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缅局势升温,或爆发内战,持续代祷

受访:尹传道(缅甸仰光)
采访、整理:又青

“这几天,人民安静得可怕,仰光也没有大暴动。”尹传道的朋友对他说。


自2020年末选举结束,缅甸政府分作两派,一是胜选的民盟,后来组织了居间政府(临时政府)“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 ”( CRPH),也即大家称的“人民政府”;另一则是军政管控下的“国家管理委员会”。大部分人民支持人民政府,也参与公民不合作运动。因此医院、银行、交通、学校、能源部等都不如常运作,各领域陷入停摆。


3月24日,缅甸全国人民静音示威——街道上无人无车,所有商店关门,全民待在家。这有三个目的:为逝者默哀、补足体力,也打脸军方所说“一切已回归正常”的声明。

三月尾或爆发内战

缅甸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人民政府)驻联合国特别代表萨萨(Doctor Sasa),一方面着手进行将一些政变主犯的控诉上呈至国际军事法庭,一方面也联系国内各方势力,正努力组织联邦军,国内13个民族武装回应支持,包括克钦族。像萨萨说的,内战爆发率极高。据知,人民都在准备能拿到武器,准备3/27 的行动。


3月27日是缅甸建军节,是纪念军队的日子。但军方发话,要在这天消除所有反对声音。即便如此,人民也不买账,计划反击。


3月16日,仰光莱达雅(Hlaingthaya)工业区发生流血反政变抗议活动,军方下令对五个区域实施戒严。因此,近日游行示威人数减少,但仍有“无人示威”(街头摆放图像和标语等)。军警一日两次巡视,也会在街上随机检查民众手机,或进入民宅搜寻,一旦发现存有示威相关图照便逮捕。

令人痛心的死伤事件

3月23日,人民在社区内游行示威;地点:仰光菜市

截止3月23日,据DVB报社统计, 至少270抗议者死亡,而军方发言人佐敏吞(Zaw Min Tun)则在记者会上表示有164人丧生。


尹传道补充:“3月21至23日,情况最紧张的曼德勒有26人被杀,而最让人愤怒的是15岁少年因走出去关锁大门,被狙击手射死;另有一名7岁女孩,只是在家楼上待着,也中枪;还有救援人员在过程中也被射击……”


缅甸新闻媒体不理军政命令,虽然报社被封,仍在网络发布新闻和视频。军政颁布的戒严令,不太受人民理会。但如非必要,民众都不出门。由于军方早前释放囚犯进入民间,因此民众也有所防备,不随意与陌生人接触。


暴动以来,人们都生活在恐慌和担忧里,就在尹传道的社区,大约两三星期前,军警到来下令社区居民出来,自己拆除拦路示威的摆设,年长居民也不可豁免。未免导致悲剧,居民只能服从。

救济行动务须低调

“目前仰光的人数已大幅减少,中国工厂火烧后,大约十几万工人都回乡了。不少仰光居民也逃到边郊,避开月底可能发生的暴动。目前,这里的美韩宣教士仍留下,参与物资救济行动;也有不少教会传道人走上街头,参与示威。”


另外,有的教会也帮助参与公民不合作运动的人,也有一些民间团体,为失去公家住所的人提供住处。但这两日,有人外出送救济品时被军方逮捕控告,因此行动务须低调。


尹传道心痛说:“要特别为遭逮捕的示威者祷告,被抓走的人很可能被注射毒品、拍照,并控以吸毒罪名。有名女生被囚了两天,出来后完全不会说话了!只是重复念她居住城市的名字。还有的前一晚被抓,翌日家属收到通知领尸。还有的家属跑遍仰光监狱,都没找到人。”


目前约有2000人被逮捕,平均每天二三十人。有一些还被要求支付昂贵赎金(有的甚至被索约200万缅币,马币近六千),才能释放。

我们是否变得跟他们一样?

面对眼前的急难,尹传道与弟兄姐妹更加迫切祷告,依靠神。也在这时,有还不认识主的朋友,或对未来局势迷茫的人,因为基督教诗歌、网络直播信息被感动,开始关注基督教的信息。也有的人信主后本来不敢公开承认信仰,却因为两次派发救援物资,开始得到社区居民的接纳。


尹传道坦言,一开始面对军政的暴行,气愤难当,甚至看到军车经过,就想在地上撒钉子;看到警车,就想抛掷汽油瓶。但他还是冷静下来了,知道这是出于人的罪性,因此如何拿捏公义准绳十分重要,不能越界。


教会面对当前情况有几种反应:参与、不参与、背后支持等,但无论哪种方式,总有不同立场的声音。他说:“个人好好坚持从上帝来的领受,不必互相攻击。而我们能做的,是继续为受难人民提供生活帮助,对神有信心并保持冷静,不被周遭氛围冲昏头脑,不散播假消息。弟兄姐妹不要在追求公义的当儿,却用了不公义的手段。我们本来恨恶失去良知的军政,但我们是否也变得跟他们一样?我们是否咒诅他们?若变得一样,就失去了为公义发声的味道。”

仰光阿弄区(Ahlone)的夜晚游行

尹传道提出三点,让所有在患难中的人反思:

一、患难中必须仍相信主同在环境如何混乱,主依然能供应并保护我们。

二、苦难提醒我们勿把精力过度地用在世上,而是好好寻求神要我们活在世上的目的。苦难提醒我们主的再来,但不是要我们去数算主几时再来,而是主来的时候,我们如何见祂。生命的重点不在世上,正如保罗在《提摩太后书》4章7-8节说的,我们有当打的仗、要跑的路、要守的道。

三、小心地说“感谢神!”——尤其大家在同样的困境里,但遭受不同的结果时,蒙恩那方在大众前要小心言语,免遭误解。

神所派来的“天使”

短短几个月,尹传道更深地体会到神是有预备的。一开始,他祷告求神“干预”,拦阻军方势力,甚至希望神直接除掉罪魁祸首——就如约沙法时代一样,神派天使除灭恶势力。


“最终,神没有派天使来,但祂却为缅甸人预备了许多盟友,原来缅甸也可以达到各族群宗教同心。上帝在国内外预备这些盟友,国际风向也是向着人民。在追求社会公义时,我看见上帝派来的不是有翅膀的天使,而是有两只脚的‘天使’。


尹传道在仰光算是外乡人,神学毕业后派来这里开拓不到四年,但历经疫情及政变之后,各方面都得重新开始。在这样的时期,感恩的是,上帝预备边郊的弟兄姐妹,为他们提供避难场所。若月底爆发大规模内战,也有去处。

吁为国外缅甸人提供支持

许多散居缅甸以外的国民,只能从新闻或网络看见家乡情况,有者亲属就在暴动中丧命或遭逮捕,他们却无法伴在家人身边。尹传道说,他们的牺牲不会是白白的,他们是缅甸民主抗争历史的英雄,更是家族的荣耀。这些逝世的人,得到来自不同地区的民众前往凭吊;相反的,伤亡的军警,场面却异常冷清。他也呼吁国外的教会或机构,主动给予这些亲属情感上的支持和陪伴,度过哀伤。

代祷事项(2021324日):

1)求神翻转国家形势,军队夺权早日溃败,求圣灵唤醒军人被权欲淹没的良知。

2)被囚的人民早日被释放,并且在狱中能安全(不被注射毒品以及遭受严刑逼供)。

3)民选政府能顺利将军头告上国际军事法庭,好让国际能给予实际帮助。若顺利开庭审核,就能派维安部队进入缅甸。

4)为弟兄姐妹的信心代祷,能够把安全感牢固地建立在大能的恩主手上。

5)求神带领人民,能夠做好面对内战的准备。

6)求神兴起各方势力,特别是教会能够预备好,救助因战乱而流离失所的人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