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你为我造一道桥 让我沿桥走入你心 让你沿桥走入我心

神垂听我的呼求 (19.08.2021)

文:林国盛

图源:unsplash@mufidpwt

这一回,我决定接受主治医生的建议,在马大医院接种。


这已经是第二次医生提出相同的建议。5月初复诊时,医生第一次提议接种,我就因为举棋未定而要求一个月后复诊时才答复。


我一开始就对接种抱着观望的态度,甚至有点抗拒。除了长期贫血,身体抵抗力弱,对药物极度敏感,我最关心的是接种后是否会导致血球下降?疫苗对身体是否会造成任何负面影响?接种后的死亡事件更是时有所闻,想到这些,我心里不免起疙瘩。


接下来的一个月,我迫切为此事祷告,也咨询朋友的意见。但事情不但没有变好,疫情反而越来越严峻,筛检阳性率超过7%,确诊人数不断攀升,进入深切治疗部的病人每天创新高,死亡人数持续上升。很显然的,变种病毒已经取代Covid-19原始病毒,成为全球疫情蔓延的主流,而Delta变种病毒传染速度之快就有如一匹无人能驯的如脱缰野马,大肆在工厂、商场、职场,甚至在社区迅速蔓延。最新研究发现,此毒株传染率是原始病毒的225%,人体内的病毒载量增加1000倍,有高达97%的几率传给他人,同时自身也会成为重症患者,面对死亡的机率比原始病毒高得多。


由此可见,Delta的致病力、传染力都相对更强,而且可以轻易通过空区传播,对未接种疫苗的人士更加危险。世卫更表示,冠病已经从一开始的大流行病(pandemic),演变到至今的地方流行病(endemic),有如普通流感(common flu)一般, 也意味着冠病不会消失。


人类面对一个常态存在的病毒,无法回到过去,也无法彻底冠病病毒,就必须学习与病毒共处。接种疫苗是疫情下的最佳保护。虽说接种后仍然可能受感染,病情却会较轻,也会降低入院和死亡的机率。


再者,我和太太宝英不时得到医院,虽然有作足保护措施,全程戴着面罩、口罩,并使用消毒液杀菌洗手,但难保万无一失。医院人多繁杂,无法做到安全社交距离, 风险仍在。


我在输血的一个星期后,6月15日早上顺利接种了第一剂。接种当天的整个流程有条不紊,工作人员耐心地引导我去等候区、为我登记。接着医生查证我的健康状况,护士就为我接种,休息了30分钟,觉得没有异样就回家了。


我在三个星期后再接种第二剂。接种后的2-3天里,我只觉得手臂有微微的酸疼,胃口倒是出奇的好,身体没有出现任何不适。 我心存感恩,神一直看顾、保守着我。


我倒是为尚未接种的宝英感到忧虑 – 她不时得出外添加必需品,暴露在感染的风险之中。既然上帝看顾我在接种一事的需要,何不为宝英的接种祷告呢?一直以来,我每天早晨读有圣经及祷告的习惯,除了把大小事项摆上,这段期间也为宝英接种的事祈求。


宝英终于在7月初收到接种通知,并在7月5日接种第一剂。除了有点胃痛,她没有其它的副作用。身处这个忙碌慌张的时代,我们都很心急,巴不得祷告之后马上有答案!但无论主何时应允我的祷告,我还是会信靠祂。祂有自己的时间表,只会在自己选择的时间做工,知道何时最合适回应我们的祷告。《詩篇》40:1 说:“我曾耐性等候耶和華;祂垂听我的呼求。”


让我们在任何环境中,都向主呼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