的感慨(13.12.2020)

受访:曾祥立Nelson(《亚珀要上学!》绘本插画家)
采访、整理:又青

曾祥立绘对大自然有一种特别的情感

远远地,就被《亚珀要上学!》的封面抓住了眼球,拿起来一页一页翻,越翻,书本越沉重。跟着故事主角亚珀跳上船,荡在清蓝的水流上,摇摇摆摆划进他的故事。当船只蜿蜒前进,美丽令人赞叹的景色一幕幕倒退,像加了“Fade out”效果,一种萧瑟和落没越来越强烈,仿佛被划桨的麦诺叔叔溅上来的湖水泼了一身——突然清醒,前面如梦似幻的场景,开始消失。继续往下翻,故事人物的表情越来越凝重……再往下翻,是让人眼目不忍停留的画面,于是,绘本开着,人不知所措地原地踯躅。

为珍妮湖村民感到伤心

《亚珀》绘本插画家曾祥立,多次参与儿童绘画活动,合作过的包括:马来西亚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 Malaysia)、无国界医生(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以及哈利波特魔法世界(The Wizarding World)。为《亚珀》绘图时,他在用色方面下足了功夫,让人恍如身历其境,闻到泥浆的味道、感受到旱季热风使人的皮肤燥起来,还有将小树枝探入河流玩耍时那种粘稠的不伏手……这些是珍妮湖周边原住民真实的体会。当我们不忍继续“阅读”他们的痛苦,可以选择把书定格在最美好那页,但他们的日子,还在继续“翻页”,时间把他们往前推——不管前面日子和道路会有多少障碍。


曾祥立努力把“现场”带到各读者面前,他年轻、有想法、自小热爱绘画;他对大自然,有一种特别的情感,他为上帝美丽的创造而感恩,为此而赞叹,也为自然环境遭破坏而心疼。于是他所绘制的图,就融入了这种复杂的,充满爱与希望的元素。


《亚珀》的故事围绕在彭亨珍妮湖,曾祥立说:“这是我第一次听到‘珍妮湖’这个地方,为了更了解故事背景,我查找了相关资料,看见因着某些人的自私,影响了下一代的学习机会,也破坏了自然环境,我为当地村民感到很伤心。”

珍妮湖周遭渐入萧瑟

以“简单”表现“复杂”的插画手法

曾祥立来自沙巴斗湖,和当地许多孩子一样,小时候常有机会接触大自然。“爸爸和我常一起探索大自然,看到丛林和海洋,我被深深吸引,觉得大自然这创造实在太奥妙了!”于是,这个从小喜爱观赏动画、模拟绘出动画主角,这个作业簿、考卷上布满涂鸦的孩子,渐渐地爱上绘画与大自然相关的作品。


高中毕业,他接触“插画”,并逐渐提升技巧。后来,他为文桥传播中心供稿的《星洲日报·副刊小活力》儿少故事插画,与文桥建立了关系。这次获邀参与《亚珀》插画工作,他十分感恩。


绘画过程,文桥予以很大的发挥空间,曾祥立也十分享受其中,只大概两个月,他就完成整本绘本。“我喜欢用简单的构图、鲜艳的色盘及明显的‘Shape Language’画风呈现故事。我常以‘复杂和简单’叙述它们之间的差别,儿童插画倡导的‘以简单的形式,将复杂的内容表达出来’,是我秉持的创作初心。透过这样的方式,无论大人小孩,都能容易明白图画所要表达的。”


曾祥立和身边许多人都喜爱收藏绘本——尽管他们都是成年人。“绘本的故事虽然简单,但背后可以让人悟出许多宝贵道理。我不认为绘本只适合儿童,或许换个方式想想吧:身为大人的我们,是否忘记了一些正确的、基本的价值观?或许,绘本就能帮到你!”

摧毁“美好”需要多大的“勇气”?

《亚珀》是曾祥立绘制的第一本绘本,他一直以为自己的“第一本”会是童话故事或给小孩阅读的奇幻故事,却没料到是这么“特别”“新奇”“真实”而又“充满意义”的题材。珍妮湖衰败、原住民重重困境(环境污染、失去生计、上学遇阻等等),从亚珀这个小男孩平凡不过的生活故事,赤裸裸地向读者展现出来。


从绘本一开始的鲜艳绚丽,到最后必须使用暗淡色盘,这一转换,让画者本身也深受触动。故事中段至最后部分,他亲自从色盘上挑的颜色,再亲手让满湖的荷花一一消失……这举动,让人有一点体会——亲手摧毁“美好”所需要的“勇气”——要有多无畏的勇气,才能把良心压抑下来,直到深入底部再也跳不出来?当人类一点一点把“美好”从世界摘去,那种生命忽然中断的寒意令人哆嗦。这感受是真实的,事件也是真实的,就发生在我们所爱的,马来西亚这块土地上。

《亚珀要上学!》开头的插画色彩鲜艳亮丽

“小时候一个晚上,爸爸带我们到附近的红树林看萤火虫。爸爸说,林中有棵树栖息着特别多的萤火虫,看起来就像圣诞树!一旁的妈妈也说,她年幼时随处可见萤火虫;但现在不一样了,我们必须到特定的郊外才能有这机会……”妈妈的感慨,以及自己的体验,让曾祥立更深刻地感受到环境不断恶化。于是,他把这样的元素注入了之前的作品。同时,这些作品也加入了沙巴大象疑似被割下象鼻,盗取象牙,以致大象惨死的事件元素。

爱人如己,别让“世外桃源”消失

这次绘制“珍妮湖”绘本,他也有相似的感触。“我相信马来西亚有许多‘世外桃源’,不止珍妮湖;沙巴也有很多非常漂亮的岛屿、漂亮的原始森林。但是,有的人为了金钱利益,非法买卖海龟蛋、珊瑚等;或者随意砍伐,导致动物无家可归。这些自私的行为,都是可憎的。”

他希望绘本《亚珀要上学!》以及他所创作的自然环境相关作品,能唤醒人类。“身为人类的我们,必须要有责任感,以身作则,好好教育下一代,成为地球的好管家!这也是上帝所吩咐的‘爱人如己’。”


绘本最后,梦幻般的一幕:亚珀、同伴、小狗和学校,给人一种淡淡忧伤。“我画着最后一幅画时,陪伴了我十年的狗病得很重,不吃不喝三天,吠也无力。某个半夜,它却罕见地吠,吠得很奇怪。我去看了看它,没什么,我也睡不下了,就继续作画。凌晨五点,我听见它吠了最后一声,它就这样离开了……很舍不得,但还是庆幸,来得及在它孤独的一晚,与它道别。”狗儿走了,走进了它主人的画里,亚珀和同伴在后头开心地追着它,小狗的右上方是学校。小狗和学校,珍妮湖的孩子和村民,他们所失去的,只有在梦里才能复得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