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有惊有险又一年 (27.12.2020)

文: 赦儿清

图源:unsplash@ninjason

又到了东北季候风的季节,马来西亚这个赤道国家中午时分热烈依旧,加上外头冠状肺炎病毒仍十面埋伏,忐忑不安加上忧心忡忡,2020年末叫人该如何轻松过渡?新的一年快到来了,真的能‘新年快乐’吗?


从屋内往外望,我在刚编织好的捕网上稍作休息。信子给我取了一个叫‘珠珠’的小名儿,珠珠我平时最爱的活动除了睡觉休息就是不停地编织捕网。捕网织好后,我通常就一边休息一边守株待兔,期待随时能感应到猎物冲撞或受困在捕网上所产生的震动。


千万别小看我们身形不如人类高大,我和族类编织的捕网,它的强度比同等重量的钢丝还要强、弹性也比较高呢!我们家族成员基本上已习惯静悄悄自由出没在人们身边了。不说您不知,我们其实是一种非常古老的生物,地质学家曾在距离现今两亿多年前的石炭纪地层中,找到约两百多种蜘蛛的化石哦!因我们的捕食方式不同,科学家还把我们分成了游猎蜘蛛和结网蜘蛛两种呢。据我所知,人类还用我们编织的网当作材料学的研究课题哦!


说到研究,珠珠我在过去的好几个月里,都听到信子妈收音机传来的新闻中,提到这个新型冠状肺炎的疫苗研究工作正如火如荼。最近听说,疫苗研究已到了临床试验的阶段了。对人类而言,这是过渡到新年去的一个好消息!就端看这疫苗的安全性而已。


不知是不是受到珠珠我辛勤编织捕网的启发,信子妈最近带着信子开始了毛线编织的学习。


看着信子跟着妈妈一手握着钩针、一手缠着毛线,左一个内圈,右起一个立针,看得珠珠我晕头转向。看着五颜六色又毛茸茸的织线,珠珠我确实是大开眼界,同时也庆幸我们族类编织捕网无须握针,更无须用毛线。


信子妈以编织零基础勇敢出发,一开始像只无头苍蝇,看着好姊妹送来的编织课本,就像看着出土文物武林秘笈那样,似懂非懂,老半天也下不了一针。


还好最后信子妈的好姊妹出手指出一条视频教学的路,这才让信子妈开展了钩针编织的愉悦之旅。


信子妈选择了从编织花朵开始,但因是初学者,拉扯毛线力度控制不好,一针又一针,直到双眼朦胧了,才肯停下手。结果信子妈编出了一朵朵大小不一、花瓣不齐、五颜六色的毛线花朵。


看着放在钢琴上刚织好朵朵艳丽的毛线花、相较于外面世界的花团锦簇,信子妈感慨着炽热风沙中有惊有险又过了一年。


‘与主在园中,心灵真快乐’


岁末回顾之际,但愿我们还能像大卫那样扬声欢呼:


“为此我的心快乐,我的灵欢欣,我的肉身也必安然居住。”(诗篇16:9)


因为我们确信,当我们呼求上帝“神啊!求祢保守我,因为我投靠祢。(诗篇16:1)”时,我们已安然藏身在大能者的保护伞之下了。


参阅资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