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祂把自己献为祭 (14.02.2021)

文:温泉

图源:unsplash@shalevcohen

今年是牛年。谈及牛,脑海就浮现默默耕耘、勤奋劳苦的象征。


《五牛图》是唐朝韩滉的传世名画,图中五头牛透视精确,动态不一,行笔粗放凝重,设色淡雅,形象生动,高明地表现出牛的形体结构和皮的质感,被后人称之为“神气磊落、稀世名笔”。五牛中,一俯首吃草,一翘首前仰,一回首舐舌,一缓步前行,一在荆棵蹭痒。整幅画面除了一棵树,没什么背景,因此每头牛可独立成章。


当然,牛如果不是这么伟大的贡献,吃苦耐劳、鞠躬尽瘁,为人类耕田拉车,那么人类就不会褒扬它、敬畏它,甚至绘画了《五牛图》这么传神的图画。


由于牛那默默耕耘、顽强能干的特性,它会有生产、富足、力量等象征意义。然而,无论牛多么伟大,它都不过只是个家畜里最有力的动物。它不是神。我们不能把它神化,进而敬拜它。


古人曾把牛神化,拜为牛神。巴力的生产之神就是以牛为象征。以色列民或君王也曾经制造牛犊来膜拜。现代人除了印度种族还流传着拜牛的宗教习俗,我们许多人崇拜着另类的牛——股票,所谓“牛市畅旺”、“牛气冲天”。有人就成为“拜牛主义者”,把一生的钱财投资在股票上,结果股市崩盘,钱财化水,一生蹉跎。


其实,“拜牛为神”,这不是上帝的旨意。我们不应该拜牛,而应该敬拜创造牛生命的主宰——上帝。上帝创造了这么美好的牛,透过牛,给了我们食物、耕作和交通的便利,我们应该称颂和敬拜牛的创造主。


《圣经·马可福音》,就以“牛”象征耶稣,描绘耶稣为服事众人,劳苦作工的公仆。耶稣忙得连饭也顾不得吃。(可3:20;6:31)耶稣在船尾上,枕着枕头睡觉。(可4:38)耶稣日夜传福音、医病赶鬼,以致累得可以在风浪打击颠簸无比的渔船里沉睡。祂说:“狐狸有洞,天空的飞鸟有窝,人子却没有枕首的地方。”(马太福音8:20)


在服事上,耶稣就像一只牛,生前为主人勤劳耕作,那良善忠心的仆人的形象,成为我们的榜样。


耶稣的服务,就像牛一样,最后被宰杀,成为祭品。我们的主耶稣也如此鞠躬尽瘁,死前被凌辱、鞭打,最后只剩下一条围巾,祂被残酷的钉在十字架上,流血舍命,担当了我们的罪孽,祂是上帝的义仆(赛五三:11),也成了我们的义仆(牛的象征)。祂自己就直言:“因为人子来,并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可10:45)


《腓立比书》2章说:“祂(耶稣)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层层递降,从至高神的地位,成为人,成为奴仆,再为人死,而且死在最残酷最羞辱的十字架上,成为救赎人类脱离罪恶的真正祭品——祂把自己献为祭,好除掉罪,叫一切信靠祂的人,都获得了上帝的赦罪之恩,都获得了丰盛的永生——因着祂的义无反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