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如同砌图 (24.06.2021)

文:阿钟

图源:pixabay@Alexas_Fotos

我开始喜欢上砌图,是来到英国一段时间之后。我一开始就留意到,校园里许多休闲厅中随处都可以找到砌图,一千片的、或是五百片的。我从来没想过要去碰这个东西,印象中这简直就是超级琐碎复杂又无聊的玩意,而且,怎么可能完成?


后来在一次学校举办的创意活动周,砌图当然又再出现了。一开始我只是坐在朋友旁边看着他们玩,后来自己也跟着帮忙寻索。但当我第一次找到第一片,然后尝试把它放上去,看着它完美地镶进残缺的角落时,我心中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感觉——那里面带有微微的成就、满足、和自我嘉许,然后“想要更多”的冲动。


更奇妙的是,那一周我们完成了许多砌图,而那其实涉及了许多人,及许多天。因为那幅未完成的砌图就一直摆在小茶几上,经过的人若有空,就停下脚步来看一看,装上几片,又走开。我们往往砌了一会,卡住了,好像怎样也无法再找到任何正确的砌片,于是我们走开了,各自去上课、或去打球、散步、吃个晚饭等等。


第二天,当我们回来,会发现砌图来了个大跃进,不知道谁给它又装上了一大片。在校园随处的角落里,一幅幅砌图,往往就如此放着,三四天、有时一两周,看多少人会为它停留,但它最终会完成,聚众人之力,却没有人知道是谁开始、又是谁完成。


英国的学校就是如此引导我爱上砌图,并教导我如何轻松而更有意义地玩砌图。


回国之后,我一直念念不忘砌图。于是我也开始在我的小书房辟出一个砌图角落。上个月我完成了一幅,用了约两个多月的时间。有许多不同状况的我,进进出出,自成凌乱,是大家最终合力把那大谜团一小片一小片成形。如今,我已经开始了第二幅,我拍了一张照片、那些碎片散满桌面。我记下来,2019年11月4日。


在砌图的经验中,有一件事情我发现几乎屡试不爽。习惯于砌图之后,你有时会玩得锲而不舍、停不下来。但最终你会被困境所阻,无论如何也再找不着任何一个合适的砌片,可以镶进去……半小时一小时,毫无进展,最后被迫放弃。


开始时我实在很不甘心,并且开始乱想,是不是这个砌图缺少了一片之类的。后来我几乎相当笃定,因为一段时间后当我再次回到砌图前,非常奇妙,几乎不太困难的,我总是可以找到了接下来的砌片,然后又继续推进完成一大片。因此砌图成了一种似迷宫、但又感觉绝对安稳的探索。


一天我在散步,忽然发现生命往往就是如此:说不清有多少次我身陷执迷,感觉前面再无路可走。现在回首,当时的眼泪、挣扎、焦虑、绝望、惧怕,虽无可避免却看起来如此枉然。因为没有一次我不是安然渡过——可能我只需要暂时走开。


从前我觉得1000片的砌图怎么可能完成?如今恍然大悟,原来我只需要让它不受干扰地搁在一个大桌子上,假以时日,我几乎不怎么费劲就完成了它。


——我是不是只需要把我的生命稳稳地安置在神里面呢?知道在神里面、安稳如同我安静的小书房,祂的伟大难以测度,足以容纳我整个生命、我所有的忧喜、烦恼和任何跨不过的关卡——我的生命在神里面,如同砌图,一览无遗地在桌面展开。


而这份信、这份知,正是生命得以从容成长、安然渡过风雨的力量。


2021年伊始,对着周遭局势,去年一年来的新冠肺炎肆虐,凌乱,似乎无法拼图的砌片……但我坚信,它们终究是整个大图里的一部分——而创造、护理、拨乱、反正的上帝,始终在掌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