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走夜路

文:黄启城

图源:unsplash@ptkindt

树胶芭里长大的孩子,夜间不用照明灯,也能够在周边邻居的路上来去自如。


有一天吃了晚饭,母亲带我到有十多二十分钟路程的邻家去聊天。八九点了才拎着手电筒走回家,到了半路手电筒的灯珠坏了,四周漆黑一片,真的是伸手不见五指,树荫下更感恐怖。我们打开电筒的后盖找后备灯珠,可是后备珠也没有了。母亲很紧张,但还是安慰我:“不用怕,爸爸一定会来找我们的。”虽然天空阴暗沒有星星,但我抬头看见叶缝间有些微光,就对妈妈说我可以走回去带灯来。妈妈却说这么黑,怎么走?就等爸爸来吧!


邻居这几条路,我走得太熟了,摸也摸得回去。当我提了灯来到,妈妈当然很欢喜,称赞说:“小孩子的眼睛真敏锐,还戏谑:“这样子以后长大了可以做贼头王啰!


但我的方向感不是很好,东南西北分得不很清楚,也曾有迷路的经验。我去到木山工作时,就有一次在深山野林里,勘察树木分布情况时走错了方向。正在愁烦,远远地听到有大轮船的汽笛声,才知道要背方向走两个多小时,后来成功辨别方向走回家。这样走了四五个钟,疲惫不堪。所以在木山工作一走进森林,就要根据地图依靠指南针的指引,东西南北才能分辨清楚。我也曾在野林里勘探木山时,席地为床苍天为帐,走上一两星期,虽然身体疲备,但都顺去顺回,感谢主!


说到眼力,我在孩提时是这么的尖锐,不用照明灯也能在黑暗里走,但经历几十寒暑的嗟咤岁月,年纪老迈,眼睛朦胧,白天也不能看得很清楚,真是悲哀也。所以人对这灵魂之窗,要懂得爱惜保护,用时用,休息时就要休息,跟身体其他器官一样,不要操劳过度。


经上也记着说:“眼睛就是身上的灯,你的眼睛若了亮,全身就光明。你的眼睛若昏花,全身就黑暗”(太6:22一23上)。我们的心眼若不了亮,不但在真道上得不到造就,不蒙主喜悦,在日常生活也呈现一片昏暗,这样的人生有什么意义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