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天国再见

文: 张宝琼

饶家发牧师 (图源:甲洞基督教卫理公会)

一个许久没讯息的故人,早上读书会刚捎来他新冠肺炎确诊进院的消息,弟兄姐妹还为他代祷;孰料当天傍晚就传来饶家发牧师离世的消息。


其实,饶牧师对我应该是没什么印象了。80年代,我在马大念书的时候,曾在八打灵东南亚花园的卫理公会聚会,当时饶牧师就是主理牧师。


也许大专生的流动性大,短短数年,牧师也不容易记得我们。可我对他的印象却很深刻,其实得追溯到年少时我第一次听到福音的那一届福音营。


当年我念初三,学校年终假期,我班上的一位基督徒同学邀我们到邦咯岛参加一个福音营。当时,我以一个完全没听过福音的“外邦人”,对什么是福音营毫无概念的初中生,来到邦咯岛,每天都要“听耶稣”,就别说有多别扭了。当时,饶家发牧师是其中一位讲员。几天下来,我


稍微适应了营会的流程,没开始时那般抗拒听福音。那时,让我印象深刻的是饶牧师诙谐风趣的平易近人作风,我那时对人的防御系统暂时放下,饶牧师的幽默是其中一个原因。


营会过后,我们回到学校,我的同学开始邀请我去教会。感谢神,我就这样断断续续地到教会听道。从听道至信道,圣灵引导我走上了救恩的道路。而这期间,教会时常有联合聚会,也有很多一起的活动,而饶牧师会常常在我们当中。有牧师在的地方往往少不了笑声和起哄声,他常令人如沐春风。


在八打灵聚会那几年,每个主日,听饶牧师讲道,他时时耳提面命,激励我们听道、信道、行道。他有时也明确地以主耶稣的榜样督促我们要有生活见证,要成为一个真正有主的生命,里外一致的基督徒。惭愧的是,那三年我们并没有积极参与教会,只是个星期天的会友,所以毕业后,便没有联系了。只是偶尔听到一点饶牧师的行踪。


在我心里,饶家发牧师,他是一个故人,是一个好牧者。现在他息了地上的劳苦,与天父相聚,对他的缅怀,只能留到那一刻—天国再见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