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那个送吉他 给我的爸爸

文:张宝琼

张宝琼与父亲

父亲与我们从小就很疏离。常年工作在外的他,一年回来三两趟,感觉像一个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


父亲是酒楼的主厨,厨艺了得。酒楼承办酒席,他领着一个厨房大班底,没少见过大场面。可父亲脾气火爆,一个不高兴,锅铲一扔,带着全班兄弟,便炒老板鱿鱼。因此,父亲失业是家常便饭。


母亲胼手胝足,父亲是长期缺席,于是生活捉襟见肘,她得担起一家七口的生活起居,衣食住行。这当中的凄苦,我每每忆起,仍忍不住泪湿,总觉亏欠母亲太多了。


父亲的形象,在我们儿女的心中,是模糊的,也是可有可无的。更甚的是,父亲从不表达他的关爱之余,他对儿女的苛责与体罚,让我们对他敬而远之,无法亲近。


及至父亲年纪开始老迈,他终于回到家中,那时的父亲脾气才算收敛了许多,他也总算是落叶归根了。当时,我们都已年长,有者已成家,只是年老的父亲也不大亲近孙辈,鲜少见他含饴弄孙。


回顾以往的点点滴滴,六个兄弟姐妹当中,身为长女的我,可说是较得到父亲青睐的一个。记得我年幼时,父亲在狮城工作,回来怡保,他会买一两片黑胶唱片给我。记忆中,最叫我难忘的是我十二岁生日的时候,父亲知道我想学吉他,他特地去买一个作我的生日礼物。那天,他是一手扶着把手,一手提着吉他,踩着脚踏车回来的。这个画面,到今天依然清晰。


虽然父亲有许多令我们怨懑的地方,但我想他对子女的爱是内敛的吧!爷爷在父亲很小的时候便去世了,嫲嫲对父亲并不疼爱,可能父亲从小不懂得表达自己的内心感受,以致他也当不好父亲的角色。


令我异常感恩的是后来父亲决志信耶稣。父亲是传统华人信仰下成长的老一辈,因主的恩典,我在进大学之前已笃信基督,后来母亲也接受了救恩,成为家中的两个基督徒。我进入职场后,回到出生的地方定居下来,每个星期都与母亲到教堂敬拜主。那时父亲身体开始微恙,常出些状况,也许惧怕自己独自在家,自动要求随我们上教堂。


感谢圣灵亲自动工,福音的种子已悄悄撒在父亲的心田上,加上教会的弟兄姐妹爱心接纳,父亲开始多了笑容,心胸也宽广了起来。婚后有个晚上,深夜里电话铃声响起,我惯性地觉着父亲又出事了。果然,父亲呼吸困难,我连夜过去送他入院。


在医院病床上,父亲呼吸愈加急促,这时我鼓起最大的勇气,问道:“爸,你愿意相信耶稣吗?”这时,父亲喘着大气答道:“求耶稣救我!我愿意,我愿意!”哈利路亚,荣耀归给神!那一次,父亲经过死荫的幽谷,重新得医治,也真心诚意接受了主。


虽然如今父亲已回天家,但他在信主的数年光景,有了很大的改变。他随和了很多,心情也开朗了。主的大爱让他经历了以前不曾有过的喜乐。


爸爸,您送我的吉他,我搁置一旁几近半个世纪,后来终于送了给外甥女,就是妹妹的女儿,您的另一个外孙。那个吉他还是好好的,我只是换了弦。现在它在我们的家族里,重新发出了美丽的声音。我生日的时候,外甥女给我寄来了视频,抱着吉他唱歌;母亲节了,她又这样做了视频,送给她的母亲。


爸爸,谢谢您当年给我送的吉他!                


父亲节了,爸,你和妈妈在天国团聚了!盼望着,其余的弟妹也能认识神;盼望着,家人与你们有重聚的那一天。诚心所愿。

One comment

  1. 谢谢您❤
    把最好的礼物送妈妈,爸爸❤
    常常祷告,不要灰心 ~路加福音18:1有1天,全家人都要进方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