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有爱无碍?英国卫理公会承认同性婚姻——马来西亚基督教卫理公会砂拉越华人年议会立场鲜明

报道:又青

2021年6月30日,英国卫理公会会议以256票对45票通过“为同性结合提供祝福并承认同居伴侣”,成为英国允许同性婚姻的最大宗教教派,而30个教区里只有1个教区不支持此议决。


诗巫卫理神学院在7月6日,晚上7.30-9.30举行了“有爱无碍?英国卫理公会承认同性婚姻”线上交流会,由刘世尧牧师主持,阮文顺牧师、刘会明会督及邱和平院长讲解信息。

阮文顺牧师(砂拉越华人年议会差遣至英国宣教士,目前在Epsom循道卫理华人教会牧养)解释,这场“辩论”焦点是依据《上帝在爱中使我们合一》报告(God in Love Unites Us)及其建议——“承认同居(一男一女婚姻以外的性亲密关系),改变对婚姻的理解,以便将其扩大至同性别的人,并允许同性婚姻在卫理公会场所举行仪式,并获得祝福。”

1992年,英国卫理公会仍持守符合《圣经》的婚姻观,包括:保持性取向和性行为之间的重要区别;接受“离婚的良心条款”符合圣经教导,而“为同性婚姻提出的良心条款”则不然[1]


2003年,婚姻与关系课题首次纳入会议提案,年会成立工作小组探讨。

2005年,报告中肯定教会在此课题立场继续建立在1993年的议决基础上。与此同时,英国许多同志牧师不放弃争取教会认可同婚。


2012年,伯明翰教区重提此课题并要求卫理公会接纳。


2014年,随着英国各地开始承认同婚立法,许多教会也开始发声,盼教会接纳。


2016年,年会成立工作小组以探讨婚姻与关系的课题。


2019年,工作小组呈上《上帝在爱中使我们合一》报告给年会,并获“压倒性多数暂时(理论性)通过”,并提供一年时间让各牧区、联区做咨询探讨(consultation),再做最终表决。

然而,这些咨询探讨并无实质作用,许多人只能表达立场,而无法真正投票(这些意见不会归入最终票数)。就以阮牧师的教会为例,他们仅能够写信呈交年会表达立场。


两千年的基督教教义,今天大多数基督徒仍坚守,但在英国卫理公会却成了少数人支持的景况,反倒需要“良心条款”来保护(良心条款:若良心、道德或宗教信念不允许某人遵守某项法律或行某义务,可容许他不遵守)。“婚姻”的最新定义随即改成“……marriage can be between any two people.” 另外,英国卫理公会也决定,不能进行任何“性转换疗法”(Conversion Therapy),并敦促政府毫不拖延地禁止。


阮牧师的一名会友痛心地说:“婚姻定义改至如此,我曾在卫理公会举行婚礼,如今是否要再到其他教会,重新立下婚约?”


从“多数”转为“少数”,坚守《圣经》婚姻观的教会和信徒需要预备好,面对他人攻击,付上代价。Methodist Evangelical Together(MET)是代表英国福音派的卫理公会团体,期间不断呼吁教会归回《圣经》,其主席鼓励大家:“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一切都没有改变,耶稣基督至今仍掌权,坐着为王。”

阮牧师说,由于华人堂会的弟兄姐妹来自不同宗派背景,此事发生后,部分会友可能离开卫理公会,但他鼓励大家留下,继续为主做光做盐。


每年6月,英国各地包括学校也庆祝“自豪月”(Pride Month)——LGBT的庆祝日。要如何以《圣经》教导培育受自由主义熏陶的下一代,成了教会一大挑战。


早在几年前,阮牧师身边就有许多同工是新派、自由主义、同婚支持者,如今议决通过,会有更多“劝勉”的声音,譬如建议到他的教会分享,帮助他们明白这个“祝福”。但阮牧师并不灰心,英国仍有持守真理的教会,他们不会与卫理公会切割关系,但会继续舍己、背十字架跟随主,请大家继续代祷。


刘会明牧师(马来西亚基督教卫理公会砂拉越华人年议会会督)也表达了马来西亚砂拉越华人年议会的立场,摘要点如下(完整版请点这里):


⚫马来西亚卫理公会是自主的教会组织,不受国外卫理公会议决影响。

⚫ 赞成同性婚姻从未“一致通过”,且往往是基于人权观点而提出。

⚫ 《圣经》的权威与上述人权观点对立,《圣经》是生活的准绳与指标,教导我们过讨神喜悦的圣洁生活,不受时空及文化限制。

⚫ 《圣经》教导一男一女的婚姻制度,男女都是上帝所造。

⚫ 基督徒应以“对邻舍的爱”、敞开的心面对寻求服事的人。

⚫ 《马来西亚卫理公会法规》(2016年)提及,任何公开自称为LGBTI者,皆不能被举荐担任卫理公会任何层面之职分(参301.3);同性恋者亦是具有神圣价值的人,教会致力提供辅导、治疗、引导和关爱,灵性及情绪支持(参社会准则84.4e);凡对自己性别混淆的人,需要上帝恩典的医治与转变能力,而非采取变性手术(参84.4f)。*此部分是2016年修订法规时加入,刘会督解释,这说明马来西亚卫理公会更加坚定立场,而非随着潮流(Trendy)日渐开放。他再次勉励信徒时常祷告,忠心传扬上帝不变的话语。

邱和平牧师(诗巫卫理神学院院长)从圣经神学角度回应:

今天社会强调的平权(equality)和包容(inclusivity),若不顺服在《圣经》权威下就会出现问题。两性结合的教导在《圣经》里具有:普遍性(贯穿新旧约)、绝对性(并无例外情况)、强烈性(若违反,被视为比行淫乱更严重)、反文化性(反广泛文化潮流)。


文化不断挑战真理,就算新旧约时代也是,教会必须在《圣经》权威上站稳,而非顺应人文公平及平权等,且必须照着《圣经》理解去定义“公义与平权”。耶稣在地上时,人们同样面对许多婚姻挑战,而耶稣的做法是将人心夺回,祂重提《创世记》1:27及2:24——对人的性恋具有禁止、规范意义的教导。


邱院长也列举《圣经》对极度堕落故事的记载,包括《创世记》19:4-11、《士师记》19:22-25,这些记载并非只反对暴戾,更凸显当时堕落反常的性行为,《利未记》18:22及20:13也把同性性行为列为一级性犯罪。


耶稣与施洗约翰谈论性道德课题时,也从未以同性背景为前提(参:太5:27-32,14:1-12)。另外,保罗并非像有的人所说,“他只是不赞成强迫的性行为”——在《罗马书》1:24-27,同性恋与拜偶像相提并论,两者都是压制真理、不洁、可耻、逆性的,表明这关系的相互性过于剥削性(参看:罗6:19-23,13:13-14;提前1:10)。


邱院长说,《圣经》论及同性的七处经文,不断遭受字义扭曲,到如今被注入社会文化、政治理论的诠释,让经文原意体无完肤,而许多人被这种诠释蒙骗了。归根究底,种种问题乃是出自人的原罪,邱牧师提醒,我们必须更新错误的思维,摒弃“Sexual Orientation”(predetermination,先天性取向),认识“Sinful Orientation”(Predisposition,人的罪恶取向),最终蒙受基督福音带来的转化(罗6:6-7)。


他再次强调,神对婚姻和性的认可只有在两性结合中,基督徒不该篡改《圣经》道德标准迎合世代。教会并非对同婚议题小题大做,而是现有的错谬解经削弱了对同婚议题的反对以及《圣经》的权威。


最后,刘会督也提醒,今日英国发生的事,将来也可能发生在马来西亚,因此教会应尽本分,透过主日学、门训栽培等,帮助信徒扎根《圣经》真理,无论个人生活或教会教导都不能放松。


[1]  既然有关离婚者再婚的良心条款可以接受,为什么却不能接受《上帝在爱中使我们合一》中提出的良心条款,为那些忠于《圣经》教导的人提供保护?《圣经》关于离婚的教导是明确的:在特殊情况下允许离婚和再婚。但要注意到——同性之间任何形式的亲密性关系,在《圣经》中都是被禁止的。这两个良心条款是非常不同的。根据《圣经》的教导,关于离婚的条款可以接受,而关于同性婚姻的条款则不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