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人心惶惶的砂邦疫情

文:黄启城

图源:网络

疫情爆发以来,砂邦一直处在橙区。后来一名伊班女子因父亲去世,从那时的重灾区柔佛回来奔丧,被令居家隔离。她的家在白沙祥地区,相距诗巫市区只有十多二十公里。伊班族人传统的生活方式是聚居长屋,“长屋”顾名思义就是长长的屋子,从十多间、几十间到整百间都有。走进长屋的门,就是一条空旷的公共长廊,然后才是个人的房间,再接进去是厨房和洗刷间。有些后面不能设楼梯,日常生活进出都需要经过长廊。这样的生活环境,怎能是隔离场所呢?这位逝者可能是名门望族,远自砂邦南区的古晋到北区的美里,都有亲朋戚友驾车前往吊唁。


伊班族人的风俗,对逝者志哀期要三天三夜,稍有名气者要摆酒杀鸡宰猪大吃大喝,更有摆桌聚赌者。尤其亲朋来访,不论男女都要互相拥抱痛哭流涕,这是对逝者的哀思怀念,对家属的慰问节哀,极尽哀荣。


事过十多天,这名女子被查出是新冠肺炎确诊者,如此首波疫情就在这长屋里爆发开来。这些长屋居民都是辛勤的劳动者,各家各户都种有瓜果蔬菜,每星期带到诗巫市集去摆卖。有些也有在诗巫商号或咖啡店当伙计,这样许多诗巫市民都确诊了。诗巫中央市场是全砂最大的综合市场,人口密集熙来攘往,一人感染就很猖狂地扩散,确诊人数天天加增,没几天就由橙区转红区。并且这名伊班女子,就成为众矢之的、罪魁祸首。我觉得她是无辜的,真正的祸源乃是允准她回家隔离——如果是砂邦人,怎不知道长屋是怎么样呢?


再说这些吊唁者回去各自的长屋,也把病菌带回家,造成各县区的伊班长屋都有确诊者,疫情一发不可收拾。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适逢一年一度的开斋节,政府虽有规矩限定,彼此互访人数只可多少人,但是喜庆当前顾不了许多,有些家庭一队出一队进,加起来也是一个大数目啊!这一波是全马性的,情况更加严重,日均确诊人数竟达七八千人。如以国家人口来计算,确诊人数竟是全世界的冠亚军,真令人谈疫色变,惶恐不安。


至于伊班长屋,多数在远离人口密集城市的乡区,按地理环境就是安全区,可是他们的传统习俗都是群居生活,若不幸一人感染就成为感染群了。上面所说诗巫白沙祥的感染群,就是这样形成的。


本来伊班长屋对这次的疫病,都很有警觉性,当疫情在世界各地扩散时,政府即呼吁警告,他们都很配合,各个长屋的出入口处,都竖立告示牌禁止外人出入。可是有些居民在外地工作,就不得不出入;若确诊了把疫菌带回家,许多长屋也会感染,向社区扩散开来。这一发更加猖獗,有些长屋确诊人数竟高达几十人。


政府看到事态严重,就颁布管制令禁止一切活动,日常生活也受影响,有些穷困家庭三餐不继,叫苦连天。政府当局应当体恤民艰,想方设法为他们纾困。


最后,我们要向主祷告!祈求上帝怜悯,在砂沙两邦人口占多数的原住民(伊班、卡达山),庆祝一年一度的丰收节(1/6)后,不会造成集体感染,盼望他们都有前车之鉴,也都有警觉性,不会再有第三波的疫情。如果再爆发,后果不堪设想,请大家都警醒吧! 阿们!   


编按:文章写于6月5日;6月22日为止,砂拉越MCO第25天,一共新增507宗病例;对比去年4月30日,新增病例5宗,累计病例507宗,真是天壤之别。愿主看顾保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