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生命影响生命”——培育爱主的下一代

文:陈秋琼

图源:unsplash@annaelizaearl

疫情之下,如何牧养教会和家庭,成了不可或缺的重要课题。顺应时代洪流,我在线上参加了一个课程,课程的理念强调以家庭为中心,并以家庭为中心的门训作起点。当中讲述信仰传承对一个人、一个家庭、一个家族、一个社区甚至整个国家的重要性。教会领袖就是生命的影响者、信仰的传承者。一个属灵领袖,不单单是将教会带领得很好,他本身还应该是影响者——影响并带领自己的家人、孩子来到主面前。当他为家庭舍己、牺牲,将生命摆上,如此有“生命”的领袖,才可以影响下一代爱主,信仰传承才得以在教会、家庭中落实。


讲员不断强调“生命影响生命”,唤起了我信仰旅程中一段珍贵的记忆——信主后,两位影响我生命至深的属灵导师。

影响生命至深的属灵导师

第一位,是牧养我的第一个牧师。若说属灵的导师是引导者,属灵的同伴是陪伴者,他就扮演了亦师亦友的角色——他不厌其烦地为我分析问题,耐心引导;他总是聆听,不批判,接纳我的软弱。那是如此安全的氛围,我可以无所顾忌,与他无所不谈。因着被爱、接纳和包容,我从不愿敞开,成为一个愿意说出内心感受的人。经他推荐,我战战兢兢踏出了第一步,走过四年,考获第一个神学学位。


毕业多年,我在神学院侍奉,遇见第二位属灵导师。他在破碎家庭长大,从小自卑孤独,信主后经历生命的翻转、改变。他是一个体恤人软弱、谦卑的上司;他是一个鼓励者、关怀者,也是一个祷告者。除了事工,他也关心同工各层面的需要,为同工代祷。工作时,他不时来到我们身边,分享代祷事项,然后大家一起祷告。他是我学习“随时随地,每时每刻祷告”的好榜样。当我犹豫是否要进修第二个学位,他一句“你行的!”,为我注入信心,我勇敢地再踏出一小步,走过了6年半工半读的生涯,修毕硕士学位。


人生中信心的这两步,犹如当年摩西带领以色列民,凭着信心踏入红海,海水就分开,以色列民安然走过去。无独有偶,两位属灵导师皆有同样的生命特质:有爱心,以及一颗谦卑、接纳人、包容人的心——这都成了我属灵生命的指标。


我立志成为辅导者,是第一位导师的影响;装备成为辅导者,是第二位导师的鼓励。侍奉中,深感自己有许多不足之处,在混乱、跌跌撞撞中成长;也接受别人“需要恩典”的事实,困境中陪伴他们前行。

真正的生命影响力

“生命影响生命”——讲员的声音如雷贯耳,回荡耳边。他语重心长地感叹:“为何教会无法栽培‘有生命影响力’的人?过多的活动,占据了人的生活,却无法影响人的生命。”


回顾刚信主时,教会的 “活动”屈指可数,但我们彼此鼓励、风雨同舟。岁月不但没有带走那段团契交心的日子,还留下了丰盛的属灵生命印记。如今,教会事工占据了大部分时间,无法喘息,更莫说与人深交。


疫情之下,我们急需反思:教会事工是否倾向“以活动为主导”,却无法引领人归向神,过敬虔的生活?教会属灵领袖的生命影响力,是激发下一代更爱参与活动,抑或激励他们更爱神爱人?当教会事工以 “生命影响生命”为方向,领袖和信徒活出如《使徒行传》信徒般的团契、相交,我们才能更有效执行上帝托付的大使命(太28:19-2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