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牧者心情】 牧者,我们不是主角

文:柯哲辉

牧者很关心教会。但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一直努力办不同的布道聚会,要带更多人归主,却没有成果;设下使命宣言、五年计划,忙得团团转,人数却不见得增长?心急了,我们到处寻找秘诀,只要是有用,能吸引更多人涌进教会的方法,我们绝不放过;因为我们想在教会“干一番事业”,不能“白占地土”。


问题是:想要在教会“干一番事业”前,是否明白上帝在教会的作为?是否清楚自己在教会里的角色?如果不明白上帝在教会的作为,又如何参与其中配合祂呢?我们不想白占地土,却也不能急着找来一架挖土机,随意挖掘教会这块地土。我发觉,多数牧者仿佛已假设上帝在教会中只是观望者;上帝不做事,什么事都是牧者亲手包办;牧者在做,上帝在观望。甚至,有些牧者简直以上帝不存在的方式经营(不是服事)教会。


毕德生提醒牧者:“教会之所以为教会,不是我们在教会里做了什么,而是神在教会里成就的,即便我们也或多或少参与其中。”[1]


首先,什么是教会?教会是上帝在基督里的新创造,就如圣经所言:“我们原是神所作成的,是在基督耶稣里创造的(弗2:10)。”这里“我们”是指教会,不是个体的你或我。起初,上帝以道(话语)创造宇宙万物;之后,上帝再以道(道成肉身的基督)创造教会。教会永在上帝的怀里,祂拥抱教会。斯托德指出,“在上帝的永恒旨意中,教会处于非常中心的位置。她并不是上帝后来才想到的,也不是历史的意外。相反,教会是上帝的新群体。祂的旨意,乃始于永恒的过去,在历史中实现并要在永恒的将来达致完全。”[2] 教会完全属于上帝,是以重价买赎回来的,难道祂会置之不理?


到底上帝在教会里成就了什么?就让《以弗所书》来说吧。


创立世界以前,祂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1:4)
祂又按着自己旨意所喜悦的,预定我们借着耶稣基督得儿子的名分(1:5)
我们在祂爱子里,借着祂的血蒙了救赎,过犯得到赦免(1:7)
祂照着自己在基督里的美意,使我们知道祂旨意的奥秘(1:9)
到了所计划的时机成熟,就使天上地上的万有,都在基督里同归于一(1:10)


上帝在教会里是主动者,不是被动者,更不是观望者。拣选、预定我们得儿子名分、使我们过犯得赦免、使我们知道祂旨意的奥秘、使一切万有同归于一。是祂、祂、祂,不是我们。上帝先行动,牧者才能行动。牧者的行动永远在上帝之后,牧者的行动是回应上帝的行动。而且,从创世以前到最终时机成熟的同归于一,从始至终,都是上帝的作为。还有,不论是拣选、预定、得赦免、得知奥秘、同归于一,都不是借着牧者,而是耶稣基督。


“神又使万有都归服在祂的脚下,并且使祂作教会至高的元首。教会是祂的身体,是那充满万有者所完全充满的。”(弗1:22)这节经文表明三方面:第一,神使基督成为教会的元首。第二,教会是基督的身体,是那充满万有者所完全充满的。第三,教会可以成为被充满的,因为丰盛的基督作为元首。就如梁惠康所言:“是的,教会可被称为‘充满的那一位’,这实在叫人意外。这全是由基督,那位充满万有者所做成的。这正是神为我们预备的——不必为此感到意外。要惊讶,只管去惊讶吧。”[3]


教会的建造完全是三一神的作为,不是人所做的。“你们在祂里面也一同被建造,成为神借着圣灵居住的所在(弗2:22)。”经文句句说得非常清楚,不需加添太多解释。为何牧者没有看见上帝在教会里成就了什么?难怪保罗祷告,祈求上帝开启心灵的眼睛,看见上帝在教会里的作为(弗1:18)。


牧者们!我们在教会里并非“不可或缺”的。说得不好听,我们是“多余”的。[4] 正是“多余”的,我们才明白作为牧者完全是上帝的恩典。我们是领受者,上帝才是施予者。上帝根本不需要我们,而是我们需要上帝。因着丰盛的恩典,上帝打开双手邀请我们参与其中,让我们在教会里见证祂的作为。不是上帝见证我们的工作,而是我们见证上帝的工作。也许,我们忘记了“见证”的意思。法庭上,目击证人出庭作证,只把所看见的告诉法官。目击证人没做什么,他看见、听见,然后诚实地说出来。见证,表示我们不是主角,是旁观者,主角是另一人。


如果我们明白上帝在教会做了什么,就晓得如何回应,配合祂的作为。当树上花朵凋谢,绿叶变黄,落叶了;我们只看表面,就以为那树枯萎了。保罗说:我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唯有神使它生长(林前3:6)。保罗把自己看为农夫。他知道自己不能使农作物成长。农作物开花结果是依赖阳光、气候、土地、水分。农夫必须了解,并且配合这些因素,它们才能成长。农夫只是参与在其中:除草、浇水、抓虫,农作物就按照时机,渐渐成熟、成长。农夫不能急,种子埋在土里三天看不见小苗,就把土挖开来看;也不能拼命浇水,以为水多就长得快。他必须配合气候,酌量浇水。


农夫必须知道自己的角色,并看见一般人看不见之处。一般人只看见泥土表面上的花朵、绿叶,农夫必须看见泥土表面下的作为。“当我看一棵树,我所看到的,大部分是我实际上一点都没看到的。我看到表面下的根部系统,在土中分布着须根,吸取土中的养分。我看见光将能源照进被原生质包裹的绿叶。我看见几个月后会结出的果子。”[5] 哪怕一棵树光秃秃,或许那是冬天,在泥土表面之下,三一神依然继续工作。


“教会是表土——能量昂扬,生机充沛,有不可限的容量吸收死亡、参与新生。唯一合乎圣经的态度就是敬畏。当我们看见眼前的一切,那些真正在眼前的,身为牧者的人当会脱下脚上的鞋,站立于神所显现的教会之前。”[6] 作为上帝的仆人,我们在见证教会的成长,不是建造教会的成长。我们需要有这样的眼光——看见上帝在教会里的作为。上帝工作,牧者跟随;不是牧者工作,上帝观望。我们以敬畏的心,不是急躁的心;接受神交托我们的教会,并参与在其中。你会惊讶上帝的作为,并为之感到兴奋。这样,我们的服事才会充满喜乐。


[1]毕德生,《复活的操练》屈贝琴、黄淑惠译,(台北:校园,2012),22.
[2] John Stott, The Living Church, 19-20.
[3]梁惠康,《以弗所书》,(香港:天道,2017),127.
[4]毕德生与唐慕华(Marva J. Dawn)合著《颠覆文化的牧养之道》(The Unnecessary Pastor: Rediscovering the Call)是针对今日牧养教会的牧者而写的,要今日的牧者做一个“多余的牧者”(unnecessary pastor)。所谓“多余的牧者”是抗衡世俗文化的期待,忠心于基督的蒙召,做个颠覆文化的牧者。
[5]毕德生,《追寻呼召的探索之旅》孙秀惠译,(台北:以琳,1996),178.
[6]毕德生,《追寻呼召的探索之旅》孙秀惠译,(台北:以琳,1996),14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