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美善的恩赐 完备的赏赐 (18.07.2021)

文:张文光

终于将930页的商标法律书校对完了;眼睛都蒙了。

图源:网络

2019年尾世纪瘟疫席卷全球,马国难以幸免。2020年三月间,马来西亚政府实施 “行动管制令”,封城封州封国;整个马来西亚,吉隆坡,雪州就这样一下子停了下来。仿佛日子也慢下来了——没有人要你去office打卡,法庭政府部门也关了,不能出街,不能上餐厅吃饭;不必塞在永无止境的车笼里,不必赶去参加教会一个一个的聚会或会议。工作量也减了,一下子多了许多时间。于是决定开始启动已经讲了至少十多年,要修订20年前出版的英文商标法律书的计划。


哪知道一开始,才知道荆棘满途,工程浩大,学识有限,时间有限,加上还需要处理公司教会事物,甚难专心。20年来要读的法律判例(cases)也够多的,加上需要研究与处理刚在2019年通过新的《商标法令》,整个过程,举步艰辛,几次想把它丢在一旁。撑了一年多,没有周末没有黄昏的日子,现在终于可以告别这个计划。也不知怎么搞的,竟然写了930页,难怪整个过程痛苦万分。


一月尾写完稿,就是没劲儿再去多看一眼。到了三月,出版社一直催逼,才开始校对。一个月下来的校对, 有几次发现在看电脑荧幕的typeset版本,眼睛中有只小苍蝇徐徐飞过,又徐徐飞回来,把我吓个半死。


在四季的国度,听说人间三月与四月天是最美的晚春时节。今年三月间马来西亚也迎来一个阳光普照,芳菲尤其绚丽的花季,有马来西亚樱花之称的风铃木到处绽放。在路边,在住宅区的草场边,更在视频中,姹紫嫣红开遍了。无奈如此良辰美景都付与发出冷光的电脑萤幕。整个三月正是在电脑前,如火如荼校对的阶段,悄悄地许多风铃木花已经开到荼蘼,只剩下薄薄的花瓣飘落满地。

图源:网络

去函邀请马来亚大法官撰写前言,他欣然答应。一个星期后收到。给我打了支强心针,校对的脚步加速。终于在愚人节把校对的最后三章scan了,传给出版社。十多年的心中大石放下了。一般上写书的最后一个工作,就是写序文。三月中开始酝酿书序时,反而不是专注在序文该说些什么,而是有另外一个问题一再盘旋脑海:已经20年过去了?!


2001年第一版付梓时,在家里搞了一个感恩会,教会中的乐龄人士,弟兄姐妹不吝拨冗出席,谈笑尽欢的情景,仍历历在目。其实两个十年已经悄然从指缝间消逝。猛然间,想到人生有几个20年?而我还有几个20年,一个?一个半?最多两个吧?心情激动,久久不能平复。


这20年好像是我的黄金时代,但好像也并没做了些什么重要的事情。心中很是惊慌,蹉跎了岁月吗。想想有呀,至少供完两个儿女的大学教育;与友人开了一个律师楼;参与在Sri Gombak 新教会的建立;文桥帮我出版了4本小书,也写了一些法律的文章;编了三本教会历史特刊;上了几次联邦法院、上诉院;法律汇编加了几个自己所办案件的报道,英文说的reported cases。


校对工作完成那天黄昏,我到IPC的大众书局逛逛,进行我的“书本治疗”(bibliotherapy – 狂买书也),疏解压力。翻看书籍,跟几个月没有仔细端详的方块字,亲切问好,闻闻新书的芳香。看到三毛的书《心中的梦田》这本书书背上的这段文字:“人之所以悲哀,是因为留不住岁月,更无法不承认,青春是如此悄然易逝”——青春啊青春,那么美好但又是那么容易消逝。明代才情如海的汤显祖不早说过了:“常一生儿爱好是天然”。我相信他所谓的“爱好”指的是喜爱美好;喜爱美好,青春是人的本性,看到二三十岁的青年人,明眸洁齿,没有皱纹,容光焕发,那么充满阳光与活力,青春太迷人了,但又是那么短暂。


难怪秦始皇要派童男童女到东瀛寻找那常生不老药。近来发现眼袋深了,头发少了,疏松了,白得好快。眼睛容易疲倦,晚上也不能像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那样做到十一二点。更惊人的是手有老人斑了(我一直认为一定是防范新冠病毒用太多洗手液的缘故,该死的病毒)。不得不承认青春不在。常常听人说,时间过得真快呀,现在较能体会,可能它临到自己身上吧。


一瞬眼间,今年踏入人生的一甲子了。你说有伤感吗?我说难免是有点,辛苦打拼了一辈子,刚有点成就,但已经似乎来到黄昏了,天色开始要暗了(但有人说黄昏有它迷人的地方)。在时间这个巨人面前,相信人都会感到无奈无助,美好时间也无法重来,“如花美眷,逝水流年”的事实,让我心有戚戚。但是虽有丝丝惆怅,但整体上来说,感恩的感觉还是多了许多。做医生的弟弟时常说,像我们这个年龄的,有些人都不知去到哪里了。


谢谢上帝给我生命气息,今年踏入人生一甲子。有健康的身体,仍有机会事奉神,有算是稳定的事业,孩子们也找到他们自己的位置,看来尚能发挥他们的潜能。我唯有说一切的恩典来自上帝。我想起《圣经》的一句话:“各样美善的恩赐和各样全备的赏赐都是从上头来的,从众光之父那里降下来的”。再翻看经文,这句话是记载在《雅各书》1章17节,经文用了这个词汇:“美善的恩赐和全备的赏赐”。

图源:unsplash@guillaumedegermain

不太理解“全备”,“恩赐”是指什么,我去查看英文《圣经》,是用all that is good, everything that is perfect。另外一个版本是说:every generous act of giving, with every perfect gift, is from above, coming down from the Father of lights。 还倒是第一次察觉,《圣经》是用Perfect——完美也,来形容神的赏赐。感谢神提醒,他所赐予他的儿女的是完美的赏赐;为此我由衷感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