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思末日,防异端 ——挺身昂首,因为你们得赎的日子近了

文:郑一献

主耶稣上十字架之前,在橄榄山与门徒谈到祂再来的预兆。这些预兆,不是要我们疑神疑鬼、担惊受怕,也不是要去猜测祂什么时候回来;主的目的,是要我们看见这些预兆的时候,能够加强我们对祂再来的期望。[1] 因此,主吩咐我们一看见有这些事,“就当挺身昂首,因为你们得赎的日子近了。”(路 21:28)

图源:网络

(一)末日最大的危机

在主耶稣列出的清单里,假基督和假先知总是排在前头。(参 太 24:5;可 13:6;路 21:8)马太和马可更进一步提到假基督有能力行神迹奇事,甚至是大的!(参 太 24:24;可 13:22)


“假基督”在原文是一个合成词—— pseudo 和 Christos。Pseudo 即假冒、伪装的意思。想到假冒,可能会想到路边摊摆着名牌包包;但这里的假冒,却不是摆在路边摊,而是在商场聚光灯下的橱柜里。他们善于伪装,甚至光明正大戴着“基督”的帽子,坐在教会里享受信徒的膜拜。


假教师和假基督的问题,不在于他们完全不像基督,乃是非常像基督。他们的教导很像基督的教导,行为很像基督的行为,甚至能力与基督的能力相似。他们有能力改变人的生活——从腐败转向正直,从绝望趋向希望。他们能够吸引人不为己活,却为他人牺牲。他们能使人相信,只要有“爱”就可以得胜一切。


他们不完全错——这是致命之处。这就是主耶稣所说的“假教师”和“假基督”。假教师就会传讲假基督,最终产生假福音。虚假的福音最终不但使自己从正道上迷失,同时也将人引到灭亡。主早就警告了:“绊倒人的事是免不了的,但那绊倒人的有祸了。”(太 18:7;路 17:1)


这种似是而非的教导,如自由派神学、超级恩典神学,正光明正大地进入教会的殿堂。成功神学占据了诗歌敬拜的内容,实用主义抢夺了讲台的神圣,转变为某种自我激励,或自我醒觉的演讲。他们引用《圣经》,却断章取义、含糊不清,使信徒误以为他们在讲解《圣经》。


莫以为这是西方教会,或其他教会的事。主耶稣说:“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太 24:24)所有基督的教会都会面对这试探,没有能幸免的。若这一代尚能守得住,谁又有把握下一代能守得住这纯正的福音呢?难道我们要如希西家王这样说:“你所说耶和华的话甚好,因为在我的年日中,必有太平和稳固的景况。”(赛 39:8)

(二)如何不受异端摇摆?

在假福音的笼罩下,如何持守耶稣基督纯正的信仰呢?使徒保罗这样说:“祂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直等到我们众人在真道上同归于一,认识神的儿子,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使我们不再做小孩子,中了人的诡计,和欺骗的法术,被一切异教之风摇动,飘来飘去,就随从各样的异端。”(弗 4:11-14)

图源:unsplash@sbk202

神在不同的时代赐下不同的恩赐,为让祂的教会能持守信仰,得以抵挡假先知和假基督的假福音。无论是使徒、先知、传福音的、或牧师和教师,他们的侍奉都和教导《圣经》有直接的关系。神就是透过祂自己的话建立教会,神的话就是福音。


什么是福音呢?虽然许多人想从《圣经》里浓缩一句话来定义福音,但这“一个”福音,同时也是多面性的,因为福音所涵盖的,不是一条直通天堂的高速公路,而是一步一脚印,跟随基督的人生路。派博就列出福音的15个面向,称之为“福音的钻石”。[2](Gospel diamond)


简单来说,福音是神透过耶稣基督的死和复活所成就的救赎。这救赎包括生命中任何层面。套用凯伯尔(Abraham Kuyper,1837-1920)的名言——“在人的整个生命中,惟独基督有完全的主权;没有一方寸是祂不能说:这是我的!”我们的思想是基督的,情感是基督的,一切行动是基督的。我们的自我价值是基督赋予的,情绪是属基督的,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属基督的,我们的家庭、工作、休闲等都要向基督交账。(参 传 12:14)


在疫情笼罩下,什么是目前教会最应该关注的?教会对救济、安慰、慈惠的工作是责无旁贷的,但是防备和抵挡假教师和假基督的工作又交付给谁呢?根据《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于30/06/2021的报道中,新冠肺炎已经夺走尼泊尔上百牧者的生命。[3] 教会例常的讲道和教导忽然间呈现真空,教会也陷入“群羊无牧”的状况。

图源:unsplash @aaronburden

这个问题是所有教会应该深思的——若一夜之间,神将我们的牧者接走,神话语的服侍是否能继续?长久以来,教会都依赖牧者(也包括长老)传讲《圣经》的教导,他们都应负责任“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而平信徒呢?他们是否能够自己明白《圣经》?他们的明白,是否建立在稳妥的释经上呢?还是随心所欲地解释并应用《圣经》呢? 若有一天,教会也呈现牧者真空的状态,讲台和《圣经》教导的服侍者是否依然能“在神面前得蒙喜悦,作无愧的工人,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呢?(提后 2:15)如果不能,那么我们要如何“在真道上同归于一,认识神的儿子,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更莫说要“使我们不再做小孩子,中了人的诡计,和欺骗的法术,被一切异教之风摇动,飘来飘去,就随从各样的异端。”


因此,正如救灾之事不能等,因为这是末世必有的事;教导信徒按正意明白、解释并应用《圣经》之事也是当务之急,因为这也是末世必有的事。救济扶贫,就是非信徒也有恻隐之心,但唯有基督徒有圣灵的教导和光照,使我们进入真理。(参 约 16:13)若基督徒视参与救济扶贫的工作为己任,那么好好解释并应用《圣经》更是基督徒独有的责任。

(三)谨慎自守

怎样帮助教会每一个人都能够正确解释并且应用《圣经》呢?解经,就是找出经文在其历史背景和文法脉络底下所要表达的原本意思;释经,就是学习在现代新的或不同的环境中应用那相同的意义。[4]


我们需要装备信徒能够自己读懂《圣经》,给他们基础的训练,教他们怎样“钓鱼”。或许我们不能要求他们犹如受过正规神学训练的牧者一般,若要这样,他们非得全时间研读《圣经》不可。但至少,他们能够辨别讲员的信息是否忠于《圣经》。

图源:unsplash@Timothy Eberly

在疫情期间,笔者不时收到会友发来的讲道视频或文字信息,内容良莠参杂。有些出自上帝的圣言,为我们带来安慰或警惕;也有不少是危言耸听,胡乱解经,荼毒基督徒的思想。他们的出发点或许是好的,但是扭曲《圣经》的本意,代价未免太高了。


因此,帮助信徒自己读懂《圣经》是刻不容缓的。或许有牧者担心,这样会否让弟兄姐妹熟悉《圣经》而威胁了牧者那“从神而来的感动和光照”的优越感?其实不然。相反地,我们更能够降伏于《圣经》的权威。无论牧者或信徒,我们都被《圣经》和圣灵说服,也受真理护卫。


笔者也鼓励一些教会若有牧者团,应该固定花时间一起研读《圣经》,预备讲章。这样就可以免去过度强调“个人的领受”,而模糊了经文的中心思想。倘若没有教牧长执的团队,也可以请其他同工牧者过目,彼此监督守望。


至于教会的信徒,我们必须帮助他们破除“解经是牧师的问题”“查经是沉闷的”等等刻板印象。我们要让会众知道,明不明白《圣经》是紧要的,是关乎生死的问题。稍微不留神,我们的灵魂就被假基督和假教师掳去还不自知。


当然,目前网络科技的发达或许可以助我们一臂之力。善用网络的便利,不但使课程的时间有弹性,更能够结合各教会的恩赐和力量,彼此服侍。我们不再需要开车、堵车到一个地点上课,然后再拖着疲累的身体回家。只要一个按钮,我们就能彼此教导和学习。


最后,正如我们主耶稣所说的,在这末世临近的日子,当我们戴上《圣经》的镜片察验的时候,一方面叫我们谨慎自守,警醒祷告,另一方面也叫我们昂首等候得赎的日子来到。因为主要来的日子近了,我们得荣耀的日子也近了。这也提醒我们,传福音的机会即将结束,我们更要把握机会,多作主工,好在主回来的时候,被称作“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太 25:21、23)


[1]古德恩,张麟至译,《系统神学》,(North Main Street:更新传道会,2011),1120。
[2] John Piper, God is the Gospel, (Wheaton: Crossway, 2005), 25-38.
[3]https://www.christianitytoday.com/news/2021/june/nepal-churches-covid-19-christian-pastor-deaths-second-wave.html
[4]费依和史督华,魏启源,饶孝榛译,读经的艺术,(台北:华神,2003),9-19。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